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焉篇-

公元一八四年,東漢爆發黃巾起義,過往玩過光榮三國志系列的只知道這些黃巾之亂活躍於中原地區,實際遠在帝國邊陲的益州,同樣爆發黃巾起義,與中原地區互相呼應,當時益州刺史被殺,四川陷入無政府狀態,除了黃巾一眾外,巴郡人張脩也在漢中一帶創立五斗光道,聚眾獨立。過往益州一向是富庶、土地肥沃地區,發生這種民變令當時在中央擔任侍中的益州人董扶感到擔憂,與他相善的漢景帝之子魯恭王劉余的後裔劉焉,曾經向他透露欲往交州任官,避開朝廷紛亂,董扶乘機騙他益州有甚麼天子之氣,令他改自薦往益州任牧。

中央任官不少益州人追隨劉焉入益州,然而黃巾之亂令劉焉等人只能停留在益州外圍觀望,所幸蜀郡人賈龍聚集勇士擊殺黃巾首領,在缺乏首領下黃巾一眾散去,賈龍迎接劉焉入益州,劉焉也封賈龍為校尉。劉焉因董扶之言開始發他的天子夢,益州對於他來說就像今天那些持外國護照的離地中產一樣,我在這地方只是搵著數搵完便會走,在賺夠之前這裡都不能夠亂,讓我繼續苛索下去,益州本土居民就你死你賤。首先他大肆提拔那些非益州人吳懿、吳班等人擔任要職,收編逃難入川的流民為自己的親兵,就是三國中薄有名氣的「東州兵」。

劉焉隨意找些罪名屠殺益州的士紳大族,任用外地人掌握權力核心,而投靠劉焉的益州人都是以出賣本地人利益上位,這令到很多益州本土派感不滿。這時董卓遷都往長安,為了增加政府財政收入,命令劉焉入貢,只是劉焉暗中命令被自己收編的張脩、張魯在漢中燒毀棧道,以道路危險的理由拒絕入貢。這令董卓感到不滿,暗中施計削弱劉焉的勢力,避免腹背受敵,他策反了平定黃巾英雄賈龍起兵反劉焉,雖然賈龍最終戰敗身亡,但也激起了益州本土派和外州殖民派的對立。

之前提到董卓這個人,雖然史官已經將董卓這個人寫臭,但鑑於中國官方歷史向來是勝利者「主觀」創作,這裡不得不花少許篇幅為他平反,從他數千人入洛陽城,固佈疑陣令袁紹等人誤判他有數萬部眾及策反賈龍兩件事來看,董卓這個人或其智囊團隊是有一定質素。至於史書記載他放縱軍隊搶掠洛陽城及後來為了解決政府入不敷支,以減輕五株錢重量來濫發貨幣,後來劉備攻入成都放縱荊州兵將所有庫存搶套一空,甚至令農地也想沒收分封給自己部下,在整個劉備團隊只有一個人站出來講人話,勸劉備如果應該為益州人做點好事,這個人是趙雲。諸葛亮都曾經做過一樣的事,就是濫發貨幣減輕錢的重量,諸葛亮比董卓更離譜,諸葛亮發行的貨幣是比原來五株錢輕三十分之一,可以和今天的三文魚薄切互相輝影,其發行貨幣之劣質冠三國第一,但後世人對於二人評價是差天拱地,証明雙重標準向來是華夏文化之一。

劉焉的不臣之心越發明顯,荊州牧劉表上表中央彈劾劉焉的不軌行為,劉焉的三個兒子還留在長安,中央派最小的兒子劉璋入川勸劉焉收斂點,劉焉將劉璋留在身邊,也沒理會中央的意旨。後來董卓被弒,李傕、郭汜等人又驅逐呂布殺王允「奉國家以正天下」。李傕、郭汜等人就像漫畫《火鳳燎原》般不懂治國之道,長安一帶民不聊生,另外亦獻帝甚不敬,令皇室對他們大感不滿。當時仍留在長安的劉焉長子劉範與城中的保皇派策劃勤王,一方號召馬騰、韓遂牽制李傕等人,另外劉焉則派一軍由益州進入長安,保皇派則乘機在城中作內應,劉焉接到兒子的書信,派孫肇率五千東州兵入長安。從孫肇出長安一事,可以看出其實後來魏延提出率五千人偏師出關中是有實際理據的。

表面上勤王派形勢大好,只是勤王派忽略李傕陣營中擁有會公子獻頭的賈詡,雙方在長平觀激戰,馬騰為李傕所敗,劉範戰死,在長安城當內應的劉焉二子劉誕被處決,痛失兩子又錯失挾天子令諸侯的劉焉從此心灰意冷,喪失鬥志,將首府由綿竹遷往成都不久病死,希望捍衛本土利益的益州派代表擁立仁厚、賢德的劉璋繼任州牧,希望借他的仁厚令益州人爭取更大利益。

