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國家的建立,必須建立道統及法統,道統就是國家之文化主體,即一國之內涵。而一國之興衰建基於文教的興盛,文化興旺,則國家繁榮,文化衰落則國家內憂外患。現撰文一篇,用歷史例子及國際情況講述建構文化主體的重要性及香港為復興華夏文明的必要。

(一)以色列文明 — 被揀選的子民

耶和華神是以色列立國的基石。以色列民相信他們是被上帝所揀選子民。出埃及記第三章耶和華從荊棘中向摩西顯現,第七節:「耶和華說:『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實在看見了;他們因受督工的轄制所發的哀聲,我也聽見了;我原知道他們的痛苦。』」第八節:「我下來是要救他們脫離埃及人的手,領他們出了那地,到美好寬闊流奶與蜜之地;就是到迦南人、赫人、亞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流奶與蜜之地就是迦南地。出埃及記第二十章中,神更立下十誡要以色列人遵守。列王記上第六章第十一至第十三節:「耶和華的話臨到所羅門說:『論到你所建的這殿,你若遵行我的律例,謹守我的典章遵從我的一切誡命,我必向你應驗我所應許你父親大衛的話。我必住在以色列人中間,並不丟棄我民以色列。』」可見耶和華神佔以色列的歷史、傳統及價值觀一個不可或缺的部份,而這些內容又構成了以色列人所創造制度文化,即道德倫理、社會規範、社會制度、風俗習慣及典章約法,因此,耶和華神這信仰文化就是以色列國的國魂。

耶和華這信仰就是以色列文明的核心。文明就是政治、經濟、教育、外交、軍事上的表現。因此以色列君王高舉耶和華信仰,推行其宗教政策,正正是維護並傳播以色列文明的過程,大衛王及所羅門王,擁護耶和華信仰,高舉以色列文明,建構國魂,內使國家國運亨通,繁榮盛世,外則使四夷賓服,建立邦交。而以色列由盛轉衰,亦是因所羅門王主動引入異族宗教,這些文化的入侵造成文化上的衝突,衝擊耶和華信仰作為以色列主體文化的地位,將以色列文化由強盛的文化基礎轉換成鬆散的文化,當遇上一個強勢的文化時,就會動搖以色列立國國體。到公元前716年到687年希西家王執政時,進行了大刀闊斧的復興宗教政策,列王記下第十八章第四節:「他廢去邱壇,毀壞柱像,砍下木偶,打碎摩西所造的銅蛇,因為那時以色列人仍向銅蛇燒香。希西家王叫銅蛇為銅塊。」希西家王更召猶大百姓守逾越節,舉國信仰復興。希西家王之舉動就是重塑猶大國之文化主體,信仰復興,國魂重建,國家中興。

(二)挽救衰落中的西方文明

西方文明常被認為起源於古希臘及羅馬帝國。在公元前一世紀,羅馬帝國攻佔希臘並將希臘文化傳遍歐洲,再加上羅馬將日耳曼及斯拉夫等文化融入,這些文化都推動西方文明的發展。而後來羅馬帝國大力提高基督教地位,基督教傳遍西方,基督教成為西方的文化主體,西方政治、法律、教育以至文學、藝術、音樂等也受基督教文化所影響。

基督教是西方國家的文明體系,而西方國家亦憑基督教文明得以成功,英國傳教士在建立日不落帝國的過程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傳教士將基督教文明傳遍世界,基督教文明衝擊了不少國家的文化,其有意無意間增強大英帝國在全球的影響力。美國是以基督新教精神立國的國家,基督新教是美國獨立的推手,宗教在美國政治中相當活躍。基督教文明本來是西方世界的文化主體,這使西方國家的文化難以受到衝擊。

然而,這幾十年間,西方國家開始高舉普世價值,主張文化多元和種族共融,左膠大愛包容成為了主流,令基督教文明的地位不斷下跌。近年西方國家經濟面對困境,加上基督教地位下跌,西方國家近年實力變得外強中乾,一旦遇上強勢的文化入侵,國家就會從內部土崩瓦解,伊斯蘭文化近年入侵欠缺文化主體的西方世界,本來基督教文化可以成為西方國家可靠的文化屏障,輕易地將伊斯蘭文化排拒在外,令文化入侵由萌芽之時消散,但現在西方國家只能憑行政及法律手段去處理,造成社會矛盾及政治衝突。西方國家如美國只能憑強大的軍事實力及跨國資本去維持其龐大帝國,而其他國家如法國、比利時等就深受其害。

西方國家要重振聲威,就需要做兩件事。一,守住國家的疆界,如英國脫歐能保護國家主權,守住領土疆界。二,復興基督教文明,放下左膠大愛包容思想,及多元文化主義,重建國魂。利用物理阻礙及文化屏障令西方文明受到保護並重新發展,再加上嶄新的科學技術及即將復甦的經濟,西方國家的影響力只會比之前更加強大。

(三)復興華夏 抗拒雙重殖民

從以上以色列的歷史及西方國家的情況得知,建設文化主體的重要性,而香港也不例外。

香港現時情況非常凶險,面對包括中共、美國、左膠及港共政權所代表的地方勢力,而中共與美國為首的跨國資本的角力是隨時可以令香港跌入萬劫不復之境。

本來,香港要打破如此困境的方法非常簡單,秩序推動全民制憲,永續基本法,以締約政治的方式,強化香港與中國的邦聯關係,達致港中區隔,確立香港實然主權地位;而永續基本法可以保存香港的英式法制前景,維持美國在香港的利益,平衡兩國在香港的勢力,兩者能安份套利,而香港亦能憑與兩大勢力博弈期間(既會合作亦會角力),取得莫大好處。然而,主動推動全民制憲的熱普城聯盟於立法會選舉中落敗,而可以得知的是中共會主動永續其版本的基本法,美國亦會鼓動香港以民族自決方式獨立,這會令香港瞬間變成一個戰場,而無論誰勝誰負,香港都跌入萬劫不復之境。

面對如斯困境,香港唯有另謀一條更加艱辛的路,就是復興華夏文化,重建香港國魂。由陳雲老師所書寫的《香港遺民論》就指出香港祖輩華人乃古代王朝之遺民,保存濃厚的華夏文化,再吸納英國君主立憲之憲政精神,造就香港華英並茂,古今交集的文化傳統。香港必須學效希西家王時代的猶大國,繼承源遠流長的歷史遺產,復興傳統文化,以華夏作為主流,充實香港的文化內涵。

以前華夏文化一直是香港的主流文化,港英政府更致力保存香港的華夏文化,在本地學校保留古文教育,保留香港傳統習俗,推廣粵語及正體字,令香港得以保留精銳的華夏文明。然而,在80年代開始,主權移交過程中,大中華主義者提倡建設民主中國,盲目的愛國主義引入中國的劣質行為(我唔會稱之為文化),再加上主權移交後香港一直受中共殖民所壓逼,導致日後香港人誤認為華夏文化就是大中華主義,催生了港獨、香港民族主義的主張,抗拒華夏文化,放棄長遠的歷史認同。左膠提倡香港是多元國際社會,並高舉普世價值,並輔以包容弱勢,以多元代替主流。這些都將香港的文化內涵破壞。

復興香港,再現輝煌,就必須繼承先人之志氣,追溯歷史長河,重認華夏傳統,以華夏形成一個牢不可固的文化屏障,正如陳雲老師指出華夏講究的就是道統,道統在香港,香港就可以自治自立,以正道、王道排拒雙重殖民,等將來時機再次成熟就再一次制憲,建立法統,香港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