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派的黃昏:澳門民主派的表忠

話說一向「愛國」的澳門民主派,最近一個月來爭相向「中央」及「內地」表忠:首先在十月初中國殖民官員大駕光臨澳門的時刻,忠誠立法會的忠誠議員,便立即向「中央」祭出在澳門人對於「國家」的歸屬感加強下,澳門政府對於改革政制依然停滯不前,於是便向「總理」提出改革政制的訴求,同時亦希望「國家」的發展及貢獻能有益於世界。其後,在澳門立法會往中國訪問期間,「民主派」議員又借著「硬起來」的「廣東人大」,來對比澳門公共財政監察的不足。在話語間充斥著的,無不夾雜著臣服於中國政府及愛國主義的修辭。

雖然澳門「民主派」的愛國種子早已在27年前種下,但相比起以前「愛國不愛黨」的情懷,現在卻能夠為了「國家」的「發展」而驕傲;正如每年的夏祭不斷綁架澳門民主於中國民主的時候,卻可以單方面要求中國給予澳門民主云云。中國在當刻終究是一個黨國不能分割的「國家」,愛國與愛黨實質上是一種相當辯證的關係,合起來便成為了「大家都是中國人」的「歸屬感」。

一般澳門人的愛國主義,當然是在中國殖民下各種作用力及歷史因素之下的產物,因此猶是可以理解的。但「民主派」握有實質的政治權力,非但不對澳門人所受的壓逼及苦難有任何根本性的理解,還借以所謂的「愛國」之名,延續殖民體系的統治。對殖民官員所謂的「上奏」或「進言」,對「內地」行政霸道的「艷羨」,種種近日來的舉措,只是公開宣告對殖民者的效忠,有恃無恐地承認中國於澳門實行殖民統治的正當性。

澳門人苦難的根源,便是來自於中國的殖民統治。由於澳門的主權被中國及其殖民傀儡政府所控制,因此任何對於澳門人有利,但對殖民統治有害的政策,在當下的政治制度僅能成為一種「倡議」,而永遠不能夠成為具體政治過程的一部份。盼求所謂在中國殖民框架下的民主可謂是本末倒置,正如經屋問題並不是單純的計分或抽籤的制度問題,而是在中國大量殖民到澳門下,本地人的資源永遠被中國新移民掠奪的問題。

把殖民及主權問題置之於腦後,而把澳門出現的種種問題視為是內部的政治問題,便是承認中國於澳門的主權,便是中國殖民體系的協力者。當然,「愛國民主派」能夠安坐於高位上,還可以賺取「澳門唯一忠誠愛國反對派」的美名。於是,當「中國澳門人」依然能夠榨取中國殖民的紅利時,澳門人自然就被放逐成為賤民。

二十多年前,澳門人的「民主派」就已經歸邊,本月所看到的一切,僅是重新確認與「中央」的關係。當殖民的共謀們已經各自歸位的時候,留下的只是自以為仍然有選擇的澳門人:他們確實是有選擇的,一是選擇宣戰,尚且可以看到日落,或是親自見證黑夜的來臨,並隨之而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