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吳匪克儉表示學生自殺乃是生涯規劃不足所致,此話一出,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令人不禁反思香港那冷酷得令人窒息的生涯規劃。

其實生涯規劃並不是新近的產物,香港的教育制度從小已灌輸相關概念予學生:首先要從小鍛煉十八般武藝,提升競爭力,爭取入讀名牌小學,然後在小學是一刻都不能放鬆,除了學業外又要兼顧補習及課外活動,才能有較大機會入讀Band 1中學,整個孩提時光都浸淫在無盡的競爭之中。到了青春期,這段本是屬於好奇和探索的時光又被現實埋葬;中三選科本是一個讓學生發展多元興趣的機會,但一句「xx科好出路」,加上家長的壓力,孩子通常都被逼低頭,為所謂的「出路」摒棄自己的興趣。這情況在大學選科尤甚;對大部分家長(甚至是已向制度認命的學生)而言,大學選科首重出路,故商科大行其道,而專注培養自我素質的文史哲及科學則因出路不明朗而遭無視,真是教人歎息,這亦亦能解釋為何香港仆街者、無腦者特別多!上到大學,很多學生誤以為終於能享受自由,其實不然,大學裡競爭處處,不論是成績還是實習都爭得天花龍鳳,目的都是想為自己的CV添上色彩,使將來不愁出路……

故此,吳匪何以得出上述的結論呢? 明明香港的生涯規劃可說是非常充足啊! 充足得大家都不自覺地放棄自我,忽視培養個人素質的重要性,甘願埋首投入到這場生涯規劃的遊戲當中,尋找出路。

但所謂的出路是什麼呢? 好簡單,成績好的便成為醫生、律師、I-banker、AO,稍次的便是會計師、工程師、護士,接下來便是一般白領藍領或是服務性行業。所謂的「生涯規劃」對當權階級而言是培養奴才的工具,而對普通人則是在權貴設定的框架內盡力為權貴服務,謀求最大利益,生涯規劃就是如斯單調,如斯無情,真是你唔悶我都厭!試問你曾聽過有人的生涯規劃是要成為一位作家,或是從政嗎?

至於能否走出框框呢?答案是可以的,但要經得住家人朋友及社會的非議,接下來要在那窄如光纖的出路中尋找一線生機,最重要的是要掙夠錢養妻活兒,供養父母。年輕人縱然躊躇滿志,但背負著如斯包袱,又怎能輕言走出框框,發展自我呢? 所以,香港難以出產著名作家,政治家,畫家等,不是沒有原因的。

現在的教育制度先是剝奪了孩子發展自我的機會,再把本應有不同長處的孩子放在同一起跑線上,當然,只有那小數健兒能突圍而出,大多數的孩子都要承受失敗。比賽不斷地進行,失敗者便不斷地增多,先前的失敗者亦要不斷地受失敗的煎熬,而成功者亦不外如是,他們勝利後還是和其他失敗者一樣,都是為那小數的特權階級服務;我們的新一代只能甘於平庸地過活。至於屬於他們的自我呢?早已消失殆盡了。所以說,生涯規劃不只直接謀殺了那些不甘平庸或不能適應遊戲規則的學生,更扼殺了大部分年輕人的長處及獨得性,使他們只能認命,甘於平庸,為特權階級服務,實在不勝唏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