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本土派支持者,魚蛋革命後,我支持本土光譜內的所有人。到後來我在熱普城相關網站流連多了,我漸漸為熱普城的論述所吸引,到9月更投了熱普城一票;至於本民青政,我當時也精神上支持他們。到了立法會選舉前後,熱普城與本民青互揭瘡疤,雙方吵得面紅耳赤,初時我不欲理會,覺得十分無謂,最多只認同青政成員的能力尚有改善空間。到了很後期(9月尾左右),我才開始覺得本民青有少少鬼,但同時有感雙方支持者的爭論貿很多純為意氣之爭、欠缺實質意義,而且兩派都只顧批評別人而甚少檢討自己陣營的過錯,我開始考慮是否要遠離這紛爭的漩渦。圍爐太久,煙霧薰天,誰也感到侷促:離遠一邊,偶爾才吃一下花生,舒適又寫意。

當初我票投熱普城,皆因其全盤論述令我眼前一亮,其他政黨完全不見有「五區公投,全民制憲」這麼完整的藍圖。雖然我懷疑要立法會三份之二議員通過修憲實在極難,但魯迅《無聲的中國》說過:中國人喜歡調和折衷,你不威脅大家拆掉屋子,他們便連在牆上開一個窗也不肯。我認為制憲運動不能單靠熱普城努力,必須有本民前等行動派向政府施壓,迫使當局向較溫和的修憲派屈服,修憲才能成事。但萬萬想不到,一場選舉便瓦解了熱普城和本民前短暫的同盟,加上熱普城選戰失利,令上述修憲派與行動派合作的劇本化為泡影。

說實話,熱普城雖然政綱完備,但他們核心人物及追隨者的某些言行,我卻未盡認同。

我承認熱普城的柒事加起來沒有本民青的多,柒起來也沒有本民青的柒。可惜熱普城上至某些核心成員,下至某些支持者,都藉著狂屌本民青,來反襯自己的正義。他們這樣做,無疑能使熱普城死忠加強「熱普城就是正義,是唯一真理」的印象;但對外人而言,只會心生厭惡,視之為「邪教」,避之則吉。大家只顧瘋狂對外發炮,形成熱普城在網上勢大的假象,卻使他們忽視網絡以外勢力仍然弱小的事實。即使有理性熱普城fans欲向核心成員進盡忠言,也懼怕自己被打成「內鬼」、「搞分化」而不敢進諫。

熱普城某些支持者瘋狂批鬥異己,甚至連仇思達、盧斯達、孔誥烽都咬,這是令我開始考慮遠離熱普城圈子的轉捩點。相信不少親熱普城的人也像我一樣,看不過眼某些支持者在倒熱普城米。其實熱普城有如此倒米的支持者,核心成員也有一定責任。我不時上高登瀏覽熱普城和本民青政爭論post,了解兩派的論點。熱普城方的觀點,我大致上都同意,如我會認同「青政議政能力差」、「要向政府施壓,電子公投不如辭職公投有效」,會反對「一國一制可以是公投選項」、「永續基本法等同賣港」等。但有時我也會覺得本民青一方的觀點有道理。例如黃毓民敗選後更開地圖炮攻擊一切他眼中的「政敵」,有網民把黃毓民發炮片段放上高登,不少親本民青的人評論教主「唯我獨尊」、「怨婦mode」,其實我也相當同意。而陳雲不時分享一些KOL的貼文,當中有些KOL就是以仇視本民青、喪咬本民青為樂(反本民青不是不可以,只是他們語氣太囂張,太煽動仇恨,惹人反感),他們後來更有份咬仇思達、盧斯達等網絡紅人。當組織頭領奉仇恨為圭臬,下面自然也會「仇字當頭」,跟著頭領一起四處開火了。當初熱普城怒屌泛民、左膠、黃絲、港豬,我認為是應當的;屌本民青,雖然我最近也開始同意青政廢廢地,但某些屌本民青的言論過於煽動仇恨,看得久了讓我心生疲累、反感;現在某些熱血KOL連盧、仇、孔都屌埋一份,又弄了份什麼清算名單,我開始覺得無眼睇了。

我考慮遠離熱普城圈子,不是對熱普城感到絕望,主要還是希望耳根清淨而已。我仍然覺得熱普城是本土派中比較有論述,而其核心成員也是比較有能力的。他們於培育本土派人才、推進建國歷程方面貢獻良多,文有《城邦論》、武有體育救港,兩者並重更有熱血少年軍。只是如果我有能力改寫歷史的話,我會一改熱普城由上而下唯我獨尊的作風,使之更臻完善。教主一頭說完「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另一頭就和本民青開火,至今兩派仍然硝煙處處。事情轉折之快,著實令我一頭霧水。但歷史沒有如果,我只好在此說,沒有政黨是百分之百完美的,你屬意的政黨始終都會有一些瑕疵,你要學會接受。大家應該兼聽各方論點,不要偏聽。做一個會獨立思考的人,這是公民參與政治時應有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