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泛民經常說,獨立/激進主張會給予口實中國。然而黃之鋒於泰國之行被無理扣押,泰中雙方也沒任何口實。中國當局稱尊重泰方決定。然而奧巴馬接見達賴,中方何以又不尊重一下奧巴馬?泰國首相巴育亦非常老實說,扣留只是照中國要求。

為了達到目的,出師有名;人們有時候的確需要一些口實。但那只是勢力均等的情況。香港不過中國一個殖民地,人家根本吃定你。哪還需要甚麼口實?

獨立的精髓是平起平坐,互不侵犯。如果香港是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出現這種情況我們根本千種方法,萬種方法應對。例如在香港活捉泰國人回敬。這樣壓力便會落在泰國政府,當地輿論自會迫使泰國放人。情況更嚴重甚至採軍事行動。

沒有國家,被帝國殖民的香港人則只能隔靴搔癢的在經濟上作出杯葛。一切都是因為沒有國家,被帝國殖民。黃之鋒並非獨派人士;證明即使沒人主張獨立,中方也會千方百計打壓我們。除了被褫奪外遊權利,一些中國不喜歡的人也會被阻止來港。

沒有戰爭便沒有和平,平起平坐的關係是用武力維繫的。練乙錚「以瑞士為例」說;香港要成為一個主權獨立,沒有武裝的中立國(永久)。然而外交是主權的體現,軍事則屬外交的根基。瑞士並非沒有武裝;只是全民皆兵,槍械合法(早年更是連軍用槍械也合法)。

當異族入侵,瑞士人絕對有力一戰。可是除卻配套上的武裝,最重要還是心靈上的武裝。那是福澤諭吉所說,即使與世界為敵也不畏懼的志氣。不然全副武裝也會繳械投降。軟弱無能便只有任人魚肉,還談甚麼中立?

有說台灣歸於海洋,台獨亦非從中國獨立。故筆者反對一些學者將台灣理解為帝國邊陲,跟香港、圖博、東土耳其並排的論述。然而由於台灣仍未建國,中國依然可以在國際上肆無忌憚的打壓台灣。史明老師說流亡殖民體制是阻撓台灣人建國的。只有獨立建國,台灣才能在國際上免受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