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多咗出街嘅關係,其實都無咩可能追TVB嘅劇。
不過一旦hea响屋企而個電視又開住嘅話,就會好似訊號收發站咁聽住,由或者好似入咗電視世界咁對住電視機發呆 (細個煉成嘅功能,就好似比人捉咗入去集中營洗腦接受訓練咁,唔見得係好事但我都唔想架……)

最近 fb滿成風雨但缺乏味道,咁啱因為「鷲哥熱潮」而睇番 《亂倫2》《巨輪2》。留意番先知,原來最近無惡不作、連番「雞」論、養女都唔放過嘅鷲哥,原來就係九十年代專拍奇情港産片嘅吳岱融。

佢嘅過去令我諗番起果個時候嘅港産電影。雖然題材都係離唔開果種旺角紅燈區、聲色犬馬、紙醉金迷嘅惡俗,但果陣嘅二三級片都係有句講果句,粗口來粗口去來得自然,侮辱說話仆街雞咩都有。而另一方面賣弄色情上果種若隱若現、神秘感誘惑 (依樣又要提起佢吳岱融個老婆鍾淑慧,真係好戲夫妻),呢類唔會攞奬,甚至唔會有香港人睇得起同提起嘅低俗電影,都帶比我童年一種幾特別嘅觀能享受。

講咗咁多,點解黃金時段八半嘅合家歡劇會出現咁爆嘅「雞論」(得罪講句,以我呆喺電視邊各睇半集嘅觀感嚟講,《巨輪2》都好睇過照copy選戰廖啟智《選戰》仲要連病都copy埋嘅《律政強人》多多聲),個人認為吳岱融本身功不可沒。雖然最近爆出佢啲訪問都係話佢拍過三級片點點點,但不僅此而已。以佢之前拍過港産片(係自導自演) 做過電影導演嚟講,佢本人應該就鷲哥個角色演繹比過唔少意見。而《巨輪2》由做餅仔奮鬥史扭轉變咗黑暗商人史,就正正表達咗一個人嘅成功(尤其是喺財技上),手段往往比奮鬥來得重要,而吳岱融嘅人生閱歷融匯出嚟嘅鷲哥、比起一味奮鬥而獲得成功與認同嘅雞湯劇本來得更真實。

可幸嘅係《巨輪2》製作團隊都似乎願意放手大膽嘗試,造就一段與九十年代港産片一脈相承、離奇黑暗卻有血有肉嘅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