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ocracydictatormini_pic

「雨傘革命」已然兩週年,面書不停以「當年今日」提示我們失敗的過去,把公路上那股熱血鑲嵌在顯示屏。誠然,人事依舊、景物依然;除了時間留逝、制度如期望中崩解,一切都維持原狀﹑毫無吋進。

當初「要求撒回人大八三一」﹑「我要真普選」﹑「學生無罪,聲援學生」等等之口號,只為一個簡單而純粹的至高理想──民主。年少時總有迷失迷惘,加上民主二字彷彿天籟梵音,深信不疑就可如罪人般獲得救贖,從而產生天真的二分思維:「民主」是好的﹑「民主」是拯救香港免於苦難的靈丹妙藥﹑「民主」是社會進步的象徵……

邱吉爾曾說:「民主是最壞的政府形式,除了其他所有的形式都試驗過之後。」意思是民主的確差劣,在現時為止並無任何制度比它優勝。「雨革」前,認為「民主」所能代表的精神無法取替,奉之為圭臬的人民仍佔大多數,我也是其中一員。於是乎,以「民主」為圖騰,獨裁才是主菜的騎刧型團體出現了。金鐘佔領區開始發起投票﹑小組討論﹑拆鐵馬,為的是彰顯所謂「民主」,但又以各種形式(包括佔中糾察)控制場面,形成「大台」,及後「挾民主以獨裁」成為新霸權。

被出賣的感覺相當難受,彼時更以當事人身份,看到戰場中「和理非」充當前線,以民主之名行獨裁之實,一次又一次把山洪暴發的群眾士氣,如同堤壩盤據阻截,抵擋洪水鯨吞暴政,一點一滴把義憤如泄洪慢慢流走,積弱不振﹑萎縮,終成敗局。

自此,「民主」成為我心中的西方政體,東方幻夢,一個消費民眾的龐氏騙局。戰場宛如社會,人心害怕改變,一樣以己度人,無法接受超出他們預想的大變,只渴望象牙塔中的美好,恐懼迎來真正的成功。再高的理想,在自我閹割下向「穩定」靠攏,淪為空話,永續失敗,在自殘中死去。

香港須要一次真正的改革洗禮。取締獨裁的象牙塔離地叛國者。以強大唯我的精神﹑在世界舞台中找到香港本位﹑以香港利益為依歸的政治家奪回香港失去的時間,失去的時空。蕭伯納講過:「歷史的經驗教訓告訴我們,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的經驗中吸取教訓。」飽歷浩劫國難,保皇黨選戰卻一貫大勝﹑大中華夢碎﹑修憲派無緣參政;是時候重整態勢,不假外求,由自身開始,反思在689等外力推動下,如何利用僅餘光陰,把獨立思潮推而廣之,廣交結友,招賢納士,各司其職,滲透各界成為權力核心,建立勢力,以菁英救港,掌握改變香港的力量,放棄執迷或無意以香港為家為國之愚人,把窒礙香港國勢發展之障礙一一清滅,才是救國的不二良方。

願香港帝國永昌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