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你玩過甚麼棋盤遊戲嗎?社會亦是一個棋盤遊戲,我們就是裏面的玩家。我們的出生背景與思考模式都由遊戲決定。我們永遠不能平等,因為我們永遠不能相同。

起初,這個遊戲並無任何意義。玩家在棋盤上劃地為王搶奪資源與土地,就連玩家亦是被爭奪的對象之一。為了交易,他們給某類金屬與紙張作為交易媒介的意義。後來,權力更大更強的玩家成為上位者。他們為了保存自己的權力,又不打算被其他玩家推翻。故此他們就在遊戲中定下各種規則與義務,並要求其他玩家遵守。他們要玩家們為自己工作,要他們在棋盤上團團轉。

上位者告訴我們,安居樂業就是我們的生存意義,是生命的全部。我們將領養自上位者的想法,當成是親生的。我們一生勞碌奔波,卻只有磚頭大的地方終老。生時沒有尊嚴,死後更加沒有。我們為別人而活,卻不為自己着想。我們在上位者設下的價值觀下生存,艱難地活着。為生活,我們利用劣質的歡樂與奴隸的道德麻醉自己。我們消弭自己的個性,去除身上的色彩,令自己變得蒼白。我們融入遊戲之中,變成了贏家,可是又成為了自己最痛恨的人。不論是規則、價值,還是判定輸贏的方式,這個遊戲都是反人性的。我們被上位者操縱,成為他們的棋子。我們要做的,並非參加這場遊戲,而是掀起桌子,將這個反人的遊戲摧毀。到時,一切價值將重新評價,真正屬於我們的時代才會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