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 Tales》/《Relatos Salvajes》,阿根廷導演達米安‧斯茲弗隆於2014年的電影作品,台灣譯作《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香港譯為《無定向喪心病狂》。兩個譯名風格大相徑庭:一個是文藝清新小品,一個是商業化搶眼標語,卻無獨有偶地點出了這部鬼才之作的內容大要──那些在日常生活中讓人抓狂的瑣事,大多源於雞毛蒜皮的原因,但偏偏人的理智就在這千萬份之一秒的瞬間噹的一聲斷了弦,結果失控無定向地步進喪心病狂的局面。

電影中用六個獨立完整的故事串連組成,沒有使用任何技巧修飾故事之間的連接,節奏卻仍然行雲流水、一氣呵成,而電影核心思想更加緊密地互相連繫,環環呼應。

每個故事都透過奇妙又不容忽視的巧合推進,再通過荒謬的行徑,把現今世代各個層面的可笑現象諷刺得體無完膚。電影不像剝洋蔥般一瓣一瓣撕開,一點一點地刺激你的感觀,而是用最野蠻的方式把那些現代社會荒謬之事直接炸開展示在你眼前,一時間碎片紛飛,狠命地衝擊你的大腦。這也就是為何明明都是溯源於生活中的小事,對觀眾而言卻是一次新奇又刺激的旅程,也是一場生活的反省,堪稱是現代黑色幽默版的人性寓言。怎麼說?裡面包羅萬有,立體顯示人性的複雜性,每個人都受善惡互相支配,沒有單純的善良和惡劣。

比如說《Las Ratas》,復仇與被復仇的關係,正義與原諒之間的決擇。半夜時段門可羅雀的餐館來了一位男子,餐館女侍應發現這正是逼死自己父親的仇人,憤怒之時,老闆娘提議她在餐點中加入老鼠藥。面對深仇大恨,女侍應卻猶豫了,給自己一個痛快還是慈悲放下仇恨;又如《El más fuerte》,一個風水輪流轉,他朝君體也相同的故事。富人駕著跑車在無人公路上風馳電掣,不滿前面有一輛破車擋道,於是兩架車開始互相超前的幼稚競爭,當富人超越那輛破車之際,為了逞一時之快向破車主人伸出中指並予以辱罵,豈料不到一會兒,富人的跑車便爆胎了……

《Bombita》是六段故事中最具諷刺意味的一個,可說是電影的核心故事,也是官逼民反的最佳寫照。爆破專家平日工作繁忙疏於照顧家庭,某日趕著回家為女兒慶生,途中停車去買蛋糕,才一會兒工夫,車子就被政府拖吊。明明到處都沒有畫明禁止泊車,偏偏就選中了這位爆破專家的車子,害得他無法準時回家為女兒慶生,與家人關係也更加疏遠。以家庭作為導火線,他懷著滿腔不憤去投訴,卻發現申訴無門,只換來漠不關心的冷淡回應,每個人都只能默默繳付莫名其妙的罰款,他忍不住與政府人員發生爭執大打起來,結果掉了工作又離了婚。正處於萬念俱灰的低谷,車子又再次被拖吊,忍無可忍的他終於發現尊嚴還得自己爭取回來,政府只是榨壓平民的一員。

既然小型的反抗不被承認,那麼就幹一票大事。爆破專家運用自身的技能,裝載著滿溢的不平之憤炸毀拖吊公司的大樓。他後來被關進監獄裡,卻如同國王般受到廣大市民歡迎,怎麼說?他被人稱為「Bombita」,被人視作為民奮戰的人民英雄。比起那些選前人模人樣、選後迂腐無能的民主政府和議會,他才是真正站到市民的一方。

微小的抗爭沒有用麼?何必浪費一人之力,以卵擊石麼?人萬萬不要低估自己的能力,將來無人可知。當下社會有一大群人總是默默受榨壓,縱有不忿都只是回家做鍵盤戰士,更甚者因害怕與人有別而不敢表態,又或為了一時安心而充耳不聞置身事外,病態至極。

普羅大眾,請保持澄明之心,麻木不會讓你遠離狀況日差的香港,逆來順受更不會帶來改變。

暫時孤軍作戰的人,不用氣餒。也許這是一間絕無窗戶且萬難破毀的鐵屋,只有翏翏幾人自熟睡中醒來,但決不可說沒有破毀這間鐵屋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