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過後,獨派的選舉結果或許差強人意,但就一場被干預的選舉來說,亦不失為一個觀察的好對象。自選舉提名期開始,獨派候選人被取消提名,到有候選人中途棄選,令到這場選舉成為一場鬧劇。當然,在這場鬧劇背後,是有一隻無形之手在控制住一切,連擁有自由意志之人亦被這隻無形之手所操控。

觀察時,我想起一本名為《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的書。可惜是我從未將此書拿上手,好好細閱。我認為收編、分化、假民主並非一個過程。收編不是獨裁者進化的第一形態,而假民主就是獨裁者進化的最終形態。相反,這三種元素應該是環環相扣,形成一個循環,像陳雲風火輪那樣。故此,在這篇文章中,我打算用上位者的角度,用收編、分化、假民主這三個步驟來談論一下香港之選舉威權。

收編

收編之第一步,上位者必然向敵對勢力入手,找尋立場較弱,意志不堅定之派別或個人。在找到對象後,上位者進行背景或財務調查。此舉之用意在於找出與對象交涉之籌碼,包括對象與自身利益重疊之處、黑材料與家庭成員。

當有一定了解後,上位者就會接觸對象。接觸時,可能先由家人或朋友着手,假意飯局或討論生意,進入對象之生活圈子並潛伏其中。如有重大議題,真正的收編過程才會開始。途中少不免會威逼利誘,禍及家人。如果對象並非有雄心壯志之高人,只是唯利是圖之小人,那麼這個過程就會比較快。

被收編者有可能是社會中的專業人士與中產階層。經過良好教育的他們比較鍾情於安穩之生活,對政治或許不太熱衷。當他們要維護自身利益時,才會出來參政。另有對象,可能是敵對勢力中較弱,或年資較高之人士。世故的他們會為了地位與名利,放棄自身之理念。

分化

要將敵對勢力打散,首先就要拉一派,打一派。被收編者在這一階段中有極大之用處,一方面他們有專業資格,如律師、會計師、醫生、測量師等與和較高的社會地位,如大學講師、企業老闆、行政總裁、傳媒大亨等。另一方面,他們亦有較高的年資與社運地位或者較廣的人脈。他們在歷年來的抗爭中出現,有被逮捕、坐監與舉行大規模群眾運動的背景,因此會有極多市民支持。

過程中,這些被收編者在必要時,如大規模群眾運動與重大議題,會組成一個大台。在大台上,他們會用盡手段,以主導群眾的意志,利用自身光環與權威對未被收編,立場亦較強硬者進行抺黑。他們會透過群眾的力量,搶先佔有道德高地,假稱強硬者分化大台或有背叛行為。他們善於催眠群眾,將群眾之情緒引導至對上位者安全的方向。

強硬者則被群眾視為人民公敵與間諜,或被收買者,而真正的被收編者將會繼續利用自身的能力,壓下任何異見,務求令強硬者在群眾之中失去地位,被慢慢淡出。

假民主

到最後,一場如劇目般的選舉是整個循環之分號,是結束亦是開始。被收編者會形容這場選舉是正邪雙方的終極一戰,是與上位者的一場大戰。選舉前,一切被視為未知之數的候選人會被上位者去除,務求選舉結果有一定的可預測性。

在枱面下,被收編者上位者談判成功。各人有多少個議席,有多少張票,用甚麼計劃配票,各種細節早已定好。上位者會留下空白處,留給強硬者與不明就裏之人當選,好等整個劇目更天衣無縫。

上位者在途中會加入一定的犠殅與催淚元素,以營造出被收編者的偉大與高貴,假裝以大局為重。一些上位者之間的內鬥亦是一場又一場煙幕,去取得群眾對失勢的上位者的同情。真正抗爭者的爭執則被群眾無視,就連他們的政綱亦然。

直到選舉結束為止,群眾一直都被蒙蔽,他們只相信被收編者的資訊與自己的立場,對其他立場充耳不聞。被收編者操控他們,哪位候選人告急,哪位候選人要救援,群眾不會自己決定,而是聽聞其說。

到結果出爐,被收編者又會感謝市民支持,又說自己守着關鍵少數,又說抗爭會繼續云云,務求令群眾自我感覺良好,自以為對民主事業出了分力。另外,一群新的抗爭者又會來臨,並進入議會。其中,如果有標榜溫和、年青、革新者,上位者就會記在收編名單上,進行收編,永續整個循環。

總結

以上,就是我對這場選舉之觀察。被收編之人、當權者與群眾這三種人在這個循環中缺一不可,失去了任何一個,整個循環都會立即崩潰。在這個為時已晚的觀察中,我看見社會現時民智未開,小人當道。真正抗爭者被排擠,有心之人被威嚇。獨派在兵臨城下之際,難道推翻當權者才是唯一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