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治時代的立法會,多少帶有典雅莊嚴氣息,與今天截然不同。

王霖出身基層,乃一巴士公司職員,1976 年獲邀請成為立法局議員後,時任港督的麥理浩爵士首先要求他購置一件西裝、一對皮鞋,費用全由政府負擔。又梁耀忠 1996 年在會議中說了句「臭罌出臭草」諷刺主權移交後行政長官選舉不民主及小圈子,旋即被立法局主席黃宏發驅逐離場。

那些年,我們沒有聽見「re-fucking 支那」,也沒有聽見潑婦罵街式謾罵,吏治卻是如斯清明,民心卻是如斯安定。香港本來應該這樣。

胡適說:「一個常態國家,政治的責任在成年人」,梁頌恆、游蕙禎參選獲勝,本身已經反映目前香港病入膏肓,極不尋常。建制派、港共官員口誅筆伐,譴責梁、游二人辱華,他們有無從枝節、表徵見大本大源,正視香港褪色的事實呢?

假如時光可以倒流,沒有通識科鼓吹「閒議論」、普教中趕絕廣東話、大陸人拖篋橫衝直撞,中國歷史依舊在初中是必修科,高中則要學習中國文化,米字旗下容許慶祝孫中山先生誕辰,港人直接用手中一票選出立法會議員,「re-fucking 支那」根本不會出現!議事堂亦不會有少不更事的「童子軍」!

一切都是主權移交的錯,無從迴避。梁、游言行容或失於輕浮,但建制派、港共官員才屬賣港元兇,我們對其恨之入骨,永遠不能饒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