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friend

生於香港,有一位陪著成長的歌手,是多麼的幸福。看演唱會從是不只付錢求娛樂,作為觀眾付出的是在音樂找心跳,當你開放觀感觸覺,就很容易遇上同步的心跳聲,尋開心好,找安慰也好。歌會在必要時救你一把。

這次看畢何韻詩「Dear Friend」2016演唱會,那回甘久久不能散去。回想十年來看過她每個紅館個唱,還有上年蘊含大量訊息的「18種香港」音樂會,都不及這次震撼,每一首都長出新意義。第一個2006及2007年「Live in Unity」是完成「梁祝下世傳奇」舞台劇後,得到女歌手金獎,在所謂「正式升上一線歌手」的階段,演出精彩但不是聲音最佳狀態。第二個2009年「Supergoo」,在兩張關心社會小數的專輯《Ten Days In The Madhouse 》和《Heroes》後開唱,作為多年歌迷也認為那次「最唔好睇」,因為一切太用力想表達很多內容,卻錯用心力。到2013年「Memento Live」時似乎放下一直背著的包袱,舒服自在做喜歡的自己,發出不同的光芒,整個人升級了。至於今回又再升級,比上次用力更剛剛好。

何韻詩繼寫了「18種香港」的實驗,一封關於初衷、希望、想像的信,用歌曲配合台上所有元素落筆,力度溫柔而堅定。先說舞台設計,黑色台上有墜落飛機、斷木、斷橋,後來升出來的機關有爛機倉、冰造困室,設計相對簡單,加上影像、選曲、舞蹈令舞台似有生命地擴張。

一人步上台唱《舊約》,記得這曲以前好似還未到合適時候唱,如今每句詞都到位:「捱一顆子彈一波海嘯兩場地震 約會約好 鐵鞋踏碎 都撐下去 」作為開場有點題作用。

曲二,加入Handpan演奏的《韻律泳》,樂者自若地敲打[1] ,雙手便是兩條海豚「同一刻飛上天 同一刻跌落水」[2] ,形影不分 (歌者和他面對面唱起來也是最甜蜜的一次live)。

曲三至曲六,《艷光四射》的歌者責任、《光明會》的團結精神配合戰爭的影片、《勁愛你》的直腸直愛、《拋磚引玉》談得失自由,四首歌連在一起,無不是說打破故我或老規矩。以往穿起金縷衣唱出「人民甜心 釋放熱能 於災難裏 派出飛吻」,感覺是在歌頌八十年代的巨星,現在就是唱出心聲。

曲七,初衷不變的《滿地可》,雖然詞中說「曾經愛過的 都有追 蠻力尚未有累」,但已不再用蠻力,而可幸出發時「熱血之驅」仍未變。

曲八至十,《光榮之家》收藏了自己和垃圾、落入凡間的《天使藍》、《如無意外》的不甘平凡,都是勇於去愛的歌。

曲十一《親愛的黑色》,承接上一部份,同時延續下一部份。我們能從一片漆黑中看到彩色,靠的是希望和想像。最直接想到的是,從來不敢奢望買票時能看到「光明座位圖」,這回正因為缺乏大贊助商,得到三百多個獨家贊助,觀眾也容易買到票,不需要托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購買手續費高的內部門票。明明很正常的事,卻是最難求的。再說到香港的混亂,報紙上荒謬越來越多,想知道真偽好壞嗎?根本看不透。政客與平民共同建構社會,卻心有疑慮,總是在自說自話。聽說有不少港人也準備移民,我想是他們徹底失望了。

曲十二至十四,聲效與燈光警告你戰爭突然開始了,一對《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控訴世界《禁色》的悲歌(原唱黃耀明)、一對愛不到的《勞斯.萊斯》,三首出於不同年代的「另類情歌」都在講一個亂世佳人的故事。這一部份令我聯想到上年「Memento Live」當中充滿劇味的「Starcrossed Lovers」,一對永不能相愛的情人,然而這回更延伸至社會壓逼。而擔任神秘角色的黃耀明出場令訊息更突出,當初以為他是飾演小王子,但原來是機師,阿詩才是他墜機後偶遇的小王子,向被困於冰室的他(世人)發問:願某地方 不需將愛傷害?可會像梁祝那樣愛?

曲十五至十六,《圓滿》有鐳射繪了圓,讓星聚在圈內共舞,正正是「為何尋遍世上 追索著名與利」;《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的主角則是外剛內軟,只有愛才能令他真正得到強硬的力量。兩首歌都唱縱使失去多,得到的更多。

曲十七至十九是一段群族舞,族人聚集唱的是《你是八十年代》「全球被你滾動」;接著《花見》和《金剛經》群起舞蹈,加入巴西戰舞「Capoeira」,極具反抗意味 [3]。《金剛經》已由個人出發對抗惡勢力,到今日終於帶出了詞意重點:「我們仍然未得勝 還在革命 頑強爭取太平」,要「我們」一起才能打勝仗!(以往跳這歌的舞並不感到很震撼,今次連跳一步都打冷顫。)

曲二十至二十一,《木紋》、《青山黛瑪》兩首請來日本藝術家尾上大典共演,他用全身帶動幾個水晶球,動作都配好歌詞時掙扎時打轉,阿詩在另一邊對看著自彈自唱,那份始終是血肉的心因失去而痛,彷彿宇宙都因為你的痛而一同悲。水晶球的晶瑩與木頭形成對比,但沒有相撞。木紋記錄樹的年齡,水晶或能看見未來,沒有過去,哪有未來。而瘋子《青山黛瑪》就以「牛角舞」襯起它,影像由一朵六瓣花,盛放後就是一片花海。

曲二十二,由年輕音樂人Kiri唱出《Somewhere Only We Know》,影像是壯闊森林,歌者似精靈帶你到某地方。

曲二十三至二十五,一個人在台上唱《是有種人》和《親愛的黑色》,到一個個舞者成為《千千萬萬個我》。最後斷木重生,生出生命之花,人駁回斷橋,拼合成美麗的圖畫。破爛的星球復生了。

最後一部份體貼地每場挑選熱點歌,也是滿足了觀眾對個唱的一般要求。

作為歌迷當然會偏心。歌添上回憶,每聽一首歌就難免憶起多年來的畫面,歌手進化成歌者,自己也走出迷惘。不過歌迷同樣會落最狠、最嚴厲的要求,希望喜歡的人發光,甚至令人刮目相看,不認識的人會被吸引。如今做到了,因此每首歌都是一個感動位。

我總相信音樂有力量能夠帶人做實事,只要把感動實踐出來。「合到好處」,相信這樣才能把想做的事擴展到最大,便更容易連接同步的人。謝謝表演者用最擅長的事抱擁抱這片地方。

*註:為紀錄感受和治好騷後症,粗粗地畫了舞台,也藉此作感謝信。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來自日本的Handpan樂手Nagasawa Takahiro
  2. 《韻律泳》MV運用手語表達一對海豚暢泳。(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RHL6fPjd0Y
  3. 來自巴西舞者的Fernando Juni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