澳門《論盡媒體》將要出版訪問集,早前在 Facebook發佈了立法會議員暨「福建幫」大佬陳明金的訪問節錄。其典型的「我真係唔知自己做錯乜」傲慢口吻,正好與其三十三年來在澳門擔當「中国福建省在沃门的利益代表」的身份相契合。

在節錄開首,福建人便率先訴諸「新移民」的光環身份,控訴「我們」對於新移民的岐視,之後又說「澳門市民都是我的鄉親」。雖然自稱為「澳門人」的陳議員早在1983年已經來澳居住,但思想仍然陷在「內地」的生活中不能自拔。來到澳門,又想把中國那一種以鄉里、地域為組成方式的基層社會結構照辦煮碗,嘗試把當時的葡國「澳門街」變成海外福建人的「唐人街」。福建人的身份是相當好用的,不但能夠凝聚大量到澳門的移民去「維持原有中国社會主義的生活方式」,又能夠以所謂「福建沃门人」的身份,用所謂弱勢及小數之名,開拓創造利益集團的空間。

於是,「深耕細作」的「地區工作」,便在1980年代的一餐飯上正式啟動。食完飯之後的感動,固然是有利益的感動,同時亦是建立勢力的契機。雖然福建人宣稱自己「沒有任何目的」,但是沒有目的是一回事,客觀的效果便是龐大選舉機器的建立,及以地域—利益為凝聚的「福建沃门人」族群形成。

不過福建人對一件事的觀察是正確的:「澳門社會是很有人情味,你多做好事,畢竟人非草木,日久見人心的」。三十三年的修行,經濟利益及意識形態的瘋狂攻勢,終於造就了福建省澳門市的土皇帝。做好事固然是蛇齋餅糉的代名詞,實實在在的利益投資,獲得的回報當然就是一車車的人情味。於是經過民意「授權」的土皇帝與其快樂夥伴們,便大義凜然地宣佈要擔當起重要的社會責任:亦即福建移民社會的責任。

福建人的澳門認同實際上是「沃门」認同:口裡說大家都是中國澳門人,身體卻無法抗拒福建沃门人的條件反射。雖然理論上,福建人在地方大搞分離主義是大逆不道的,可是既然與傀儡政府對著澳門人的槍口是一致的話,當然是可以容許甚至是縱容的。只要服從「中国—褔建—沃门」的基本架構,自然可以各起山頭,福建人如是、江门人如是,只要大家都是中国人。雖然很多澳門人想加入中国人的隊伍,但相當遺憾的是,各位永遠都不夠格當稱職的中国人,因為中国需要的中国的澳門,不是澳門人的澳門。

福建人固然可以一邊於高位睥睨著澳門人,一邊向各位「同胞」訴說著自己的發跡史,並辯解自己「無做錯到」。各位固然可以用各種方式表達對福建人的嫌惡,但他從來就沒有義務服務各位澳門人。三十多年前徹頭徹尾的福建人,一路走來始終如是,來自鄰邦的外來者,為甚麼要關照澳門人的利益?請各位「大澳門本土主義者」丟掉幻想罷,福建人只是寄居於澳門的過客,與澳門並不需要扯上除利益外的所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