-劉璋篇-

劉璋繼位初期可說是多災多難,早前說過荊州劉表曾經上書彈劾過劉焉,曾經在多年前已派出間諜劉闔安插在劉焉身邊,劉焉死後覺得時機成熟,策反了甘寧、沈彌、婁發等將領叛亂,另外漢中張魯也殺掉張脩宣佈脫離劉璋控制,瞬間劉璋陷入兩面夾擊的情況。所幸得巴蜀人趙韙率眾平定甘寧之亂,另外曾經有恩於劉焉的龐羲則守巴西抵禦張魯。

過往那些外來流民組成的東州兵,因為仗著是劉焉親兵,每個人都變成益州的特權階級,反而本地人的福利都必須先輸送給這些殖民派,趙韙擁立劉璋原本是想借他來壓抑一下這班外來人口的氣焰,誰知道劉璋實在太仁厚,東州兵根本就不理這個沒權威的二代目,令趙韙把心一橫,乾脆連結益州本土派及荊州劉表,推翻劉璋這些外來政權,建立一個真正的本土派政權。

直至公元200年,趙韙部署完畢向劉璋發動攻勢,劉璋不敵退入成都死守,由於東州兵向來稱呼人多得罪人少,假如本土派得勢一定會遭到清算,所以拚死與益州軍激戰,雙方對峙近一年,後來因為益州派內部分裂,趙韙被同路人抽刀,李異、龐樂率餘眾向劉璋投降。(韙將龐樂、李異反殺韙軍,斬韙。)《三國志劉璋傳》

因為這些益州派叛亂,令劉璋覺得既然自己是外來人到這地方落地生根,好應該融入這邊的社會,擁抱益州文化,他提拔了張任、黃權、張松、王累、嚴顏等益州人進入權力核心,大大改善了益州人在社會上的福利及待遇,所以在劉備入蜀期間,很多益州人都願意為劉璋效忠,相反過往那些外來殖民派法正、孟達等人則被排出權力核心。所以後來吳懿、法正、李嚴這些人都輕易投敵,因為他們向來都是搵食派,對於益州沒有任何歸屬感。

雖然內部穩定了,但對外部張魯的戰爭輸多贏少,那些東州兵仍掌握不少權力,導致劉璋想向曹操靠攏,不過因為使節張松並不喜歡曹操,反而建議拉攏劉備。劉璋、劉備同盟成立,在劉備與孫權因荊州問題發生第一次爭執時,劉璋甚至命孟達率數千人帶備大量物資往江陵協防抵御孫權。往後劉備入蜀,終於露出本來面目與劉璋爭戰,經歷兩年戰爭,劉璋被困成都,但因為劉璋向來仁厚,城內軍民都願意與劉備殊死一戰,但劉璋認為「父子在州二十餘年,無恩德以加百姓。百姓攻戰三年,肌膏草野者,以璋故也,何心能安!」,逐向劉備投降。

劉備入城後縱軍隊大掠,搶錢搶糧搶女人,也將庫存的所有黃金、白銀、絲絨賜予部下,原本想強搶田地分封各部,但趙雲反對而作罷,從此益州除了東州人外,荊州人及劉備北方舊部全部變成特權階級,一下子多了十數萬不事生產的權貴,也經過劉備的縱掠導致益州走向衰落,過往益州經濟「人吏富貴」、「蜀土富貴、時俗奢侈」,在劉璋管理的下益州根據龐統所言「益州富庶,戶口百萬。」証明這段時間雖然遇上少許暴亂,但劉璋仍然維持到益州的局勢。對比起後來劉備或諸葛亮主政的年代「蜀國疲憊」,最少劉璋願意以德待人,尊重本地人意願。

庫房空了,劉備苦無錢財可用,遂聽從劉巴建議,發行新的貨幣,其面額比過往貨幣面值大二十倍,而成都所有商人所販賣的貨品都不能因貨幣面值增大而加價,否則全處以極刑,其實這種手法已經和搶奪沒有分別,很快地劉備軍的庫房充足了,只是很多平民破產,在往後劉備、劉禪的年代,益州人仍然起義不斷,爭取他們的權益。

(PS:早前有一本書《芳蘭生門:關羽非死不可》中透露關羽之死後蜀國部份人有關連陰謀,個人見解劉備入蜀靠的是荊州子弟兵,他們的家庭祖宗都在荊州,所以後來征東吳奪回荊州,奪回自己的故鄉差不多是所有人共識,除了趙雲反對及益州派沒意見外,劉備或孔明玩政治不會拿自己數萬骨幹來玩,所以關羽之死不存在甚麼功高蓋主尾大不掉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