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頌恒同游蕙禎兩位議員既宣誓,成為今個星期嘅人氣話題。海外華人異見人土劉仲敬就話,此舉係確立香港民族嘅分水嶺,以拙勝巧,一句髒話比起學者千言萬語更有號召力。劉翁將之比美西屬荷蘭嘅獨立運動:當時爭取獨立既荷裔貴族,向西班牙朝廷任命嘅總督提交體制內改革方案,被對方貶做乞兒(法語:Gueux)。結果起事之後,革命軍就自稱乞兒軍(荷語: Geuzen),繼而成為荷蘭建國神話嘅一部份。髒話入史,實在早有先例。

觀乎親政府派系嘅攻擊,劉翁所言非虛。發展至今,各親政府派系都將事件定義為辱華,係「侮辱全中國人民以及海外華人」。但係侮辱族群,一般只能由族群外人來講,先會構成海辱。只要上 Youtube搵「Chris Rock Nxggxr」,可以搵到Chris Rock好幾次棟篤笑都有「侮辱」自己種族。香港人自稱「港燦」,冇人可以話你侮辱港人,但係外人一講,就成為侮辱。再簡單嘅例子,香港人都鍾意改花名,身邊朋友嘅花名,往往含有貶義詞。筆者兒時玩伴,就有「X狗」、「7X」、「笨X」等等,到而家畢業二十年,私下聚會仍會使用。但係外人一用就變成侮辱,必需道歉。

所以梁游一句「支那」,惹來瘋狂討伐,本身就係明證,境內外嘅持份者,大家都知道香港人並不直接等同中國人,心底知道兩人係以外人心態去講果兩個字,所以先會精神緊張,全力討伐。現實政治來睇,依個做法其實好蠢。本土派疑心極重,並不輕信政治人物。初一政府過度反應,成就咗梁天琦。今次建制全力征討,只會成就青政二人,幫佢地鞏固票源。

而且,民族分裂往往係由簡單符號開始。美國中情局前研究總監Graham Fuller將幾十年研究中東政治既諗法,寫成《A World Without Islam》。佢嘅睇法係伊斯蘭教只係符號,並非兩教爭霸既核心問題。書中花咗兩章,寫出耶教發展之初,難以將耶穌定性,不停出現教派之爭,討論耶穌屬性。而伊斯蘭教,只係承繼咗部份耶教教派嘅講法,認為童貞受孕,實係上帝行神蹟,耶穌係神蹟所創造嘅大先知,而非上帝三位一體嘅一部份。作者以此帶出,耶教同伊斯蘭教源頭極近,之後愈走愈遠,主因係現實矛盾:經濟競爭,導致武力衝突;有了流血事件,雙方嘅教士文人就更要將論述拉開,以證明對方係壞人,反而加深仇恨,引發下一輪衝突。如此引發既惡性循環,最終令兩教變成世仇。所以作者嘅結論係,現代係兩教教義之中,搵到衝突點反而係經濟同歷史產物,並非某位先知一個人或其一代人所確立。假如默罕穆德從未誕生,作者認為中東到最後或會發展成東正教分支,但仍然會同西歐有經濟競爭,結果未必相差太遠。

香港係華夏文明分支,依點無庸置疑,正如美國文化,從來都大方承認來自英倫。其實香港既爭論點只係:開埠一百七十五年,夠唔夠時間同歷史事件,令香港文化同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有足夠分別,需以兩個概念處理?自孔慶東辱罵港人係狗開始,幾年每一次港中對罵,其實都同Fuller講嘅一樣,本為同源嘅兩個社會,因為經濟民生等矛盾,一步一步將論述拉開。今次對家全力討伐梁游二人,事實上亦係一樣:每一篇嚴正聲明、每一次大義澟然嘅講話,並唔會拉回年輕港人,反而令雙方立場更見鞏固,鴻溝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