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宣誓,無論係立法會議員就職宣誓,或者路人甲因唔同既事而去民政處既地區辦事處約個時間宣誓,只要肯讀哂內容,一字都不錯,無加無減,就大功告成。 我都鳩宣過幾次,次次都讀到又快又唔準。

時至今時今日,監誓人員以為自己以為自己有無上限既權力。選管會係咁,可以話你之前支持港獨而「覺得」「認為」「相信」準候選人抵觸基本法而唔比人入閘。依家立法會秘書處又係咁,跟足照讀都因身上有面旗講香港不是中國而話宣誓無效,呢句野無論係現實、邏輯、語意上無問題,A is not B,如果呢句有錯,即係A is B 先岩,即使揾個係愛國愛黨的上海人,都唔可以講上海就是中國吧? 而只可以講上海是中國的一部分。當年都要選完主席之後先話教主宣誓無效而再黎過,而教主個正常版,正常人都聽得出佢鳩宣,好唔樂意,但跟足規矩讀哂,曾主席都要收貨。

一句講哂就係濫權,亦都係主權移交後香港嚴重赤化、大陸化的表現,法治精神不再,人治才是主導,記住係主權移交,唔係「回歸」!回你老母個歸!學校教我個仔「回歸」,我都同佢講係主權移交,要回歸論成立,咁香港係要還比大清國!

至於呢個moment玩野無用,老實我係同意架。但同一個邏輯,將個比例放大啲,由議員宣誓呢個層面放大到整個香港,甚至放大到兩岸三地,其實呢個moment做任何抗爭都無用架,所以我先成日講返去做隻港豬。

其實唔難推算到泰王呢句野唔係同其他議員講,而係對熱普城支持者講,交待無玩嘢嘅原因,話哂教主有先例,而熱狗一直的形像都唔係乖乖仔,所以其他非熱普城支持者既人不必要抽水或者挑起戰線,返去做實事好過啦。 不過話時話,我好期待泰王在議會中的表現,而對兩位青政既,只可以用最大的包容大愛佢地在議會中的發言。始終,教主呢塊珠玉在前,值得期望本土派有高水平發言的,很可能係得泰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