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誰未發聲》係雨傘革命之前嘅社運歌曲,用來動員支持「佔領中環」。歌曲改編自法國作家雨果《悲慘世界》嘅舞台劇版本。《悲慘世界》描述1832年嘅巴黎革命,單次而言,係失敗行動。當時筆者朋輩之中,已經有所私議,選用一首源自失敗起義,未必好意頭,估唔到一語成籤。但係1832年革命,上承1789及1830年兩次成功革命,亦下啟之後席捲成個歐洲嘅1848年革命,係歷史長河而言,亦算係一次階段性勝利。觀乎
依兩年嘅發展,似乎歷史發展,又的確暗藏規律。

法國大革命於1789年爆發,推翻波旁王朝之後,共和政體未能穩定局勢,故此拿破崙能以強人形像,先成為執政黨,再登基為帝。拿破崙東征西討,幾近統一西歐,但就惹來其餘強權組成包圍網,終於兩次戰敗,繼而被逐。1815年嘅維也納會議,由奧匈帝國主持。奧匈帝國,當日尚有保留神聖羅馬帝國稱號,實為歐洲第一強權,擁有無限制度自信。故此佢地嘅目的係將歐洲退回1789年嘅世界,係法國就係迎接波旁王朝復辟。
波旁王朝復辟之後,成為法王嘅路易十八世及繼任嘅查理十世嘗試復行工業革命前嘅專制體制,各類政策亦向天主教會同傳統貴族傾斜。但係當民智已開,工業革命亦改變左經濟結構之後,根本冇可能回到過去。結果忍左十幾年,新興起嘅資本家同民眾就係1830年推翻波旁王朝,另立比較開明嘅路易腓立為王。後來嘅歷史證明,雖然1830革命未能廢除王權,但就將傳統擁有地權,享有法外特權嘅貴族同教會,徹底打敗。

路易腓立登基前乃奧爾良公爵,係波旁王朝路易十三次子後代,屬於波旁王朝旁支。路易腓立嘅父親,號稱平等公腓立(Phillippe Egalite),係少數第一次法國革命之中,支持革命嘅大貴族。雖然平等公最後都係亂局之中被斬首,但係路易腓立係改革派最理想嘅代表,各方期望佢可以係波旁正統之下,將法國引入君主立憲制度。路易腓立亦推行一系列嘅改革,由重新採納1789年嘅三色國旗(即係現代熟識嘅法國國旗),到開放部份選舉權,都係偏向開明。

《悲慘世界》中嘅1832年革命,實係當時少數共和份子,企圖推翻奧爾良王朝,成立不設王位嘅共和國家。雖然當時的確失敗左,不過當時嘅擔憂後來證實都好正確。路易腓立或有心改革,但當制度變成習慣之後,循序漸進,由上而下嘅民主改革永遠都會滯後於民眾預期。自由之風一起,年輕一輩論政,既會損害既得利益,用語之間,亦會損害老一輩嘅矜持,變成一次又一次嘅政治風波。最重要嘅問題,係路易腓立由資本家同民眾共同推舉,結果路易腓立執政,逐漸偏向資本家,令民眾覺得踢走貴族,只係換來資本家,民眾仍然係受苦嘅一群。

溫和主義,或稱懷柔政策,短期或能減少對立情緒,穩定局勢。但係未能理清各方嘅經濟關係,照顧新時代所創嘅新團體,到最後都只能夠徒勞無功,壓力仍會累積,結果仍係各方不願見到嘅結果。依點,除左係法國之外,係各國近代史亦屢次驗證。

到左矛盾再次累積之後,到1848年就成為大規模嘅革命。依次革命,影響並不限於法國,而係席捲歐洲。奧匈帝國係波旁復辟嘅始作俑者,係1848年就幾面受敵,雖然王室未有被廢,但就被迫承認國內諸民族嘅自治權,繼而國力大減,國內分離主義愈演愈烈,慢慢演變成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嘅「歐洲火藥桶」。德意志諸邦、意大利諸邦、波蘭、丹麥、甚至遠至拉美諸殖民地,都幾乎一齊革命,實現歐洲同南美洲嘅政治現代化。
如果當日維也納會議,法國容許自行發展政制,唔受歐洲其餘國家影響,或者就唔會出現後來1830、1832、1848年幾起嘅法國革命,唔會啟發其餘地區效法,形成新一波嘅浪潮。「儘管真理往往敵不過強權,但強權卻永遠無法代替真理,」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