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以來,香港受蘇維埃中國共產黨統治,淪陷蠻荒,美好家園一朝喪。將近廿年,香港持續赤化,大家都討厭共產黨對港之種種壓迫。共產黨竊據中原,以中國自居,因其勢盛,獲美國認可,各國紛紛跟風,結果延續辛亥革命正朔、偏安寶島的中華民國,被貶為台灣。中國、台灣,是稱呼地方,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是稱呼政權。

不少忽然愛國者,刻意將政權、地方兩者搞混,高呼愛國之名,將繼承蘇聯的共產黨(政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體)、中國(地方)三者含混,將有俄羅斯韃靼遺風的臨時政府共產黨,視為祖國,此為認賊作父。

賊父不分 左膠混水摸魚

受到認賊作父者擺弄,將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共產黨搞混者亦眾。他們妄稱Hong Kong is not China,凡中國皆支那,結果連帶中國文化、歷史、制度等祖先留下給我輩的寶藏也棄之如敝履。自棄傳統文化,再憑空創造香港文化,以「命運共同體」創造出香港民族,結果是認父作賊,自己變成孤兒,祖先的家學、家當也不要了。

自我變成文化孤兒,就無一個真正的主流,要大家去創造主流。美其名為多元文化,其實是大家無法集合文化力量對抗大財閥。多元文化,亦勢必成為左膠樂園。左膠之慣技為行動錯配及議題失焦。議題失焦的條件,就是大家對議題無很明確的定義,亦即無一個有影響力的主流。如果不以本國之華夏為主流,則各國皆可為主流,然後任由左膠定義,令市民失智,受其擺佈。如果以外國為主流,例如奉行天主教文化,則香港會受梵諦岡大為影響。奉行美國文化,則大受美國影響。因此,杜絕左膠,不再父賊不分,第一點就是要認祖歸宗。

丟失傳統 盞步中共後塵

認祖歸宗,知道自己文化本位,以香港為華夏文化中心,如此則有文化宗師可以一錘定音。爭奪文化宗師之位,必須尊崇華夏文化,熟悉華夏文化。此點書寫正楷漢字之港人比諸大陸人有絕對優勢,口講古音雅韻的香港人比諸台灣人又有絕對優勢。

香港於1842年開埠,父輩是清朝,平輩是中華民國,後輩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命運共同體」創造一個民族出來,是民國以來創造中華民族,「五族融和」的手法。平輩中華民國創立,後輩中共繼承執行。我們可以看看共產黨搞自創民族的歷史,看看有何下場。

民國時期白話文運動,國人高舉德先生(民主)賽先生(科學),將西化等同現代化,結果認西方是祖宗,認賊作父。中間隔了一次共產黨文化大革命,打倒傳統,結果今日國人連傳統華夏也不知是甚麼,個個崇洋崇日,認為努力搵錢移民美國才是正道。我正你老母。香港人自決,然後學國民黨共產黨搞中華民族一樣搞個香港民族,之後再去定義甚麼是香港文化,定義自己,會怎樣?中華人民共和國以被日本迫害為建國傳說,香港以被中共迫害而立國,也可以此為傳說,然後拍抗共神劇。由於不認傳統文化,香港變成真正的文化孤兒、文化沙漠,視外國文化為尚,外國餐館、劇集在香港大行其道,迫死傳統小店。左膠繼續令香港「文化多元」,無法建立主流文化,結果像美國奴役中國人民一樣,奴役香港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