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經歷一戰後,希特拉令德國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獨裁國家,為什麼他可以有這麼大的能力?到底是英雄造時勢還是時勢造英雄?

先交代一些希特拉奪權的歷史背景,在1930年的德國議會選舉中,納粹黨輕易取得國會600席位中的17個席位,成為國會內的第二大黨;1932年,在希特拉的領導下它更獲得230席,成為國會內的第一大黨。1933年2月,希特拉利用德國國會縱火案查禁了共產黨。3月,又通過「授權法案」,總理可以未經國會諮詢便通過法例。7月,政府宣佈,除納粹黨外,其他政黨均為非法組織,德國成為一黨專政的國家。1934年2月,政府宣佈廢除地方選舉,地方官員由希特拉直接委任。8月,總統興登堡去世,希特拉未經選舉,繼任總統之位,兼任總理。他還是陸軍和海軍總司令,更自稱元首。至此,德國已在希特拉的獨裁統治下。

鄭立所寫的《希特拉救港攻略》很適合領導組織的人讀,此書評述分析希特拉《我的奮鬥》奪權的手段、動員群眾的方法、政治宣傳等,其中有很多內容都十分適合套用在今日香港的社運方向和模式,以及讓我更加確定了香港已經是極權統治下,不會再妄想香港還是什麼自由之都的地方。以下我將會分享一些較深刻的內容。

最深刻的章節是,《連希特拉都頂唔順香港嘅教育制度》,我過往常常思考為什麼香港會有這麼多的離地中產,經常隔岸觀火,有事走先,不負責任,從前只覺得他們自視過高、沒有民族性、歸屬感和對中共的恐懼,但原來不單如此,希特拉指過份著重專才教育會導致離地。專才教育是不良教育,只鑽研自己相關專業的知識。因為自己是精英不是普通群眾,以作為成功者而變得離地,欠缺對群眾的同情心,不了解群眾和社會真相,因為成就了這群離地中產,他們比底層的廢青更欠缺鬥志。又例如日本的學校,要求學生在課後自行打掃課室,自己製造出來的垃圾要自己負責,從小建立對自己地方的責任感,而香港是缺乏這方面的教育的,所有自己製造出來的垃圾交給清潔人員就可以了,無須負責,可以大肆破壞。

其次,《連希特拉都頂唔順「今天我」》,「愈失敗的群眾大會愈依賴唱歌」,希特拉指出失敗的群眾大會,通常欠缺紀律,使到會者感情上不投入,也欠缺高質素的演講,最後看到氣氛無法熱絡,主辦者便利用音樂試圖激起群眾的熱情。這正是雨傘革命時,左膠大台害怕留不住群眾,一直唱「今天我」,消磨抗爭意志,集體自high。希特拉是個出色的集會搞手和演說家。他感性的演說使沮喪的群眾得到鼓勵,深得群眾的信任。他很喜歡舉辦群眾集會,又派黨員混在群眾中吶喊,以刺激集會的氣氛。此外,納粹黨員的整齊制服和特殊敬禮方式帶給德國人一種紀律感,正和威瑪共和政府管治下的動盪形成強烈對比。所以,其實一眾本土組織,都絕對不能輕視群眾集會,做有質素的演說、整齊的制服、重視群眾的參與、恆常性的舉辦集會和在人流多的地方舉辦集會,如:旺角。雖然左膠把集會這回事變膠,但要搞鬥爭的話,群眾集會和公開演說是有必要的。最近較成功的本土群眾集會就只有民族黨舉辦的《捍衛民主 香港獨立》,雖然組織有點混亂,演說質素有高有低,但第一次而言都總算不錯。

另一方面,建立奪權政黨也需要他的一隊糾察隊,希特拉當時也成立了衝鋒隊。雖然衝鋒隊最後在長刀之夜被希特拉剷除異己,但鬥爭就是不斷「清黨」,就是香港人常常話毓民「搞分裂」。第二深刻的chapter《連希特拉都話香港人搞錯糾察用途》,糾察在雨傘革命中都經常出現,但我只想到鄺仔、醉漢郭紹傑等人,搞自己人多過敵人。然而,其實糾察隊在群眾大會都有一定的角色,他們需經過長期訓練,是保護集會以防滲透,為了應付破壞而存在。香港所謂反政府組織,我只想到熱血公民的熱血少年軍才有類似的東西。

最後,此書教讀者分析如何建立嚴密的組織、奪權的手段、政治宣傳、取得群眾信任等,他之所以有這麼大的能力,幾乎是二次大戰的發動者,是因為他懂得利用時勢,經濟大衰退、德國人被侮辱的沮喪心理、對巴黎和約的不滿等,成就自己為「英雄」。我總是幻想,要不是希特拉屠殺猶太人和在二次大戰中失敗,希特拉會是當時德國人的真英雄。我渴望有如希特拉般的強人拯救香港,以極端民族主義趕走大陸人返大陸,甚至不許還鄉,以帝國主義擴張版圖,重視農民工人重建經濟結構,重新制定憲法,香港便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