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時,香港人只有「香港永久性居民」這個不倫不類的身份,它只僅僅代表一個人擁有香港的居留權,而非一個國籍。我們亦可從港共殖民政權所發出的護照得知,你首先是一名中國公民。在外國,你的身份是一名中國籍人士,萬一在外地遇上意外,更會變成中國的二等公民,求助無門,受盡欺凌。

香港獨立建國後,香港民族將會擁有真正屬於自己的國籍身份-香港公民(Hong Kong Citizens)。由中國殖民統治下的香港轉變成獨立建國後的香港國,最簡單當然是將所有現時香港永久性居民轉換成香港國的公民身份。但在港共政權統治下,每日一百五十名來自中國殖民者,不事生產、謀取福利、毫無修養的中國人,不斷沖淡香港民族賴以自豪的生活方式、制度、文化、習俗、價值觀,香港民族被蠶食的事例有如銀河細沙,數之不盡,我們絕不承認這班人屬於香港民族的一份子。到底如何才可以分辨誰是香港民族的一員,誰有資格成為香港公民,將會是香港獨立後最為棘手的問題。

筆者早前的一份大學功課中,針對波羅的海三小國(愛沙尼亞、立陶宛及拉脫維亞)的公民身份有所研究,亦因而意外發現波羅的海三國對於香港如何處理國籍身份的問題上可有所啟示。波羅的海三國歷史上長年受俄羅斯的入侵和統治,雖在一戰後得到短暫的獨立,但二戰時重新被蘇聯侵佔,直至蘇聯解體後方能得到真正的獨立。但獨立的同時,在蘇聯時代因各種原因,來自俄羅斯及其他共和國而遷移到波羅的海三國居住的人民,他們在蘇聯倒台後的國民身份成為了波羅的海三國(特別是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備受困擾的難題。

以拉脫維亞作例子,在蘇聯50年的統治下,超過四分之一的人口為蘇聯時期的外來人口,但絕大部分人都沒有融入當地社會中,只生活於俄語生活圈子中,蘇聯政府甚至將拉脫維亞俄羅斯化,進行文化和民族同化(香港的情況亦確實有所相似)。1991年蘇聯解體後,拉脫維亞政府沒有讓所有居住在拉脫維亞的居民自動給予拉脫維亞公民身份(愛沙尼亞亦採取類似政策,立陶宛則因蘇聯外來人口比例低而較為寬鬆,基本上准許所有居民以血統或簡單的歸化形式登記成為該國公民)。拉脫維亞獨立後獲得公民身份的條件為:任何人於1940年(二戰期間,該年拉脫維亞遭蘇聯吞併)以前為拉脫維亞公民及其後代,有權登記成為獨立後的拉脫維亞公民。其餘在蘇聯期間移居到拉脫維亞的外來人口,則必須根據1994年制訂的國籍法,以歸化的方式取得拉脫維亞公民身份。歸化的程序包括:以永久居民身份居住至少五年、有足夠能力以拉脫維亞語溝通、能正確解答有關拉脫維亞的憲法和歷史的考試,及熟背拉脫維亞國歌的歌詞。但即使申請者能通過所有測驗,如政府認為該人會對國家不忠,亦可拒絕給予公民身份。在這情況下,現時在拉脫維亞居住,但沒有其他國籍,又未能(或不想)歸化的蘇聯移民,只能以「非公民」(non-citizens)的身份在拉脫維亞居留。此等「非公民」雖然擁有永久居留權,但只得到比一般公民較少的權利,例如沒有選舉權及被選舉權等政治權利、退休金及社會福利受到限制、不能擔任一些特定的政府職位、及只能以身份證明書作為其旅遊證件。波羅的海三國的公民政策十分複雜,篇幅有限,簡單介紹後筆者亦宜就此作結。

香港與在蘇聯時期的波羅的海三國其實有不少相似之處。在中國殖民統治下,有大量來自殖民者的人口移居到香港,這些人很多都不願融入到香港的生活圈子中,只為謀求利益,還擺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姿態,踐踏香港民族的價值觀。港共殖民政府及傳媒亦越見染紅,從教育到日常生活中加速中國化,消滅我們香港的制度、語言和文化,試圖將香港民族同化,不禁讓人感覺到歷史的確是不斷在重演。

前文稍為作了題外話,筆者希望日後有機會再與各位,就波羅的海三國所受到的俄化政策,和香港所受到的中國化政策作更深入的比較和討論,現在請容許筆者先將本文重新聚焦到國籍身份問題之上。以波羅的海三國歷史作為借鏡,筆者愚見認為香港獨立後的國籍問題絕對比此三國所面對的問題簡單得多,至少來自中國殖民者的新移民擁有中國國籍,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出現有如波羅的海三國在蘇聯解體後,有人成為那種不屬於任何國家公民的狀態。

筆者想就香港獨立後,香港公民的政策提出以下幾點的提議:
一、 以1997年6月30日作為時點,此日期以前的所有香港永久性居民及其後代,均可登記成為香港公民;
二、 對於1997年7月1日後取得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除可選擇返回原居地外,提供歸化的選擇,經語言(英語或粵語)及香港認知測試後,可歸化為香港公民;
三、 對於1997年7月1日後取得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既不願自願離開,又不願歸化(或未能通過歸化測試)的人,設立類似拉脫維亞的「非公民」身份,對其權利及逗留條件設立限制。

當然,這些只是筆者十分概括的構想,並非香港民族黨,更非香港獨立後必然採取的政策,對於如何界定公民身份仍有十分大的討論空間。國籍法本身是十分複雜的法律,有對國籍和公民身份不同的定義和記述各種取得的手段,亦是任何地方獨立後國家政府首要面對的問題,並非簡單的三言兩語就能夠完全理清。筆者希望可以借本文指出香港民族獨立後其中一個十分重要的爭議點,帶起「如何定義香港國的公民身份」的討論,相信越早提出有關國籍和公民身份的討論,能對香港民族獨立帶出更清晰的目標、指引和方向,讓香港民族逐步走向獨立建國的道路,讓香港民族的名聲再次響徹全世界。

筆者拙見還望各位指正。

作者:愛倫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