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粵語正字」流傳於香港坊間。考查這些「正字」的來歷,大多是某專欄作家因襲早年未為周密的粵語本字研究,而謂之「正字」,推廣者以訛傳訛,由是廣傳,對這些「正字」的解釋卻愈傳愈謬,筆者稱此現象為「正字亂象」。本系列文章,取坊間流傳的若干「粵語正字」,考查其因襲之所由,辨析其錯謬之所在,首篇回顧粵語本字研究,並述香港粵語「正字亂象」之出現,終篇探討此現象出現之因由。

粵語本字研究回顧

「本字」一詞,《中國語言學大辭典》(江西教育出版社,1991)列出三個義項:

(1)同「借字」相對。表示本義的字。指古音通借中被通借的字。如《孟子·公孫丑下》:「寡助之至,親戚畔之。」「畔」通「叛」,「叛」是「畔」的本字。

(2)方言詞的專用字。如寧波方言稱用手按住東西為[tɕ’iŋ],本字是「搇」。《集韻》去聲沁韻:「搇,按也。五禁切。」方言本字往往需要考證才能獲知。

(3)校勘術語。指形體完整無誤的字。

粵語本字之「本字」,主要指上述第二項。粵語本字研究的專著,最早追溯至詹憲慈《廣州語本字》[1] 和孔仲南《廣東俗語考》[2] 。今日看來,二人考證,錯漏百出,對字音之轉變尤欠合理解釋,然在當時,現代漢語學尚在草創階段,粵語研究未有系統可言,大凡創始者難為功,詹、孔之卓絕者在是,二人奠基之功自不可沒,其體例與研究方法尤對後來者影響深遠。

1960至1990年代,粵語本字著述層出不窮,舉其要者有:羅正平《廣州方言詞彙探源》(1960)、區靜寰《粵語本音義考》共三輯(1966、1967、1968)、林蓮仙《粵語釋俗》(1970)、白宛如《廣州話本字考》(1980)、余偉文《對一些廣州話本字的考證》(1984)、何文華《廣東方志中之方言詞彙初探》(1985)、單周堯《說文所見粵方言本字零拾》(1987)、張惠英《廣州方言詞考釋》(1990)、黎汉鸿《粤方言词语探源》(1994)。

上述著作,考釋粵語本字,大多是就字論字,為本字考釋建立理論者,主要有:李如龍《考求方言詞本字的音韻論證》(1988)、詹伯慧《漢語方言及方言調查》(1991)書中所列考本字應注意者、李新魁與林倫倫合著《潮汕方言詞考釋》(1992)緒論「考求方言詞本字應注意的問題」一節、梅祖麟《方言本字研究的兩種方法》(1995)、李如龍《廣州話常用詞裏的幾種字音變讀》(1995)、陳伯煇《論粵方言詞本字考釋》(1998)。

考釋的方法和理論,漸趨完備和成熟,學者開始有系統地深究粵語本字,此誠可謂「前修未密,後出轉精」。與此同時,粵港澳的報章時有專欄文章考釋粵語本字,三地都有出版這方面的著書,但作者大多缺乏語言學素養,其考據難免強差人意。這個時期,粵語本字考釋以學者研究為主,粵語本字在坊間不甚流行,「粵語正字」之說鮮有聞焉。

周仕敏(2015):「就廣州話而言,可直接判定繼承自文言詞或與文言詞相同之詞已被學者們幾近窮盡了,再有大量突破性發現之可能性已不大;相反,隨著考證方法之完善,愈來愈多附會於古籍的考訂結論將被證偽。」[3] 這亦解釋了為何1990年代之後,再無著作大量考釋粵語本字,學者或細究具體詞語的來源和發展,如:郭必之《香港粵語疑問代詞「點」[tim35]的來源》(2003);或推翻附會古籍的考訂結論,如:周仕敏《粵語字「重」考訂辨誤》(2015);或有系統地深究考本字之方法和理論,如:甘于恩《論漢語方言本字考訂的「四性」——以粵方言為例》(2009),周仕敏《粵語本字考訂之觀念與方法問題鄒議》(2015)。

粵語本字研究的發展,大致如上所述,可證實的本字已幾近窮盡,被證偽的本字將越來越多,然而坊間卻是反向發展,學者研究成果不甚為人所知,早年錯誤考證的本字卻冠名「正字」而廣傳,對這些「正字」的解釋卻愈傳愈謬,筆者稱此現象為「正字亂象」。

