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話佢做傑青,又無乜大問題既,重點在於邊度「傑」,我地睇過。

(轉台)

在香港買樓困難,可謂是月經題目,多說無益。女傑青由19歲起大學兼職傳銷月入三萬、畢業後投身金融界,三個月內迅速成為公司超新星,直到三十歲成為千萬富「青」,絕非易事。過程中,她坦言自己既無甚娛樂,人生更只以買樓為唯一目標,金錢主導,實在之餘又夠坦白,難上加難。

難在何處?試想像,一個在30年前,1986年出生的80後,3歲經歷六四、10歲經歷九七、16歲沙士,國教和雨傘事件時,或許她已成熟,但看過人生變遷、慘劇,卻仍然保持一顆至真至純的心,在有限的人生裡追求無限的物質。奸商、惡法、苛政、四面楚歌之下,仍然目不旁視、三爬兩撥,強慾衍生的無知、無知衍生的專注,瘋狂並強大。

就像蟑螂,在地球被人類弄得一塌糊塗後,適應了人類的垃圾、適應了油污、瘴氣、溝渠、糞便,然後在不堪中發展成最強不可抗的物種。在物競天擇中適時而行、突圍而出,豈不正正是「傑出」的表現?
我們這些等待絕種的廢物,大部份還未算太笨,知道要在亂世生存,仍是努力讀商,試圖做下一個大亨,可是仍不免血統之別,夏天總想買件新裝、冬天又欲牽女朋友之手往日本渡假,加上一點傷春悲秋,三心兩意。連孤注一擲都做不到,試問又如何能成為人生大嬴家?更有些癡得勻旬的,不願意放下身段去幹骯髒事,反而還把大好光陰放在設法改變規則上,滿腦子都是道德、理論,爭取自由,到頭來因著自己對自己的規限、煩惱,出師未捷身先死,又成為另一隻蟑螂的食物。

這是一個高舉蟑螂的社會,無知即智慧、自由即奴役人類啊,你大聲說、用心想,又算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