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1519784_4688_11007869100575057203

二零一六立法會選舉群雄並起,各路政團都空群而出。昔日立法會選舉都被視為「泛民」與「建制」之爭,但今年選舉卻有「本土派」加入戰團,更有本土派代表成功取得立法會議席,成為香港人的代議士。

熱血公民、普羅政治聯盟和香港復興會組成的「熱普城」聯盟,派出五張名單到五區參選,務求全取五席,發動「五區辭職公投」行動,透過行動去推動全制憲計劃。可惜,公投運動最終以失敗告終,熱普城聯盟只有鄭松泰一人成功當選,而黃洋達亦辭去熱血公民首領一職,並由鄭松泰接任熱血公民主席。

公投失敗 制憲尚存

鄭松泰承認是次選舉在議席上是強差人異,而推動的全民制憲運動未竟全功失敗,是慘勝。不過,在票數上五區加起來卻有十五萬票,更是反對派中排行第三,鄭松泰認為選舉失利的主因是「策略上的問題」。縱然只取得一個議席,鄭松泰認為只是「五區公投」失敗,全民制憲並不會失敗的,他進入議會後,將會背負十五萬支持「全民制憲運動」的選民意願,他在議會中都不可能迴避「全民制憲」的議題,亦是其未來四年最主要的工作。

五區公投行動失敗,意味著將無法透過此方法去推動全民制憲,只能夠另取他法。鄭松泰面對如此局面,他認為只可退而求其次,催促其他自決派討論公投法,因為在整個制憲行動都需要公投,即是需要有公投法去配合,但香港並沒有公投法,所以進入議會之後就要著手草擬公投法,否則一切都只是口號。鄭指出,在議會開始初期,政府法案短時間內不會放入立法會討論,此時議會就有一段空窗期,其時就可以將公投法案付諸討論,若香港能盡快有公投法,五區公投就不需要出現,他又指自己會做全民制憲草擬的準備工作,包括憲章的修定,甚至放上立法會討論,即使沒有法案效力,亦可留作紀錄;而細節上例如單程證政策會成為我在議會的焦點。

未來四年,熱血公民都只有一位議員在立法會工作,鄭松泰笑言他是在以一對六十九人,而且自身仍然有很多不足之處需要學習。對於議會路上的同路人,他指出對其他議員合作將會「鋪鋪清」,他認為部份議員提出的議案和政策都是可取的,只要是可取,對社會有益,他沒有理由去反對;但同時,他只會針對議案的對與錯去贊成和反對,務求「鋪鋪清」。對於有不少新面孔議員出現在議會,外界都視之為新舊交替的景象,但鄭松泰並不同意,他認為是次立法會選舉只是「新面孔交替」,因為一些議員雖然是新面孔,但他們內裡的意識型態卻與舊派沒有分別,他們所信奉的價值更是含糊。這些所謂自治派一直都只是「賣樓花」,鄭松泰指他們只有概念,卻一直未有具體的方法去推動,甚至膠化,這將對社會有傷害。

議會街頭 相輔相成

談到是次選舉的感想,鄭松泰直言以前討厭泛民主派和左膠,因為他們做事不合常理,又會做出對示威者不利的事,例如割蓆、譴責示威者甚至篤灰;但經過是次選舉,雖然熱普城陣營大敗,但在宣傳結果當晚,他反而「同情」和「可憐」這群泛民人士,因為他想像不到泛民支持者會因黃毓民敗選而普天同慶,更想像不到這群泛民領導者,最終會因黃毓民一人敗選而歡呼,「調返轉嚟講,我唔知佢哋嘅世界冇咗黃毓民係可以點生存」。他當時在反思香港人這幾年內到底在選什麼人入立法會,同時打破了他對議員尊貴身份的幻想。

過去熱血公民予人的印象都是「激進」、「抗爭」、「街頭」,但鄭松泰成功進入議會又會否有所轉變?他直接了當指他們所相信的立場和信念絕對不會改變。而議員的身份為熱血公民同時帶來利與弊,弊處在於外間會對議員印象會是西裝有禮,但好處在於現時的群眾運動已經比起他們走得更前,他認為自己可以做到的是將街頭抗爭中想帶出的訴求和論述帶入議會,過去不同的街頭抗爭都有其目的存在,而當中的道理都相當簡單易明,但他認為泛民主派往往只有口頭上支持,議會中卻沒有為論述和輿論的開導下功夫,令抗爭者的行動得不到普羅民眾的理解;另一方面,在街頭抗爭結束之後,抗爭者就需要得到支援和掩護,但泛民卻比保皇黨更快走出來割蓆,更像是為保護政權,鄭松泰認為作為議員至少要做到保護示威者,這亦是他在議會要做的事。

對外關係 議題行先

作為熱血公民的主席,外界當然相當關心與青年新政和本土民主前線的關係。鄭松泰指自己在行動上和論述上都沒有跟他們接觸,甚至在諮詢會上都沒有接觸,他對青年新政的認識就只在互聯網上,所以對他們並沒有什麼感想和評價。鄭松泰續指,他認為如果有政治承擔的新政團,不能往往跟隨網上輿論和取態,他指熱血公民過去予人印象霸道,在於他們立場和定位清晰,他認為青年新政在政策上比較少有表達,相信群眾會希望他們會講得更多,特別是青年新政有兩席立法會議席。至於與本土民主前線的關係,鄭松泰直指「一向都冇乜關係」,他指之前在行動上一些共同議題會「一齊出旗咁解」。

這次立法會選舉引起了網絡輿論戰,火藥味亦相當濃烈,但鄭松泰卻認為這次網絡動員能力並非想象中大,街頭抹黑行動傷害比網絡更大。鄭松泰認為熱血公民忽視了一些力量,例如雷動計劃,甚至教會、地方關注組等力量都以推動「不投熱普城」為目標,這些負面文宣都對選情有相當大的影響,他直言這些抹黑力量之大是他們始料不及,他們疏忽防範。至於輔仁媒體和容樂其,鄭松泰則話「我都唔識佢嘅,我都唔睇輔仁,冇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