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出爐的十大傑青中,有一位金融女菁英最引以為傲的,就是她廿九歲就「供斷層樓」。

傑青獎的評選機構很誠實,終於將香港人心中對「傑出」的真正定義公然道出:「有樓就傑青,冇樓就廢青」。什麼「對社會有傑出貢獻」、「作社會之楷模」,都是聽起來悅耳的垃圾,不值一哂。

女傑青在唸大學時就從事傳銷工作,每晚工作六小時,月入三萬。既然收入如斯豐厚,何不直接Quit U?因為大學沙紙這張「入場卷」很重要,讀書只為證書,目標為本。

畢業後,她搵工只為錢,不講興趣,所以做金融sales;生活沒有娛樂,完全不跟同事social,捱了多年,終於買到一層樓再用兩年供斷,現在有樓有舖,一個完美的香港醒目女成功故事。

人各有志,她也為夢想付出許多,成功了,毋須酸溜溜去批評。但是這種「成功」真的有需要用一個傑青獎去表揚嗎?評審機構當真想鼓勵年青人去仿效她?

1987年的傑青「慈雲山十三太保」陳慎芝先生,他洗心革面,脫離黑道,更從事福音戒毒工作導人向善。他有沒有樓我不清楚,但大概沒能兩年就供得斷,這種傑青我佩服。甚至於張潤衡得獎,我也接受,因為那個獎可以鼓勵像他一樣嚴重燒傷的人去積極面對人生。

但這個女傑青,我對她的感受最多只是「葡萄」,而不是「敬仰」、「鼓舞」、「尊重」。「葡萄」不能算一種「正能量」吧?我希望十大傑出青年這個獎不是一種財富競逐排行榜,畢竟香港已有太多這類競選了,能不能還香港人一個純淨的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