「粵語正字」的來龍去脈

本字研究非為求「正字」來規範書寫。陳伯煇《粵方言詞本字考釋》李如龍序:「為方言詞考求本字,並非為了尋求『正字』來作書寫的規範,而是對於方言詞的一番『透視』,還給它本來的面目。考了一個本字,便是對於一個特定的方言詞的語音演化及語義變遷得到了真切的理解,做出合理的解釋。」
近十年來,「粵語正字」之說,連同一堆所謂「粵語正字」,流傳於香港坊間,近年更傳至廣東省內。考究這些「正字」的來歷:專欄作家彭志銘2005年開始在《蘋果日報》和《AM730》撰文介紹「粵語正字」,每篇文章介紹一個「正字」,這些文章結集成書《正字正確》(2006)、《正字審查》(2007)、《廣東俗語正字考》(2009),本本暢銷,粵字愛好者以訛傳訛,由是廣傳,遂至風行,坊間流傳的「正字」,大多由此傳開。彭志銘往往無說明這些「正字」的出處及其為「正字」的根據,實則大多係因襲詹憲慈《廣州語本字》和孔仲南《廣東俗語考》所考的本字。由於缺乏語言學素養,尤其不諳傳統的音韻訓詁學,彭志銘對詹憲慈和孔仲南的考證,莫能辨別正誤,只是因襲其說,而謂之「正字」。

此風一開,粵字愛好者從之,既莫能辨別正誤,又不免穿鑿附會,對這些「正字」的解說卻愈傳愈謬。今有「正字」推廣者曾焯文編撰《粵辭正典》,其募捐計劃曰「《粵辭正典》為香港粵語正字考明確權威版本,……每一條目均經審慎考據,彷如篇小型論文。既有嚴肅學術考證,……應用文字學、音韻學、訓詁學」云云,然觀其網台節目《粵字匯唐文》(原名《本土粵文》,此節目已完結),所講也多是詹、孔二人錯誤考證的本字,更借用一知半解的音韻術語來論證其為「正字」,陳陳相因,一錯再錯。

《正字亂象》凡例

今取若干「粵語正字」,考查其因襲之所由,辨析其錯謬之所在,體例如下:

「正字」條目
解說該「正字」所對應粵詞之音義,例句以~代表該粵詞,〔〕內為例句意思。考查該「正字」實際音義,與對應粵詞之音義不符,而證其非。
〔前修未密〕早年未為周密的粵語本字考證。
〔正字不正確〕專欄作家因襲前說,而謂之「正字」。(原文節錄)
〔一錯再錯〕推廣者復因襲之,其解說或益謬。(原文節錄)
謬誤辨析:辨析早年考證之誤,指出因襲者解說之謬。

本系列文章以國際音標(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IPA)標注粵音,〔正字不正確〕與〔一錯再錯〕則依原文之音標。

聲母:
p 巴/pa/ p’ 扒/p’a/ m 嗎/ma/ f 花/fa/
t 打/ta/ t’ 他/t’a/ n 拿/na/ l 啦/la/
k 家/ka/ k’ 卡/k’a/ ŋ 牙/ŋa/ h 蝦/ha/
kw 瓜/kwa/ kw’ 誇/kw’a/
ts 揸/tsa/ ts’ 差/ts’a/ s 沙/sa/
j 也/ja/ w 華/wa/ ∅ 阿/a/
∅ 零聲母

韻母:
a 丫 ai 挨 au 拗 am 監之韻 an 晏 aŋ 罌 ap 鴨 at 壓 ak 握
ɐi 翳 ɐu 歐 ɐm 庵 ɐn 根之韻 ɐŋ 鶯 ɐp 急之韻 ɐt 不之韻 ɐk 厄
ɛ 些之韻 ei 卑之韻 ɛŋ 廳之韻 ɛk 隻之韻
i 衣 iu 腰 im 淹 in 煙 ɪŋ 英 ip 葉 it 熱 ɪk 益
ɔ 屙 ɔi 哀 ou 澳 ɔn 安 ɔŋ 盎 ɔt 渴之韻 ɔk 惡
u 烏 ui 煨 un 碗 ʊŋ 甕 ut 活 ʊk 屋
œ 靴之韻 ɵy 居之韻 ɵn 津之韻 œŋ 香之韻 ɵt 卒之韻 œk 腳之韻
y 魚 yn 鴛 yt 月
m 唔 ŋ 吳

聲調:(附於音標之後)
1 (陰平) 2 (陰上) 3 (陰去) 4 (陽平) 5 (陽上) 6 (陽去)
7 (上陰入) 8 (下陰入) 9 (陽入)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廣州語本字》1924年完稿,因故至1995年始由中文大學出版
  2. 《廣東俗語考》1933年南方扶輪社出版,原書分上下兩冊,1992年上海文藝出版社合訂一冊重新影印出版
  3. 周仕敏《粵語本字考訂之觀念與方法問題鄒議》,《廣東技術師範學院學報》(社會科學)2015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