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嘢」/jɛ5/,粵語代詞,指「東西」、「事情」、「傢伙」(指人及物,指人時有貶意),例句:(1)有~睇。〔有東西看。〕(2)做~。〔幹活兒。〕(3)呢個~真唔聽話。〔這傢伙真不聽話。〕

「乜嘢」/mɐt7 jɛ5/意謂甚麼。潘永強認為,/mɐt7 jɛ5/是/mɐt7 kɛ2 jɛ5/的快讀省音,而/kɛ2 jɛ5/是「者」的方音異讀,其說大謬,曾焯文乃因之以「者」為/jɛ5/正字。

〔正字不正確〕潘永強《廣府俗語探奇》(2005) 粵語這個mɐt7 jɛ5,其實是mɐt7 gɛ2 jɛ5的快讀省音,gɛ2 jɛ5實為「者」的方音異讀。jɛ5只是「者」的延長音節。「者」現在粵音讀dzɛ2,普通話讀音讀zhě,怎會是gɛ2(jɛ5)?原來古漢語並無dz-或dʒ-音,現在以dz-或dʒ-發音的字,古時主要以d-或t-發音,故「者」古讀dia,從「者」的字如「都」、「堵」、「豬」都讀dia。「都」、「堵」現在的音節dou(粵音)、du(普通話讀音),均為古音的遺存變化。但有趣的是,古以d-、t-發音而後世轉以dz-或dʒ-發音的字詞又每可讀g-音,如「合」古有həp、gəp,但以「合」為聲符的「答」卻讀dəp、「塔」讀təp,而「鴿」普通話和粵音都讀g-。……mɐt7 gɛ2 jɛ5快讀時每變成mɐt7 g(ɛ)2 jɛ5甚至最終省讀成mɐt7 jɛ5。

〔一錯再錯〕曾焯文《本土粵文》ep4(2014) 「嘢」字,據潘永強考證,是「者」的延長音節。古代無z音,z音前身是d/t音,在(厶者)這個語境裡面,z的前身d/t又同古代的g音相通。「者」字根的「者」、「堵」、「都」古音dia,「堵」、「都」今仍音dou。「合」字根有:拾zap、答dap、塔tap、蛤gap。從「合」字根的聲母可見z、d、g在古代可能相通。
謬誤辨析:潘永強和曾焯文的「考證」,通篇以一知半解的語言學知識來亂解。

「原來古漢語並無dz-或dʒ-音,現在以dz-或dʒ-發音的字,古時主要以d-或t-發音」云云,顯然是對「古無舌上音」一知半解之說,又不知「者」是章母字,本就不適用「古無舌上音」理論。(按:「古無舌上音」說,中古漢語舌上音「知、徹、澄」這三個聲母,是從舌頭音「端、透、定」分化出來的,上古漢語無「知、徹、澄」三母。廣州話/ts/和/ts’/這類聲母來自中古的舌上音、齒頭音、正齒音,/t/和/t’/這類聲母來自中古的舌頭音。對「古無舌上音」一知半解,就出現潘永強和曾焯文那種誤解、錯解、亂解。)

「故『者』古讀dia,從『者』的字如『都』、『堵』、『豬』都讀dia」云云,各家上古擬音(高本漢、王力、董同龢、周法高、李方桂、鄭張尚芳)都沒有將「者」、「都」、「堵」、「豬」等字構擬成潘氏所謂的「dia」音。(按:潘永強討論古音卻不曉國際音標,其所謂「dia」並非國際音標/dia/音,筆者不知潘氏心中猜想為何音。)

聲符相同的形聲字,現代音聲母不盡相同,乃漢語方言各循其演變規律所致。粵語的古漢語來源,主要是中古層,端母字「都」、「堵」廣州話聲母讀/t/,知母字「豬」、章母字「者」廣州話聲母讀/ts/,皆是粵音與中古音之對應。諧聲原則用來構擬上古音而非推導現代音,潘永強竟以聲符來推測現代音,顯然缺乏音韻學常識。曾焯文的解說,全盤因襲潘永強,而猜想「z、d、g在古代可能相通」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