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與朋友談論香港未來發展,港獨在香港如何發生,以何種形式發生,往往都帶著某種悲觀的想法。因為國族認同、民族公義、殖民欺壓很多很多原因,但都是悲觀且不帶「利」性的。

何謂「利」性?「民以食為天」,主體人民往往以生活和利益為大前提,反而以道德和國族良知為依歸的一般來說都是少數。因此政治觀點未能與實質經濟前途結合,後果是不會達到預期的目標。

在此要解釋一下何謂「經濟」,「經」是經營管理,「濟」指資源、金錢和一切民生所需,那麼「經濟」就是如何妥善管理資源和謀生的辦法。其實政治和經濟是很相似的,亦息息相關,所以在考慮推銷政治理念的同時,絕對不能忽略經濟利益。

那麼你會問如何將港獨和經濟利益結合呢?其實自港獨思潮開始以來,香港有不少市民都有提出過類似的疑問。糧食和水源問題已經有不少朋友在電視機上解答過,在此亦無謂多說。那麼如何解決香港獨立後的資金來源和就業需求呢?其實答案並不如朋友們想像中困難。

在開始正面論述前,不妨先說清楚反面論述。獨立前香港需要甚麼?盟友。獨立後香港需要甚麼?市場。盟友和市場本質的區別不大,可以想像成是同一樣東西。何以說「想像」?因為盟友是建基於未來可持續性的利益期望之上,而市場就是現在的實在可以看見的利益。以港共作為例子(《眾議》編按:香港未獨立前的殖民香港,就先稱為港共吧),港共的宗主國是中國,而大家可以把宗主國亦看成為「盟友」的一種,只不過雙方關係並不對等而已。大家從港共與中國的關係可以看見中國和港共是有利益關係存在的。中國提供市場和天然資源,港共提供技術和資金。除此之外,解放軍的在保護港共的同時,亦為港共「退場」帶來巨額成本。因此在中國可持續提供優質市場和廉價的天然資源的前提下,而且不干預港共內政的假設下,這個利益關係無疑是穩定的。

到這時候,聰明的朋友應該會意識到,「盟友」這個角色其實很巧妙。英國前任首相邱吉爾說過:「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這時候,作為功利派的我會提出三個疑問。一、中國可以持續提供優質市場和廉價的天然資源嗎?二、除中國之外、香港有否更佳的市場和更為廉價的資源作為替代?三、如需要更換「盟友」的情況下能否下降「退場和進場」成本?

其實港獨在經濟問題上的答案就在這三條問題上的掌握。第一條應該不用我說大家都知道,中國大陸資源錯配、房屋空置、產能過盛、土地水源污染等問題如何嚴重,中國市場資產外流,企業不考慮持續發展等都是早就有不少人說過的。簡單來說,我們都明白中國不是一個可以長期提供優質市場和資源的盟友,即是在這盟友在可預見的將來會在市場上或資源上失去它的領先優勢。如此說,香港應在中國失去它利用價值之前,先找到新盟友作未來伙伴。

這就引伸到尋找新盟友的問題,其實第二條和第三條問題是需要一齊作答的。選擇盟友之前,你要先清楚你的利用價值和對方的背景實力。香港有甚麼利用價值呢?或者說,香港可以如何為新盟友創造價值呢?這就是我之前說過的「進場成本」。請不要天真地妄想其他國家如美國、歐盟、日本、印度等會無條件地幫你實現民主,或因為香港人被中國欺壓而伸張正義,像愣頭青一樣得罪一直為歐美等國創造利益的中國。即是說,如果要歐美等國捨棄某部分來自中國的利益而幫忙香港獨立,首先香港就要能夠提供或創造比中國更多的價值。價值有很多種,投資價值、軍事價值、政治價值、經濟價值等,考慮的時候有兩個重要因素,香港本身的條件和目標對象的背景需要。

香港本身條件其實很優厚,位置亞太地區的中心,時區與亞洲主要經濟體的差別不大,有金融、電腦科技、設計、醫療、娛樂藝術的人才,相對自由的言論氣氛和平衡的宗教信仰,小型開放式經濟體適合作任何國家的離岸市場,穩定而有效的貨幣政策和司法制度增加投資者信心。香港如果可以「對症下藥」是絕對可以創造比中國更多的各種價值。

「對症下藥」很重要,跟做生意一樣,要明白客戶的需要才有可能賺到他們身上的錢之餘,他們還會不斷與香港繼續合作,甚至於維護香港利益。香港雖然作為小國,可是小國也有生存之道,小國更適合在為中間人的角色,平衡國與國之間的矛盾,創造雙邊的經貿關係。亞太地區看似和平,其實內裡有不少矛盾,南海主權爭議、釣魚台主權爭議、獨島主權爭議、美國重返亞洲政策、美國新北約計劃(亦稱為海上長城計劃),這些各國的紛爭正正是香港人能混水摸魚的地方。

例如美國重返亞洲政策中,如何協助東亞、東南亞、印度等金融封鎖國家解決對外集資問題,如何協助美國打開東南亞國家的投資門戶,以加強美國在亞太的影響力。如何妥善處理聯合國在對亞太地區的影響力不足問題,如何協助聯合國處理亞洲疫症問題?如何聯合美國、越南、菲律賓共同處理南海利益問題?緬甸改革開放為香港帶來了甚麼利用機會?

這些問題看似與香港沒有直接關係,可是正因為香港位置中立角色,香港更能夠為美國和亞太各國解決她們的實際需要。例如,香港可以變成整個東南亞和東亞各國的離岸金融中心、聯合國秘書處的亞太基地、聯合國亞太地區的衛生安全中心、甚至作為新北約導彈系統的指揮中心等。很多角色都是香港在中國統治下不能參與,但能發展出巨額利潤的。新盟友看見未來香港發展潛力比每況愈下的中國大,自然會下定決心捨棄中國而幫助香港。在龐大利益支撐下美國和其他亞太地區國家自然會出兵協助香港獨立,香港亦可通過私下談判的形式,以保護中共高官留港資產為利,誘惑中共內部對香港獨立和外國干預持容忍態度,「退場成本」亦因此解決。而香港在擔當新的角色同時亦得到新的市場,一個比中國大陸更龐大的更有延續性的市場。

香港人是一個知識型國族,應該發揮創意去演繹港獨能帶給香港的益處。與其每日只是慨嘆大陸政府如何不仁不義,六四屠城如何殘暴不仁等抱殘守缺的抗爭模式,不如大膽演繹港獨為做就香港和世界各國更好的將來,港獨應該帶給香港人希望而不是對中共的恐懼。

污雲不可能掩蓋白日,香港會戰勝歸來!

作者:港獨經濟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