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到泰國分享「雨傘革命」和民主自決經歷,遭當地政府阻止入境及扣留,且遣送返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表示,事件與中方施壓無關。然而,泰國首相巴育接受訪問時說:「中國官員要求帶他回去,這是中國官員的事,不要介入太多」,袁氏猜測不攻自破。最令人氣結莫過於巴育以下一句:「他們 (指黃之鋒) 都是中國人,不論是香港或中國大陸」。原來在外國眼中,香港人一早已經等同於中國人,敢問各位,甘心不甘心?

「本民前」《就泰國政府扣留黃之鋒之聲明》講得好:「本地居民一直以『香港人』身份於國際間來往活動,使用獨有之特區護照,本地政府亦於多國設有職能如同大使館之經貿辦。香港人實然享有異於中國人的國際地位乃不言自明,亦應不受他國影響地獲合理對待及尊重」現在泰國政府的做法,無異於剝奪港人於國際間往來、發表言論之自由,泯滅香港之實然主權,與中共國沆瀣一氣!

誠然,黃之鋒並非什麼好東西,他曾至少兩次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可是,猶如英國詩人多恩 (John Donne) 所言:「沒有人是孤島……不要問喪鐘為誰而敲,喪鐘為你我而敲」,放下成見,一致聲討泰國政府,捍衛香港人獨特身份,實屬當前急務。

「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必須高舉。「青年新政」呼籲:「所有反共同道應避免入境泰國,並杯葛前赴當地旅遊。」建議合理。既然港共再無昔日尤德「我會盡力保護香港人」的氣慨,我們只能夠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