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屆立法會,十月十二日召開。然則新人事、新氣象;香港歷史新一頁,如何書寫是好?前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嘗言:「Magna Carta 喺英國,1215年,英國王室、教會同其他精英,制訂憲章出嚟,首次限制王室權力;1215年民主跨出一大步,結果十九世紀,先可以有普選──嗰啲普選係好狹窄嘅普選,所以一個民主路程做咗七百年,seven hundred years!唔係七八年。」殊不知千歲爺爺,天上一日;時代巨輪,何止前進《十年》?百分之十七、有血有肉港人,獨立自強意志,行將堂而皇之,昂然步入議會。遙想《大憲章》當年,大英君臣,奉教皇為共主,立約以拉丁文;授聖座以柄,肆意「釋法」,輕啟戰端,三島兵連禍結,百姓水深火熱。以史為鏡,港人民選議員,為港人提案、為港人動議、為港人陳情、為港人請命──北人唾餘,豈宜俯拾?何必因循苟且,重投「現代標準漢語」羅網,依樣畫地,為牢自限?《基本法.第九條》謂:「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除使用中文外,還可使用英文,英文也是正式語文。」粵語白紙黑字,大舉寫入立法會文件;載在盟府,一錘敲定「正式語文」名分,此其時也。

祿蠹亡我母語,其心不死;癸巳歲晚,訛稱廣東話係「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克儉舞文,杏壇弄墨,其意常在斯文。只許達官「鬥噏」、貴人「吊吊揈」,梁振英撚字撚句、指「掟」為「摘」;不准港人子弟、教師工友,我手寫我口、我口表我心。滅聲絕種,赤禍不可不防,港人不可不備,南音不可不保。誠宜開拓租約、會議紀錄、法庭謄本、書面口供以外,又一堡壘;立法司法,勢成犄角,以絕秦望。車不同軌、書不同文、行不同倫,退可以守兩制,進可以建一國。若滅粵而有益於君,敢以煩閣下?民主本土兩派,固然各得其所;建制商界,亦有萬世之利──獨尊普通話,盡除正體字,京堂指點香江,黨員出入特府,如履祖國大地,如臨自家後園,何須假手土共?何必施食買辦?鳥盡弓藏,兔死狗烹,何愛於李嘉誠、曾德成、新鴻基、工聯會、鄉議局、自由黨、和勝和!一為神功,二為弟子,統請全體第六屆立法會議員,不分黨派,為天下先,以粵語寫提案,寫足四年是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