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致力推動自決、獨立;聯合國的憲章,亦有旨在「維護領土完整」的條文。一些親中人士,就經常以此作反獨的根據。然而無論是「推動自決、獨立」,還是「維護領土完整」;背後的宗旨都是非殖民化,反帝國主義。有關的條文,在憲章更是連貫的。

由此可知所謂「維護領土完整」;針對的並非一個地方從一個帝國獨立(解除殖民)的情況,而是一個國家侵略另一國家之類的情況。一個國家侵略另一國家,正正有違自決的精神。像克里米亞那個在俄軍脋迫下的入俄公投,便有可能違背此項準則。至於台灣則只要堅持在台灣主權未定論,便沒有需要理會這一點。

由於不能破壞其他民族之團結,列國主動鼓吹一個地方獨立不大可能;否則可能背負帝國主義的罪名。這就是數位參選人士被褫奪權利,兩制「名存實亡」;美國新任駐港領事唐偉康也只能說,美國認定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

在科索沃獨立前,塞爾維亞曾向其提出以港式的一國兩制解決問題。然而一國一制抑或兩制,只是決定了國族才去討論的內部問題。當時科索沃的則是從阿爾巴尼亞人到科索沃人(從阿爾巴尼亞人,走向科索沃人),與塞爾維亞人的民族問題。人家根本不想跟你塞族人一國,那為何要跟你討論一國一制抑或兩制?

反觀香港,「雨革」後無疑多了一些人公開主張獨立。可是部份人卻明言,那不過因為「兩制壽終正寢」。有些人則說,那是因為基本法可以被中共任意扭曲。唐偉康說一國兩制需要珍惜、保護和維持,其實尊重港人得很。

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有人以香港沿用英式制度作回歸英國的根據。這種講法有兩大問題。第一個問題是英式制度不等同英國共同體,我們不能強迫英國人接受公民民族論、文化民族論。第二個問題是無論英式還是美式(舉例而已),現有體制依然是外來、殖民的。無論歸英還是獨立,都是去中國殖民的。用一個消滅的對象來定義自己,筆者認為十分矛盾。

在歐盟的支持下,克羅地亞、科索沃最終走向獨立。若然列國不支持香港獨立;那只能說她們認為香港的問題只是中國的內政問題,而非像克羅地亞、科索沃、台灣、加泰隆尼亞的民族問題。香港人理應檢討自己的論述、行動,不是一味埋怨列國忌諱中國就可以解釋。自己不思進取,難道寄望別人將江山打下送給自己?別人打下來送給自己的還是獨立?

筆者私底下曾跟朋友討論,否認聯合聲明(英中)跟宣告聲明失效孰優孰劣。基於「先解決國族問題,後討論制度問題」,論述上當然以前者為佳。宣告聲明失效亦有責任舉證。否認聯合聲明則令中方需論證香港中國是一共同體(只要港人在否認聯合聲明團結,中方根本無法論證)。然而基於「五十年不變」的聲明內容;法理上,筆者亦不能全盤否定宣告聲明失效的策略性。可是中方的承諾只是五十年不變。一些團體要求英國關注香港的「四七大限」,試問人家又可以怎麼樣?

有說香港移交中國,是基於聯合國將香港剔出自決前途的殖民地名單;故香港脫離中國需要聯合國收回上述決定。錯了。聯合國只是將香港剔出有關名單,並無要求英國將香港移交。不論香港能否自決,中國的角色亦不應存在。

香港不存在於聯合國自決前途的殖民地名單,不代表香港不能自決。只是香港存在於上述名單,宗主國必須配合而已。二次世界大戰;英美草書《大西洋憲章》,反對一切違背民意的領土變更。故後來國民黨要求英國參與開羅宣言,並交出香港主權;也被邱吉爾拒絕。近年在克里米亞的問題上,英國也敢於跟強大的俄羅斯對著幹。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是基於非殖民化。簡單來說,就是誤會我們想當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