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皮跳(音條),眼瞼震顫,民間有「左眼跳財,右眼跳災」之說。

「眼皮跳」,詹憲慈考「跳」本字為「𨁔」。其實,「𨁔」是「跳」古代俗字,見於遼代僧人釋行均《龍龕手鑑》:

%e6%8f%92%e5%9c%96

「跳」,《廣韻》「徒聊切」,對應粵音t’iu4。清初粵語韻書《分韻撮要》「跳」讀陰去聲。今廣州話「跳」一般讀陰去聲t’iu3,惟「眼皮跳」之「跳」讀陽平聲t’iu4。(按:筆者認為,陽平聲一讀,未必係保留古音之故,而是在「眼皮跳」一詞中,「跳」受「皮」/p’ei4/同化而變調為陽平。聊備一說。)

〔前修未密〕詹憲慈《廣州語本字·卷五》(1924) 眼皮𨁔:眼皮𨁔者,眼皮跳也。俗讀𨁔若條。《篇韻》𨁔,跳也,音條。眼皮𨁔古謂之瞤,《西京雜記》目瞤得酒食。或作眼眉𨁔,非是。

〔正字不正確〕彭志銘《正字審查》(2007) 𨁔:「眼皮跳」的「跳」字,正字應是「𨁔」。「𨁔」,讀音「條」,字典注解「𨁔,是跳的俗字」,其實,「𨁔」,是「急促的抽搐抖動」,跟「跳」是有區別的。

〔一錯再錯〕曾焯文《粵語振城邦》第七集(2013) (眼眉條),這個條音字可寫「跳」,皆因「跳」有上下起伏、高低閃動的意思,但準確來講,要寫「𨁔」,這個「𨁔」字解作「急促的抽搐抖動」的意思,與「跳」有點分別。

謬誤辨析:「𨁔」是「跳」古代俗字,詹憲慈以為本字,誤矣。詹憲慈只是誤以「𨁔」為本字,彭志銘既查字典有「𨁔,是跳的俗字」,仍說「𨁔」是正字,又強生分別曰「(𨁔)跟『跳』是有區別的」,曾焯文則全盤因襲彭志銘,陳陳相因,一錯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