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老昨日撰文提議讓黃毓民參選特首。有人說:恨毓民的人不比恨梁振英的少。筆者認為此言非虛。

泛民人士稱黃毓民(及其理念相近者)為「黃教」,而其中一次重大的分歧就在於本土主義的興起,包括黃毓民與陳雲的聯繫。泛民指責這個當時尚算剛興起的思潮是「右翼法西斯」,不久「雙黃一陳」就先他們一步成為「香港本土主義的中流砥柱」。D&G事件是催化劑,香港人更感受多年的港中矛盾,已不是文化差異的問題,而是牽涉到身份、民族性的本身。

雨傘佔領的完結,「認祖關社」的學聯面臨瓦解,一連串光復行動後,泛民行錯一步棋:割蓆。作為「反對派」,泛民主派一步一步與反抗力量的中心點愈走愈遠,今年選舉當前更不得不重新定名為「非建制派」,原因有三:

一、在反抗者眼中,泛民主派與建制派並無太大分別,泛民阻人衝、組糾察、人鏈一次又一次妨礙抗爭進行,雨傘的挫敗,多個佔領區的慘況、被出賣、篤魁,大家有目共睹。(拉遠少少,當日真正參與過佔領而仍然信任泛民雙學系統的人跟本不可能存在,實在不明所以今次立會選舉結果。)

二、泛民人士面對中國殖民寄生蟲又要人包容,甚至協助大量無生產力培植人爭取社會福利、上樓,上香港人自己都不夠用,排到2046的公屋。在真正的反抗者眼中,泛民是中共殖民政策的好好助手,與協助一堆只會Eat Sleep Recycle 的肥仔的姨姨一個模樣。

三、亦是最重要一點,泛民人士在社會中失去位置。你說他是「反抗陣營」?沒有人認同。是「維穩派」?他們又不會承認。在政治光譜上,黃毓民比你激;稱你為忠誠反對派,你又不甘。「泛民」兩字有何意義?民建聯全寫也有「民主」,究竟泛民是甚麼?

特首選舉,練老提議毓民上擂台一鬥,此話真假迷離,或不重要。重要是泛民恨黃毓民甚於梁振英。消滅黃毓民,泛民大家庭就能立即狗衝「真。本土」話語權。你不難想像一眾左膠興高采烈地扯旗叫喊:「打倒偽本土!我們才是真點本土!國際本土!務實本土!啪啪啪!」而梁匪則坐在一旁竊笑,心諗___。你叫泛民對準政權才難,他們的「後現代進步思想」告訴你,反對不是反對,投贊成才是反對,試過了。

有黃絲帶說:「只要梁振英選唔到,班人就冇得嗌港獨啦。」沒錯,這是他們的核心價值,從中文修辭語法一看,就知他認為「有人嗌港獨」比「梁振英連任」更嚴重。你說我上綱上線,我問你你能說這不是維穩心態?

儘管如此,非建制派一詞也快不管用,制度、法治正在土崩瓦解,建制正在自己破壞所謂核心價值。沒有核心,怎能建制;沒有建制,哪來非建制。他們又要改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