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政的誓詞辱華嗎?你係果個語境底下咁講,當然係有蓄意要進行某種侮辱嘅意思,講得出,又要縮沙,這是青政不值得令人尊重的原因。

不過如果要講呢個行為本身對不對,要考慮嘅野就不同。

首先,青政想要侮辱嘅對象係邊個?我留意到有好多人蓄意係呢點上混淆視聽,上綱上線,一時話係辱華,一時話係侮辱國家,又一時話侮辱議會,炒埋一碟,當然難斷對錯。不過當你睇返果個場合,即係宣誓嘅場合原本係要做甚麼的,根本就唔難攪清楚佢地要侮辱嘅對象,我認為,呢個對象主要係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主政),其次係立法會,至於又有人說「支那」一詞係侮辱中國人,見仁見智吧,佢地係咁嘅場合要侮辱哂你咁多中國人係無咩意思,動機上不怎麼成立。

那麼,侮辱中華人民共和國同立法會對不對?咁就要睇返呢兩個東西值唔值得尊重。前者,佢不單係一個謊言大國,而且佢直接或間接害死殺死的中國人肯定要比日本人殺的更多,如果說有人犯了反人類罪行,呢個中國敢認第一,恐怕係當世都無人敢認第二了,更加要注意嘅係,呢個中國殺害嘅係自己嘅國民,而日本人殺的則是他們眼中的敵人;而後者,不過係由一套假選舉產生嘅笑話,一個叫議會,但從來無議會功能嘅地方,這是明明白白,無可爭議的。咁你問,呢兩件野,值唔值得尊重,呢個直頭係一個錯的問題,我要問返你,點解呢兩件野值得任何嘅尊重呢?如果你硬要無條件無理由說要尊重,咁只係指鹿為馬,扭曲事實,我會話咁嘅所謂意見同樣不值得尊重。

咁一個議員本身又應唔應該做呢個行為?我會話議員嘅行為準則,應該係以按照佢同選民之間嘅承諾為優先考慮,如果佢嘅選民就係想佢選嘅議員做咁嘅表態的話,又有何不可?所謂言論自由,本身亦都應該有保障一個人講一些看似離經背道嘅說話嘅權利,曾幾何時,只要有人話地球不是宇宙中心,都怕要俾人釘上十字架燒死,今天大家不接受他們這樣講,話咁係辱華,係大逆不道,根據的恐怕大多都唔係經得起理性思辯挑戰嘅原因,而只係那套廉價庸俗而虛偽的大眾價值觀,這根本不可能作為判斷任何事情對錯的標準。

一個議員最重要係兌現同選民之間嘅承諾(假設青政係跟選民之間有一個咁嘅承諾),咁當然唔係話你係宣誓呢個場合做咗件咁嘅事,就叫做交咗功課啦,不過觀乎呢兩位仁兄嘅言行質素,我對佢地接着四年任期嘅表現真的不會太有期望。

不過當我地已經嘗試過鍾樹根、蔣麗雲、黃碧雲、梁美芬這些災難之後,咁青政的兩位比起上黎,真係可能唔算太差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