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字亂象》之二:怫㥜

承上條。/pɐi3 ŋɐi3/,一說本字是「怫㥜」,亦非。《廣韻》:「怫,怫㥜,扶沸切」;「㥜,怫㥜,不安也,于貴切」。根據《廣韻》與粵語之對應規律,「怫㥜」粵音應為/fɐi3 wɐi6/,釋義「不安」,與「憂愁」義異,未可謂/pɐi3 ŋɐi3/本字。此說出自詹憲慈《廣州語本字》,彭志銘《廣東俗語正字考》錄之。「怫㥜」不如「贔屭」流傳之廣,蓋「怫㥜」之說平實,不若「贔屭」之說嘩眾取寵,坊間好獵奇也,然亦有故作嚴謹者以「怫㥜」為「正字」。

〔前修未密〕詹憲慈《廣州語本字·卷十九》(1924) 怫㥜:怫㥜者,憂悶也。俗讀怫㥜若閉翳。《集韻》怫㥜,心不安也。怫,父沸切,音費姓之費。㥜,于貴切,音胃。今讀若閉翳,音之轉耳。[1]

〔正字不正確〕彭志銘《廣東俗語正字考》(2009) 怫㥜:「怫」,國音「廢」,作「心不安」解,也可讀「痺」,是「悖逆」之意。「㥜」,音「衛」,作「不得志」和「心不安」的意思。《集韻》:「怫㥜,心不安」也。「怫㥜」,國音「痺衛」,與粵音「閉翳」聲韻俱近,轉音而成,是可以接受和理解的。

〔一錯再錯〕曾焯文《反駁陳凱文〈講乜『閉翳』〉》(2014) 怫,《廣韻》扶沸切,得出fai3音。古無輕唇音(f,v),只有重唇音(b,p),故怫古代當讀bai3,與「閉」同音,而粵語「怫㥜」的「怫」保留古音。bei 與bai不過一音之轉。「怫㥜」的「㥜」同「閉翳」的「翳」現代粵音皆作ngai3,粵語同古漢語中的w音及ng音在不少情況可以互通。例如「為」音wai6或wai4;字根相同的「偽」卻讀ngai6,再看字根「委」。委、諉、萎全部音wai(調可能不同);逶、魏、巍全部音ngai(調可能不同)。再以字根「圭」為例:哇、娃、蛙、窪全部waa1;崖、捱、涯全部音ngaai4。足見w與ng在古語中可能互通,「㥜」可讀成「胃」wai6,又可讀成「翳」ngai3,毫不出奇。以上示範字根追音法。[2]

謬誤辨析:「㥜」粵音/wɐi6/,若謂音轉為/ŋɐi3/,絕非一句「音之轉耳」便可輕輕帶過,「㥜」是云母字,云母字廣州話聲母無讀/ŋ/者,詹憲慈「俗讀怫㥜若閉翳」殊欠解釋,不足取信。彭志銘「國音與粵音聲韻俱近而音轉」云云,根本缺乏音韻學常識,非常用字的粵語審音,乃據韻書反切,按演變規律(或對應規律)來推導,而非根據國語來猜測。曾焯文以「古無輕唇音」說,認為「怫」保留古音而讀/pei3/,再一音之轉為/pɐi3/,這尚可自圓其說,但論證「㥜」音/ŋɐi3/所用的「字根追音法」,竟以聲符來猜測現代音,也是缺乏音韻學常識,諧聲原則乃用於構擬上古音,而非推導現代音。此條陳陳相因,解說愈後愈謬。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廣州語本字》完稿於1924年,因故至1995年始付印成書,由中文大學出版,原書乃詹憲慈手稿影印,本無標點,今為方便閱讀,筆者按文意注上標點,下同。
  2. 曾焯文《反駁陳凱文〈講乜『閉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