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如今是希臘,湖南當作斯巴達,中國將為德意志,湖南定為普魯士…」

二十世紀初湖南文人楊度於「新民叢報」中發表湖南少年歌 ,不但歌頌了湖南人的勇武精神,更從中看到當時本土思潮的興起。要了解湖南本土主義為何抬頭,必先從中國近代史上湘人於政治運動中扮演的角色說起。當中武有組織湘軍擊破太平天國的清帝國大臣曾國藩、 文有出使英法兩國欽差大臣並計劃以湖南為西化改革基地的郭嵩燾,這些湘人先賢的輝煌成就是建立出湘人自身優越感不可或缺的歷史要素。湖南少年歌中一句「若道中華國果亡,除非湖南人盡死。」,更是直接指出湘人比起其他「中國人」更為不同,更為優越。

直到一九二零年代,湖南本土主義的發展更是到了顛峰。其中以湖南著名學生領袖毛澤東所提倡的「湘人自決主義」 更是湖南民族主義的開端。他於「湖南改做促進會對於『湖南改做』之主張」一文中指出:「以現狀觀察,中國二十年內無望民治之總建設。在此期內,湖南最好保境自治,劃湖南為桃源……自辦教育,自興產業……造一種湖南文明於湖南領域以內……湖南者湖南人之湖南也。」除後他在一九二零年九月三日,於湖南長沙《大公報》發表文章「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 更是直接了當指出湘人為民族,而且更要透過民族自決來建立一個獨立國家。

對於湘民族的觀點,毛澤東摯友彭璜有更具體的解說。彭璜於一九二零年九月二十三至二十六日於長沙《大公報》發表文章「怎麼要立湖南『國』」中指出:「……湖南有湖南人的特性,湖南有湖南人的風俗,湖南有湖南人的感情與本能。移言之,湖南地方的人民,是有一種獨立的「民族性」。這個「民族性」很不與各省同胞相類,所以認定湖南人與各省同胞是同一民族,原來是個解釋民族的莫大錯誤!」

當年本土思潮席捲湖南,與近期香港本土主義的興起有不少相似地方。獨特的文化,優秀的社會制度,發展成熟的公民社會…….這一切一切都明顯與專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及其國民格格不入。就如當年有成熟公民意識的湘人,廢除了北洋政府的督軍制,實行民選省長,並以公投方式通過了北洋政府境內第一份省自治憲法,顯示出他們的與別不同。可惜當時封建帝制殘餘的大一統思想依然牢牢地捆綁著大眾,最終湖南自治運動失敗收場。

回顧香港本土思識迅速抬頭和壯大的經歷,當中二零一二年一月「D&G事件」和二零一二年二月的「登報反蝗」行動是為港中兩地人民意識形態對立的爆發點。其後本土運動抗爭手法更趨激烈,而政治論述亦由大一統概念下的民主回歸論轉向分離主義的香港民族論。隨壓迫增加,香港民族會越趨壯大。我們應以失敗的湖南自治運動作警惕,打破大一統思想的捆綁,堅守香港民族尊嚴。就讓我們喚醒更多迷失的族人,以達成民族覺醒為己任、使香港獨立成國。

作者:陳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