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對香港政局發展影響巨大,應該係無用置疑。但係同好多其他國家一樣,回音牆已經成為發展瓶頸。因為網上宣傳,極靠民眾自發,久而久之,網上就形成一個個部落,只宣傳自己認同嘅理念。而且因為只聽到自己嘅理念,一般會愈演愈激進,同整體民意愈加脫節。係商業世界,依個現象並非問題。只要商業模式係B2B(Business to Business),客戶人數有限,形成行業部落,並且主導當中論述,成為幾百或幾千人當中嘅「XX教父」,已經能夠獲取商業成功。反而係政治、文化、社會等方面,成功指標需要動員社會一定百份比嘅群眾,回音牆就會局限發展。點樣突破回音牆,增加受眾,係本土能否繼續壯大嘅重點。

英國脫歐,係英國獨立黨花咗廿年所推動。英國獨立黨,本來民望長期徘徊係百份之十咗右,同比佢更右,有少少法西斯影子嘅英國國家黨,爭取激進票源。英國獨立黨嘅突破點,係上屆政府 (2010 – 2015)任期之中,民望逐漸提升,超越聯合執政嘅自民黨,成為英國第三大黨。當時一般評論家都係想當然咁認為,獨立黨嘅然位處光譜右端,支持率擴大應該係由中間偏右嘅保守黨身上界票。依點同香港論者,普遍認為本土派,定必係泛民身上界票一樣。

但係當時已經有評論,包括長期用自己錢做民調嘅Lord Ashcroft,話獨立黨唔少新支持,其實來自中間偏咗嘅工黨支持者。依類支持者,往往收入唔高,係全球主義下嘅犠牲者。獨立黨最巧妙嘅策略,係將脫歐同脫貧掛鉤:如果英國可以收回移民審批權,就可以保障低收入人仕嘅工作同薪金,比起工黨小修小補嘅勞工保障法,論述簡單,感覺貼地。英國脫歐公投,最後變成移民政策公投:脫歐與否,變成英國係未應該無限量接受歐洲移民。所以票源研究先出現,教育愈低,年紀愈大嘅人,愈傾向投票支持脫歐。

美國今屆選舉,亦有類似發展。共和黨本來係富貴黨,所倡議嘅政策,每每都係有利嘅得利益階層。但係杜林普係狂人形像背後,其實訊息都係拉攏低下階層。大減公司利得稅、重開貿易談判、收緊移民政策,全部政策都被解讀成重塑工人利益,係令美資公司,將工廠搬回美國嘅政策。政策同宣傳之間嘅落差,例如重啟貿易談判會否令工人生活負擔更重,反而變成「離地中產」同「象牙塔學者」嘅意見,令社林普嘅支持者,更覺得杜林普真正代表到佢地。反觀民主黨,立場本應中間偏咗,但係因為杜林普搶佔咗翼,民主黨變成離地中產嘅代表。今次選戰結果如何,下個月自有分曉。但係扣連低下階層,已經成為選舉常態。

台灣民主化已經二十年,北京對台嘅影響亦遠較對港嘅影響細。但係咁樣嘅情況之下,支持「永遠維持現狀」或者「維持現狀再決定」嘅民眾,仍然佔六成(政大民調)。所謂「天然獨」,只係指贊成統一嘅民眾,廿年來不斷萎縮。依個亦係社會嘅自然趨勢:真正關心國號、國旗、國歌,而有確切立場嘅民眾,畢竟只佔少數。同樣,泛民感覺愈來愈離地,票源愈加萎縮,亦係因為真正瞭解「民主、自由、法治」嘅民眾,永遠只會係受過教育,生活略有餘暇嘅中產先會明白。

要成功帶動依類議題,論述必需要解答:點解一般人要關心甚至支持我地。「本土派捍衛粵語」,對普通人而言,並無太大價值;「港獨避免你飲鉛水」,認同就會大增。「收回單程證審批權,可以保障香港文化」係法西斯主義;「收回單程證審批權,可以加快公屋上樓時間」,反而會吸引到民眾。「法治係普世價值」,只有律師先明白;但係「法治可以避免呂樂重臨,搞到救火都要俾錢先開水喉」,就阿伯阿毛都明白。

好多類似嘅例子,受過教育嘅你同我都覺得係政治ABC。但正正係泛民嘅道德潔僻,三十年來都冇同普通人解釋依類理論,先至令對家有機可乘,宣傳:「盲撐現政權,政府會做野,你就會有好處」,繼而發展成保皇鐵票。但亦因為佢地懶足三十年,先為本土派提供一個真正機會:要贏,重點唔係改變咗膠,而係要話俾港豬聽,支持本土可以改善生活。或者我地正需如此,本土派先可以開拓「真心獨」之外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