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向來都是由勝利者編修上個朝代的失敗者,以文過飾非的手法在官史中扭曲歷史真相,將自己塑造到天命所歸,將所有錯誤都歸咎於對手身上。例如李世民玄武門政變後,第一時間就是要求觀看高祖身邊史官所記載的起居錄,查閱對自己不利史料,高祖去世後太宗乾脆命許敬宗、房玄齡二人編寫《太宗實錄》、《舊唐書》等官史寫衰李建成,將自己弒兄迫父行為合理化,幸而中國人做事實在馬馬虎虎,導致有不少矛盾之處,讓史學家可以透過其他民間記載的史料對比,揭露歷史真相。

而另一個被官史甚至是影視創作中被貶低的,則是鼎鼎有名的慈禧太后,就算你是不熟識歷史也一定對這名字有印象,而且印象一定是負面的,慈禧太后的作用就像今天的社運組織「熱狗」一樣,不管該事件與她有沒有關係,都必須要拉上她一起討論,所有失敗的責任都會與她扯上關係,慈禧太后如果不是失敗者的代言人,又如何將民國政府執政變得順應天命呢,就算今天民國、中共有所失誤,也只是慈禧太后的滿清遺留下來的禍害,基於這種政治需要下所描述滿清與日本的甲午戰爭,似乎腐敗無能的滿清失敗是理所當然,然而真相是不是這樣?我將為大家解構一下多年來普遍民眾對甲午戰爭的誤解。

誤解一:慈禧太后為修建頤和園挪用海軍軍費,導致北洋海軍落敗。

其實慈禧太后有動用過撥款給海軍的費用,但那並不是挪用,而是借貸。所謂有借有還才叫借,通常慈禧會先借海軍軍費急用,但當有其他入帳時便全額撥還給海軍,所以不存在掏空北洋水師的軍費問題。當然沒有償還的紀錄確實有一次,涉及金額是一百八十萬兩白銀,但對比起北洋艦隊所耗費的三千五百萬兩白銀,也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真正令北洋艦隊無法再擴充的真兇其實是左宗棠,他提倡塞防論必須守著新疆,與李鴻章的海防論爭持不下,由於滿清人也是依靠陸上霸權起家,比較傾向塞防論,但又想兼顧海防,終於將未來的軍費一分為二,左宗棠平新疆花費軍費是超過五千三百多萬兩,遠比北洋艦隊多年開支總和還要多,而另外每年給予八旗及綠營的軍費也要二千萬兩一年,實際上養陸軍才是令北洋無錢的真正原因。

誤解二:甲板及大砲上曬衣服,大砲內窿污穢。

這些說法也是坊間聽到最多的誤解,甚至是劉細良或馬鼎盛這些對歷史及軍事有研究的文化人,也曾經在他們的節目中提出這個錯誤的看法。首先是大砲不潔及掛衣的坊間說法是東鄉平八登上平遠艦訪問,看到船員把衣服掛上主砲上晾曬,摸摸大砲內窿發現不潔,這段記錄出自小笠原長生的《聖將東鄉全傳》,然而當年李鴻章率北洋水師訪問日本,平遠艦沒有隨行,而且根據日本官員官方紀錄及當時的《每日新聞》報導,日方一致認為北洋水師雖有點毛病,卻相當整潔。也因為這次訪問,日本未來的預算也大幅撥出建設水軍抗衡滿清。

而在船隻甲板欄杆上晾曬衣服,這只是一些有心人為反而反的行為,那個年代全世界的海軍,包括納爾遜的英國海軍,那些水手不是將衣服放在欄杆上晾曬,只不過有些人看滿清不順眼,不管做甚麼別人就是正確滿清就是錯,至於在主砲上晾衣稍為有腦袋也知道不可能,主砲離甲板數米,其口徑之寬大,難道學林則徐找炸彈猴帶著衣服跳上去主砲上晾衣?

為什麼這個誤會會在華人社會流傳至今,源於華人作者田漢採用了《聖將東鄉全傳》這內容二次創作,然後歷史學家唐德剛又將田漢說法採用,基於中國人多數又崇拜權威,甚少用腦思考求證,與今天「民主大報」報導甚麼讀者便吸收甚麼,令歷史真相越行越遠,而《聖將東鄉全傳》後來推出英文版時,將訪問平遠艦這虛構的劇情刪去。

誤解三:北洋艦隊砲彈沒爆炸

根據不少講法指北洋艦隊發射的砲彈擊中日本艦船後卻沒有引爆,由於軍費不足導致彈藥不足及質素參差。近年不少研究已經為這一個說法平反,例如彈藥有分穿甲彈及爆炸彈,部份沒有引爆的其實是穿甲彈。不過這裡要另外指出,不管是一次世界大戰還是二次世界大戰也好,生產出來的槍械及彈藥出現問題的情況比例是高的,在甲午戰爭時不管是清方還是日方,兩者發射的砲彈普遍出現啞彈的情況,根據日方艦船損毀情況,不少擊中日艦的彈藥都有引爆。至於彈藥不足也是不實指控,北洋艦隊各艦各發射過百發砲彈,打至日艦隊撤退時北洋艦隊尚餘少量彈藥。

而從砲彈的命中率來看,滿清命中率是20%,日軍只有12%,事實論訓練質素上滿清海軍確是高於日方,只是艦隻種類的配搭及船速問題,清軍不少中小型艦船都需要修整或沉沒,日方則無法戰場上取勝被迫撤退,最終北洋海軍全滅是因為威海衛港口遭日本陸軍攻陷所致。至於威海衛的陷落又牽涉到翁同龢這位光緒寵臣,當年翁同龢與李鴻章有私怨,而翁同龢雖然是光緒近臣,立場卻是保守派反改革,李鴻章曾提出建「海軍關東鐵路」,方便調動陸軍支援軍事海港,翁同龢卻以破壞風水為由反對,而且批示要北洋海軍停購新艦船的主事人就是翁同龢。

後來甲午戰爭之敗,光緒怨恨翁同龢這個小人所作所為,要將這人革職,後來不少史學家卻因為政治需要轉黑為白,說革走翁同龢是慈禧所為,因為她要阻止光緒的改革,實際上慈禧太后聽政大半生,九成時間都是站在改革派一方,最終中止光緒新政除了因為康有為這個人真是樹敵太多外,是伊藤博文提倡四國合邦及借才方案令到朝廷上下都大感不安,當然「 戊戌政變」又是另一個研究題目,這裡暫時不詳盡解釋。

後記:

總括而言滿清北洋海軍並不如坊間或中學課本中所言不堪一擊,反而日軍兩次越級挑戰滿清及帝俄取勝更是難能可貴值得敬佩,滿清年代的所謂中國人,並不像今天中國人或大中華膠般弱小心靈,反而更尊重以小搏大的對手日本,不管是皇室或民間都變得十分親日,希望學習日本優良一面,所以光緒會邀請伊藤博文過來支那執政,官員甚至民間不少前往日本留學,包括入讀陸軍士官學校,這就是陶傑整天推崇日本人尊重勝者的民族特性了,最少在一九四九年之前,支那人還是有這特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