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係香港保衛戰七十五周年。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嘅第二日,日軍正式由廣東南進香港。香港守軍,分別來自英國、本土、印度以及加拿大。加拿大出兵兩營,一共二千人。係香港保衛戰之中,加拿大犠牲290人,另外差唔多1,500人係英國投降之後淪為戰俘,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之後先至獲釋。

加拿大政府為咗紀念香港保衛戰,將會係年底推出紀念銀幣。紀念戰爭英烈,本係每個社會份內之事。但係香港嘅特殊政治環境之下,史實卻被清洗,實在非常可惜。紀念英烈,目的並非歌頌現政權,而係要每一代都記得,自由得來不易,更非永恒。追思歷史,懷念上代為自己曾經付出;同時亦需思考,自己可以為下一代付出咩野。

《想像共同體》認為,建國神話可以令一群人分出敵我,但係是否形成民族,下一個測試就係會否為共同體其他人付出。假如自稱民族,但係年輕人遠離政治,絕對利己;做生意損人利己,不顧小朋友健康,亦不顧環境影響;有權有勢,就將財產甚至家人外移;其實都在在證明,民族論述尚未完善,雖稱同胞,但民眾並冇當大家係自己人。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韓國民眾響應政府,捐出黃金以穩定國家財政。如果單以囚徒困境而論,每一名韓國民眾嘅最佳策略都係其他人捐出黃金,自己唔捐,因而結果應該係所有人都唔捐,以致韓圜無法穩定,形成最差結果。但係韓國民眾反而集體救國,就係各人明白到成個國家係一個整體,需要共同捍衛。

再扯遠少少,七八十年代台灣同韓國嘅民主運動,有死有傷,有財產損失,有監禁經年,都係兩代之中,無數人付出個人代價之後,先至逐漸有成果。如果每個人都係「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就會回到囚徒困境:每個人嘅最佳策略都係等隔籬果個抗爭,自己就繼續搵錢,到咗功成之日,就坐享其成。將民主、自由、法治視為普世價值,最大問題係會令人忘記,只有不斷捍衛,自由先會扎根。

香港民眾,本來對中華民族都有熱情。三十年來嘅建設民主中國,幾起賑災籌款,都係香港民眾願意為中華民族付出。只係大家發現,原來對方根本未當你係自己人,所以先會熱情冷卻。

而且更重要嘅醒覺,係發現香港人要捍衛同發展嘅華夏文化,根本同政治上中國人身份無關,甚至有所衝突。保存儒家文明,日本台灣做得更好,反而擁抱政治中國人嘅身份,就要面對「現代中國人」經歷過破四舊,立四新,儒家文明曾係鬥爭對像嘅歷史。更具體嘅表現,就成為咗今日嘅漢粵語之爭同正殘體之爭。當中爭論點其實係點解香港人要做政治中國人,就要放棄流傳幾百年,並且先輩以現代方式,經已發展咗幾十年嘅香港文化?點解以華夏歷史、儒家經典、粵語正體所形成嘅華夏文明分支,必需被清洗?本土主義、分離思想得以萌芽,就係有人意識到,只有中港區隔,先有機會保存香港發展嘅嘅有文化。

要融入中國人價值體系,就要接受鴉片戰爭係中華民族嘅屈辱,英國人係邪惡嘅殖民者,而無視英國人經營香港一百五十年,引入法治同公務員系統;無視英聯邦友邦,如加拿大,曾為香港犠牲;無視幾位港督,根治貪污、建立公屋、大興基建等歷史功績。結果就係依二十年來,香港出現比以前更燥動,更無根嘅狀態:政府唔可強推北京政權嘅優越性,只可以貶低香港自己嘅既有歷史,結果就係香港出現咗建國神話嘅真空。

本土主義,最根本嘅性質就係香港擁有獨有嘅文化、歷史、同價值觀,值得我地共同捍衛發展。金庸梁羽生筆下嘅文化中國,係上一輩遠離故土嘅學者嘅想像,係混入香港現代思想嘅烏托邦。泛民嘅未來民主中國,甚或蔣介石嘅「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只係空中樓閣,甚至係當地民眾之中,亦唔見得特別有支持。謂之離地,就係因為兩類思想,都同現實脫節。

與其捍衛虛無飄渺嘅主張,不如致力發展現世香港。亦唯有如此,行動先會有確實目標,繼而可以規劃路線圖同成果。齊撐港隊,保衛傑志中心;發展本土電影;保衛粵語同正體字;宣揚貼地文化,如最近出現嘅食物明信片;全部都係發展嘅一部份。發展香港身份,係冇單一配方,而係好似幫佛像上金漆一樣,靠好多人一層又一層咁掃上去,先會慢慢成型。

有部份活動,我地民間有能力做到;其他則要借助外力。加拿大政府紀念香港保衛戰,除咗係友邦自己嘅歷史承傳之外,客觀上亦為香港保留咗一段歷史。英國亦有收藏英治時代嘅歷史文獻。借力英聯邦友邦,對保留香港歷史原貌,實在有所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