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是頭盔:首先,如果讀者閣下因為個標題夠爆所以點擊入來閱讀, 筆者首先要謝謝讀者閣下 (當然不是因為標題夠爆也入來看的, 筆者也會誠心感謝) , 其次是證明這一個標題黨策略成功 — 筆者必須承認, 這是標題黨。 實際上如以下的內容實行的話, 年份不一定 2047 , 領展也不會被充公, 並會以某種形式存在下去;筆者只是提出一個 「解決領展」的方法, 做成類似充公的效果。第二個頭盔是: 筆者以下的內容, 是建基於香港以 (接近) 九七淪陷前的制度運作下去及希望將香港回復為「一個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 為目標而提出, 近日有「焦土說」流行, 以此為目標者大可不理此文。最後一個頭盔是: 筆者不是這方面的專家, 以下內容純綷業餘研究, 如有錯誤歡迎指正。

《蘋果日報》在 2016 年9 月14日報導 [1] : 地政署在回應 2047 地契問題時指出 「署方指是否續期會考慮相關因素,包括契約屆滿時地段是否需要作公共用途或原有契約是否出現嚴重違反地契的情況等… 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指,地政總署回應越描越黑,『全權酌情決定』意指港府有權續期,亦有權不續期。」, 這證實筆者在 貴報五月一文[2] 所提到, 正如黎廣德所言, 政府有權續期, 也有權不續期; 因此, 筆者認為要處決領展, 所有公屋居屋的非房委會商場街市及停車場, 在地契到期時, 政府必須收回, 再以新地契撥歸房委會。

領展之害無用筆者多說, 口號由回購領匯變到回購領展, 將領展國有化之聲多年來不絕於耳, 然而, 國有化領展涉及大量公帑, 而且實行上必須保密 — 只要有人收到國有化領展的消息, 其股票必有人囤積, 股價必大幅上揚, 然而由於涉及公帑,立法會又必須先於國有化之先批出撥款, 這就造成保密的困難; 這裏還未考慮政府中人以權謀私 — 而明顯正常智力香港人現在必會相信, 只要政府有意思國有化領展,政府中一些高級人士必是第一批囤積領展股票的人。

筆者在 貴報五月一文 [2] 已提到, 地契到期按契收回地皮, 基本上就是合法充公 (近日一名受到大眾關注的準受害者就是賽馬會傑志中心[3] ) , 然而, 領匯上市第一日根本就一定已經知到, 領匯就如一眾小業主一樣, 買的只是一個有年期限制的使用權, 再直接的說, 就是一次過交了數十年的租而矣 — 再打一次, 這是領匯上市第一日就一定已經知到這回事 — 政府收回公屋居屋商場街市停車場, 不是侵害私有財, 而是行使私 (這裏這個 「私」 當然是政府) 有財制度對地主的保障而矣。

筆者也明白, 這方法最少還要忍卅年 (甚至更長 — 視地契而定, 所以年份不一定是2047) 才可以將領展之害鏟除, 這也是這方法的最大壞處, 然而, 地契到期收回土地不涉公帑, 因此不可能有人以權謀私, 甚至連立法會的同意不需要 (然而以獲取民意授權而言, 在立法會通過一條議案去「充公」領展也是一個減少阻力的好建議) , 只要政府堅持收回, 今日對小商戶「蝦蝦霸霸」 的領展在地契到期日根本就無可奈何 — 其實這大概也是以領展之道 (不予續租) 還領展之身 — 另一方面, 只要政府宣告公屋居屋商場街市停車場地契到期必會收回, 領展由於大部份 (由於領展用其民脂民膏堆砌出來的巨額利潤收購了其他資產, 所以即使地契到期時收回香港所有公屋居屋商場街市停車場, 領展也不會一無所有, 也因此會繼續存在) 資產就會變成有期限資產, 其股價必會受壓 — 情況就像淪陷前的薄扶林花園, 由於地契即將到期又未及處理, 成交價和成交量都不及隔籬的置富花園 [4] — 其後就算提出全面國有化又或是部份回購領展, 所用成本也會受到一定控制。最後, 在忍受領展之害的卅年間, 唯有望一眾立法會議員透過各種手段迫政府採取措施, 去舒緩領展對市民之害。

