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政只係實踐緊暴力邊沿論

筆者一輩嘅香港人,都係睇《成語動畫廊》長大,對裏面「葉公好龍」大都記憶深刻。前兩年,當雨革超出佔中三子嘅預期,淺黃陣營突然變得保守,當日尚未成氣候嘅本土派就譏笑淺黃係葉公好龍。但係今時今日,本土派自己,似乎都係葉公好龍。

由練乙錚開始,唔少論者都有討論台灣七八十年代所採取嘅暴力邊沿論。基本上,暴力邊沿論以挑戰政權嘅底線為手段,引誘政權過份打擊。前者可以擴闊政治空間,後者則希望政權嘅反應可以推波助瀾,造成輿論。所謂暴力邊沿,就係要夠力激嬲政權,但又差少少,令政權唔可能以暴力解決問題。有時候,挑戰政權嘅具體行動,反而未必係重點:大家讀歷史都記得,好多歷史事件嘅觸發點,反而係好小事。美國獨立戰爭嘅觸發點係波士頓茶黨,以港豬心態,亦可以話佢地掉人地嘅茶葉落海,對美國獨立運動並無益處。但係就係英國政府開槍殺咗五個茶黨,先至引發革命。

英治時代嘅香港,係典型嘅精英時代。各級政府乃至立法局,都係衣香鬢影,與會人仕都扮成紳士淑女。但係一次又一次嘅出格行為,就逐漸解開想像。1996年梁耀忠講「臭罌出臭草」被逐,當日輿論亦都批評佢係議事堂用粗俗語言,一開始並未得到巿民同情。之後長毛同教主嘅抗爭,行動都係一開始有爭議,繼而為其他黨派接力。王國興嘅剪布金鉸剪,就明顯係抄襲長毛嘅道具抗爭。

當然,要依類抗爭有效,必須永遠處身底線邊沿。梁耀忠又好,長毛又好,年輕一輩笑佢地「回塘」,其實更確實嘅講法,係去到某一時間點,佢地追唔上時間巨輪,所以變成落伍。所以長江後浪推前浪,係抗爭時代之中嘅殘酷現實。今屆各陣營都大致完成新舊交替,雨革嘅政治能量,或已耗盡。新生代政治人物,嘗試下一條底線,從而尋找新方向,本來就係無可厚非之事。

尤記得,八月獨派嘅造勢大會,台上嘉賓亦只稱「四隻大字」,因為當時「四隻大字」已經係戰線。但係因為青政講左支那,戰線已經推前一步。例如何漢權嘅講法係:「你作為一立法會議員,你自己不承認中國,你自己的選擇。」(TVB 10月13日 )

換句話講,果張藍色波肩,已經唔再係重點。重點係假如你唔承認自己係中國人,可否以支那一詞辱華。個人嘅身份認同,甚至個人是否支持香港獨立,已經退下火線,變相解放又一禁忌。之後嘅建制派打壓,有傳係來自北京極高層嘅意思。但係策略醜陋,恐怕係普遍社會,未必會引起太大共鳴。照現時途徑推測,事件將會繼續發酵。只要一日維持戰事,一日就會繼續宣傳。依段時間,反而會透過辯論,更加清楚論述港中區隔。

有論者問「支那論」有何益處,答案好簡單:將戰線設係辱華論,就保護左相對溫和嘅獨立主張,甚至再溫和一步嘅自決論。亦只有係而家嘅時勢之下,以前港人經常爭取嘅「真普選」,反而可能成為懷柔路線考慮嘅主張。

Malcolm X嘅偏鋒陣營,永遠唔會成為社會主流,原因無非社會唔可以改變,而係到咗主流社會能夠接受某一主張之時,Malcolm X己經進軍下一個偏鋒主張。但係對社會主流來講,只有容忍Malcolm X,先會做成Martin Luther King 嘅談判條件。近年「不割席」策略,除左係道德觀之外,其實亦有現實政治嘅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