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一篇長文,談雅俗於民族的影響,但文句之間的思路亦不知如何連接,其千絲萬縷,實在頭痛,思考了良久,久久未能下筆,即使寫下去,草草幾段就停筆。要論述雅俗之於民族,亦不能用單線性思維,思維就似樹根,由樹幹分為根,根又再分枝,枝頭又有獨毛;每條根的末梢,就象徵一個小論點,眾小論點合流而成文。若用單線性方式寫文,則不能匯水而成大塘,實在無計可思,不如就用隨筆的方式寫,順着思路去,費時鋪排。

近日有點鬱結,又諗生存有乜意義。早已明言,若熱普城不取五席,香港人論再寫落去都冇意思。但見市面上某些文化論述及民族論述的投稿質素參差,又不得不寫,過舖「導正本土」嘅癮。

生存意義,就是努力的目標,到底何而努力,想要得到甚麼。世態萬千,好多嘢可以奮鬥,但又值唔值得奮鬥?人生就是追求「雅」,有個終極的限度,如壽命會有終點、GPA會有上限,到達上限的路途極為艱辛,就如數學Logarithm,當去到咁上下,要更上一層樓就要花千百倍努力,始能步入殿堂。人生的終極目標就是雅。或該說:雅才能追求一生而窮不盡,始能供給一生燃不盡的奮鬥目標。

早年全球大熱的《刀劍神域》就有如此意味。主角一眾被困遊戲世界,唯有清除所有關卡,先至得以脫離。然而在遊戲中死亡的代價就是真正的死亡,現實世界的死亡。如此絕境,卻是奮鬥目標,歷經兩年,主角一眾終於突破到四分三關卡,終點在望。最後主角發現遊戲漏洞,旋即打爆機,拯救蒼生,卻淪為現實世界的廢青。此後故事由談生存意義,變成塵俗的情愛男女事。

或者我沉醉於那種幻想世界的浪漫,卻無可厚非,因為現實世界沒有回報,而打怪就一定會跌寶。若說努力十年,必有成就,成果只有十年後先得到,途中沒有度量衡證明自己是邁向成功,除了時間。若連時間這個約定也不存在,空談努力就會成功,終點也是虛無的,焉有奮鬥目標。

很多人接受了月薪制度,對於徒勞無功這件事也就麻木了。辛苦一日卻兩手揈揈返屋企,我可受不了那種生態,故幾份工都光速劈炮。

追求雅,因為有成果可見。如學渣所謂的「精緻文化」,歌劇、舞蹈、演戲等等,你的歌喉、舞技、演技每一刻都在進步,進步就是努力的回報,令你知道並非徒勞無功,練習是有成果,最終亦會邁向極緻的地步。一切都可以合理化。

只有可見的先能夠作準。雅要表現出來,大至建築、庭園,小至詩詞、衣裝。

愛港症候群的人尤好歌頌香港美輪美煥,卻是無根無據的妄言。老香港的建築有石雕,今日全面撤去,只剩俗套不堪的平庸石屎。石屎的雅俗沒有限度可言,只有零同一,一係有一係冇,四平八方舖上去就有,冇就冇,只可玩弄顏色,不見得美。有限度的事,先算係雅俗。不同程度的雅,呈現複雜性,複雜量為多,故此容易掌握,民族亦充斥內容,有內容就實在。換言之,雅成就民族;民族不成形,原因人民不追求雅。

七八十年代的香港文化暫現輝煌,打後無以為繼。點解,因為無根。沒有雅俗何去何從的根,所得到的就只是個人的成就,而非民族的。民族要定義何謂雅,定義那個接近無限的概念。如日本人追求「襌」的心境,又將襌表現在世間萬物之上,如插花、人際、城市規劃,雖不詳細,卻略知一二。

香港要追求甚麼?而我身為香港人,又要追求甚麼?

故我一直提倡,民族要有美學,要追求雅,因為這賦與人生存落去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