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5年9月1日路易十四駕崩,他的後世評價褒貶不一,唯獨他遺留給路易十五是每年必須償還兩億外債的債務,而那時波旁王朝王室每年收入只有七千萬,不管是路易十五或路易十六這種位於金字塔頂層的人也察覺到國家不改革是不行的了,路易十五聘請現代金融先驅泰山北斗約翰·羅(JOHN LAW)進行金融改革,這個約翰·羅是一個不得了的人物,他是一位偉大的經濟學家、銀行家、賭王、殺人犯及越獄者,差不多與電影《月黑高飛》的男主角差不多,他的著作在後來的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或約翰·凱恩斯(john keynes)都認為他不管存在那個時代,都可以躋身最一流貨幣經濟學家之列。約翰·羅的經濟改革失敗,失敗原因只因為他早生二百多年及用股票來回購發行的紙幣,當然這是另一個題目。

純粹的經濟改革失敗,路易十六則採用溫和的政治與經濟雙軌式改革,他聘用來自日來瓦銀行的內克爾成財政大臣,不過改革被自路易十四建立下來的官僚體制所阻撓,既然官僚與他對立,他唯有依靠有資格納稅的平民,重開三級議會,這就是法國大革命的開端。革命進行得很順利,因為路易十六是一個好人,對於民眾的革命很寬容,拿破崙曾經這樣評價過路易十六處理法國大革命的態度「真笨,為什麼他(指路易十六)不使用葡萄彈,擊斃幾百名暴徒,其餘的人就會四散逃命」,革命民眾無槍無砲,所以他們攻佔軍械庫,而軍械庫附近有幾個正規軍團,在路易十六沒有任何命令下,他們沒有攻擊這批革命者,有軍械卻無彈藥,所以他們攻擊巴士底監獄,因為那個地方是一個彈藥儲存庫,並不像後來教科書所言是單純打破封建象徵自由解放。

當然法國大革命也是另一個題目,這次主要講述法國大革命後的革命派經濟政策,畢竟在一連串理想激情感動過後始終要回歸現實,no money no talk,革命也好、城邦也好、建國也好,都需要面對政權更替後的經濟現實,法國大革命源於就是經濟問題,革命過後經濟會變好嗎?負債會一筆勾銷嗎?利益階層會否重新洗牌已成革命黨人苦惱課題。革命黨執政後,廢除了惡名昭彰的什一稅及鹽稅等等的生活稅,對於納稅人當然是一件好事,然而革命黨人所能控制的範圍只有巴黎一帶,其他地區仍然忠心於路易十六,拒絕繳稅於革命黨,國家的財政赤字依然沒法解決。

革命黨後來想出一個方法,是結合明朝朱元璋及路易十五年代約翰·羅的經濟政策,首先是沒收所有教會的土地,以土地作儲備,發行一種名為Assignet的紙幣舉債,債權人以真金白銀購入紙幣,當土地拍賣成功後連本帶利回購紙幣,很多巴黎的中產或有產階級都持有這種紙幣,然而革命黨沒有真正有解決財赤的辦法,唯有不斷增大紙幣發行量,由最初發行八億增加至七十億,造成貨幣大幅貶值,很多巴黎中產變無產階級,大家都咁窮,完美體驗「平等」及「魚蛋論」。

有識之士無法解決自路易十四遺留下來的經濟問題,無識之士(即是當時法國稱為sans-culotte的階層)開始抬頭躋身執政行列,他們希望透過激進(極端激進)、行政主導、強政勵治來解決問題。他們執政的第一件事就是處死路易十六、同路人互相攻奸及爭取國民公會議席,畢竟議席及權力對於這班sans-culotte來說吸引力是很大,而他們身邊又聚集了很多助手、軍師要養活。經濟方面他們運用行政手段,限制物價浮動,而所有巴黎市民必須要購買Assignet紙幣,否則一律處死。綜觀歷史至今天仍不斷有政權重覆這種以行政指令干預物價的措施,但從來沒有一個是成功的。

經濟政策失當,生活比波旁王朝時代更差,巴黎開始彌漫對革命者的不滿聲音,激進派開始將所有異見者全部送上斷頭台,作為法國大革命的元老喬治·丹東(Georges Danton)對激進派的作風也看不去,他認為社會及政治不能像激進雅各賓派主張的無限自由,「無止境自由是全世界最無情的東西,就像全部都係雞一樣,跟誰都可以搞」。不久丹東被送上斷頭台,送他上斷頭台的羅伯斯庇爾一樣被其他人送上斷頭台,這一年巴黎有三萬五千人被送上斷頭台,罪名只因為他們思想及行為不夠激進。

法國大革命的發生確震驚當時及影響後世,然而在浪漫激情過後,新政權上臺也必須要面對前朝遺留下來的問題需要解決,作為當時先驅的法國人缺乏經驗及處理技巧是情有可原,但假如今天有建國派或鍵國派認為必須在這二十年內尋求獨立建國作出路,似乎開始研究一套屬於自己的「實際有內容」政治及經濟論述,廣納各方面人才作準備應該不遲了,最後解決法國經濟問題的是拿破崙,他透過戰爭掠奪大量戰利品回國填補赤字,所以他從沒停止過戰爭,也不能夠停直至戰敗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