最後, 筆者不清楚政府當年批給房委會興建公屋居屋的土地的地契, 有沒有續期權 — 而筆者也不清楚如果有續期權地契能否順利收回 — 這是筆者今日對「充公領展」 所不肯定之處, 如有高手清楚此事者, 希望能多多指教。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蘋果日報 14SEP2016 地契2047大限 地署:港府酌情續期
  2. 聚言時報 07MAY2016 回時來風:基本法就是騙局 
  3. 段是頭盔:首先,如果讀者閣下因為個標題夠爆所以點擊入來閱讀, 筆者首先要謝謝讀者閣下 (當然不是因為標題夠爆也入來看的, 筆者也會誠心感謝) , 其次是證明這一個標題黨策略成功 — 筆者必須承認, 這是標題黨。 實際上如以下的內容實行的話, 年份不一定 2047 , 領展也不會被充公, 並會以某種形式存在下去;筆者只是提出一個 「解決領展」的方法, 做成類似充公的效果。第二個頭盔是: 筆者以下的內容, 是建基於香港以 (接近) 九七淪陷前的制度運作下去及希望將香港回復為「一個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 為目標而提出, 近日有「焦土說」流行, 以此為目標者大可不理此文。最後一個頭盔是: 筆者不是這方面的專家, 以下內容純綷業餘研究, 如有錯誤歡迎指正。

    《蘋果日報》在 2016 年9 月14日報導 [1] : 地政署在回應 2047 地契問題時指出 「署方指是否續期會考慮相關因素,包括契約屆滿時地段是否需要作公共用途或原有契約是否出現嚴重違反地契的情況等… 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指,地政總署回應越描越黑,『全權酌情決定』意指港府有權續期,亦有權不續期。」, 這證實筆者在 貴報五月一文[2] 所提到, 正如黎廣德所言, 政府有權續期, 也有權不續期; 因此, 筆者認為要處決領展, 所有公屋居屋的非房委會商場街市及停車場, 在地契到期時, 政府必須收回, 再以新地契撥歸房委會。

    領展之害無用筆者多說, 口號由回購領匯變到回購領展, 將領展國有化之聲多年來不絕於耳, 然而, 國有化領展涉及大量公帑, 而且實行上必須保密 — 只要有人收到國有化領展的消息, 其股票必有人囤積, 股價必大幅上揚, 然而由於涉及公帑,立法會又必須先於國有化之先批出撥款, 這就造成保密的困難; 這裏還未考慮政府中人以權謀私 — 而明顯正常智力香港人現在必會相信, 只要政府有意思國有化領展,政府中一些高級人士必是第一批囤積領展股票的人。

    筆者在 貴報五月一文 [2] 已提到, 地契到期按契收回地皮, 基本上就是合法充公 (近日一名受到大眾關注的準受害者就是賽馬會傑志中心{{3}} ) , 然而, 領匯上市第一日根本就一定已經知到, 領匯就如一眾小業主一樣, 買的只是一個有年期限制的使用權, 再直接的說, 就是一次過交了數十年的租而矣 — 再打一次, 這是領匯上市第一日就一定已經知到這回事 — 政府收回公屋居屋商場街市停車場, 不是侵害私有財, 而是行使私 (這裏這個 「私」 當然是政府) 有財制度對地主的保障而矣。

    筆者也明白, 這方法最少還要忍卅年 (甚至更長 — 視地契而定, 所以年份不一定是2047) 才可以將領展之害鏟除, 這也是這方法的最大壞處, 然而, 地契到期收回土地不涉公帑, 因此不可能有人以權謀私, 甚至連立法會的同意不需要 (然而以獲取民意授權而言, 在立法會通過一條議案去「充公」領展也是一個減少阻力的好建議) , 只要政府堅持收回, 今日對小商戶「蝦蝦霸霸」 的領展在地契到期日根本就無可奈何 — 其實這大概也是以領展之道 (不予續租) 還領展之身 — 另一方面, 只要政府宣告公屋居屋商場街市停車場地契到期必會收回, 領展由於大部份 (由於領展用其民脂民膏堆砌出來的巨額利潤收購了其他資產, 所以即使地契到期時收回香港所有公屋居屋商場街市停車場, 領展也不會一無所有, 也因此會繼續存在) 資產就會變成有期限資產, 其股價必會受壓 — 情況就像淪陷前的薄扶林花園, 由於地契即將到期又未及處理, 成交價和成交量都不及隔籬的置富花園 {{4}} — 其後就算提出全面國有化又或是部份回購領展, 所用成本也會受到一定控制。最後, 在忍受領展之害的卅年間, 唯有望一眾立法會議員透過各種手段迫政府採取措施, 去舒緩領展對市民之害。

    最後, 筆者不清楚政府當年批給房委會興建公屋居屋的土地的地契, 有沒有續期權 — 而筆者也不清楚如果有續期權地契能否順利收回 — 這是筆者今日對「充公領展」 所不肯定之處, 如有高手清楚此事者, 希望能多多指教。

    [[3]]傑志回應政府計劃改變賽馬會傑志中心用地用途的建議 (2016-10-03) [[3]] [[4]]地契續期化複雜為簡單
  4. 傑志回應政府計劃改變賽馬會傑志中心用地用途的建議 (2016-10-03) 
  5. 地契續期化複雜為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