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指,因乘客意見,將全綫列車的關愛座由每卡兩個增至四個。那名有意見的乘客,明顯年屆六十五歲以上。

這已非敬老與否的問題,而是當權老人想要把年輕人逼死。

那些他們口中的廢青,每日清晨帶著濃濃睡意爬起床,付全額而且每年增加的車資去上班,而自稱對社會很有貢獻的老而不卻只需付出兩元。廢青們付出十足金錢卻沒能得到十足的服務,反而要讓出寶貴位置,給那些不知為何要在繁忙時間坐港鐵去飲茶,所謂「後生時好捱得」,現在一邊「妹下妹下」一邊批評年輕人溫室小花的銀髮精英們。

Well,你們那麼捱得,為何不站著搭車,怎麼一定要坐著?

關愛座增加得一次必然有下一次,只要老而不們覺得廢青的「關愛度」不足,二變四四變八,總有一日「關愛專列」必然出現,廢青要趕上班快遲到了?對不起,這班車只限長者乘搭,他們有重要任務在身,例如去維園晨運,所以八點鐘出來搭車是很合理的。

那是名副其實的「老者位連阡陌,幼者無立錐之地」。

老人家們,你們仇幼,正如我們現在漸漸開始仇老一樣,能理解的。但香港人跟日本人比終歸是低了一等,人家仇幼仇得很"in",他們會推出《BR法》(新世紀教育改革法案)[1],每年找一班高中生互相撕殺,藉此讓廢青們學懂尊重大人。這很值得香港政府效法,反正你們這麼恨年輕人,不如將大逃殺實現,拍成電視節目必定大受歡迎,總好過星期日晚扭開電視結果還是看曾志偉在玩超級無敵大電視。

仆你個街,本來沒有關愛座我也會讓座,現在我就唔撚讓。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廢老們若不知我在說什麼,可以找《大逃殺》這部紀錄片,若你們當中有心臟病患者請不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