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香港最終在甚麼情況下獨立,無可否認的是,香港的北方始終會有一道強大的力量威脅著香港。加上亞洲各國紛爭不斷,小規模的區域戰爭、甚至大型戰事亦絕非不可能。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地勢天然無險可守,亦缺乏軍事力量,就算並非明刀明槍的戰爭,外交拉鋸戰、金融戰亦已是無可避免,香港作為世界意識形態的角力場,必須尋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才能獨善其身,不會成為勢力拉鋸的磨心和犧牲品。為了未雨綢繆,香港獨立之時,必須考慮將永久中立國的身份寫入憲法,才是保護香港免受戰火的最佳辦法。

香港人一向十分喜歡中立,每每對很多事情都說自己沒有立場,或者單單的各打五十大板,獨立後更應該貫徹這個香港人精神,在國際社會中扮演中立的角色,自然得心應手。筆者只是開香港人一個小小的玩笑,香港成為永久中立國,並將之記載在香港共和國憲法上,其中一個目的是為免親中勢力在香港復辟。香港現時被中國殖民統治十九年,早以將勢力滲入各個界別不同的層面,為了在香港獨立後能杜絕這些親中的影響力,必須在憲法中限制政府,使親中勢力逐漸滅絕。至於為甚麼要保持中立而不直接親美或親英,下文筆者會更詳細地解釋。

先簡單介紹何謂永久中立國:永久中立國是指一個主權國永不加入任何交戰陣營,對任何戰事保持中立的立場。中立國的權利和義務均載列於1907年海牙公約中有所規定,包括中立國的領土不容侵犯、限制物資及人員運送、物資供應等等。談論到永久中立國不得不提瑞士;瑞士自1815年巴黎和約後一直維持中立國身份至今,在兩次世界大戰中亦不受戰火摧殘,即使兩戰時納粹德國曾企圖入侵瑞士,瑞士憑自身強大的防衛軍力,加上透過給予納粹德國軍事及經濟妥協,迫使希特拉放棄侵襲。

雖然瑞士的中立政策十分成功,但基於地理、歷史背景、軍事力量等因素的不同,筆者對香港中立國身份有另一種新的構想。香港的中立身份不應僅限於軍事上,在國際政治、外交、甚至經濟都應該恪守中立原則,堅決不結盟,不針對任何國家,不干涉與香港無關的事務。

在國際政治上,雖然香港在中國殖民統治之下受盡欺壓,但筆者認為即使香港獨立後,都絕不可能與中國處於敵對狀態,而保持中立絕對能符合西方國家與中俄等國雙方陣營的利益,維持香港現時的繁榮穩定。我們必須考慮到政治現實,香港必須要提防中國利用不同藉口來侵略。若香港能保持中立,首先香港再沒有身份和權利再對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的管治提出任何質疑,變相少了一道反共勢力,加上在政治立場上不偏幫任何國家,只堅持普世價值,中國政府不會因香港獨立而令南方的邊界變成對立勢力,至少令中國認為香港的獨立不會對自身的利益有太大損害,令中國政府對港的警戒性降低。另一方面,只要在香港法律容許下和保持中立的情況,雙方陣營依然可利用香港收集和交流情報,西方國家仍然可以透過香港窺知中國的打算,取得中國的情報。筆者亦認為可讓有紛爭的國家在香港這個中立場談判,減少挑起戰事的機會。

在外交上,筆者認為香港應與所有國家保持一段距離,不參與區域性組織和聯盟,有點像英國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光榮孤立的外交政策,除了關係到自身利益的議題外,積極不干預其他國家,特別是中國的事務、不發表任何意見、不站於任何立場、不判斷對錯,這必然是保持中立和維持穩定的最大關鍵,因為只要香港偏幫任何一方,甚至押錯注,需要承受的後果都是不堪設想,因此保持中立,不給意見,才能長治久安。

在經濟上,雖然西方國家與中俄的角力十分激烈,但在二十一世紀全球化的大趨勢下,經貿關係十分頻繁,香港現在依靠著英國留下來良好的制度,加上鄰近中國,仍然是外資進入亞洲市場的不二之選。但隨著香港獨立的不穩定因素,不得不承認會將不少外國企業嚇走。香港提出永久中立國的身份,繼續開放市場讓不同國家的外資進入,包括中國或者美國的資金,相信能夠補償因獨立而產生的不明朗因素,繼續維持、甚至更能發揮優勢吸引外資來港避險,長期和平的狀態能保護資產不受外圍因素影響,増強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筆者對維持中立國身份最大的擔心是糧食和能源問題。香港天然資源缺乏,十分依賴進口,若然在戰局不穩的時代有國家利用資源迫使香港要放棄中立身份,就很容易令香港的領土再次被侵佔。我們要未雨綢繆,在糧食和能源資源上做到最低程度的自給自足,在獨立之時將資源發展在農業和可再生能源上,要將供應量提升到最少能令社會缺乏任何進口之下維持基本運作,至少不會造成饑荒和經濟活動停頓,藉減少對外國進口的依賴,從而降低被其他國家以資源要脅香港的機會。

香港獨立後要維持穩定的最大關鍵,就是要恰如其分地遊走在各大勢力中。筆者近期追看日本NHK的大河劇「真田丸」,當中故事就是講述戰國時代位於上野的真田家,這個夾於幾大勢力中間的小國,在人力丶土地丶資源都遠遠比不上對手的情況之下,如何透過審時度勢和妥協,應對來自北條丶上杉丶織田丶德川和豐臣等等強大勢力,借力打力而令自己不會受損。香港亦是同樣,獨立之後自不然會變成各國勢力的角力場,香港必須懂得分析大局,作出最佳的選擇,在保持中立之餘亦可以化解當前危機,就像瑞士在二戰中向希特拉作出妥協使納粹德國放棄進攻,在歐洲大陸大部分都被侵略的情況下仍然能全身而退。

作者:愛倫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