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選戰過後,朋友談起一些選後情況,都感到無力,無力在於,看見黨爭的情況,每日俱增,我只能舉出「愛爾蘭內戰」去解釋,他們的目標相同,但本質不一,觀點不同,鬥爭是在所難免,特別是當大家的利益有所重疊時,華人的劣性,就會暴露出來。其實一直以來,我希望本土內的爭端,應該先以和平方法,盡量收窄分歧,不和解,也最少有限度的合作。但我觀察到更可怕的情況,「有人」利用中共的鬥爭哲學,去加深彼此的敵我矛盾,鞏固自己的地位,消滅協商空間,甚至利用是次選舉的失利,去為對家扣上,中共和外國勢力的帽子,以突顯自己學說的正當性,這是我最心寒的地方。

現在「有人」以中共的路線鬥爭手法,和毛澤東差不多。就是要把對方扣上帽子,最重要是,他們扣帽子,是針對其勢力的領袖,令自己支持者盲目炮轟,無所不用其極,把他們的行為和言行,與通匪、聽從外國勢力、偽港獨等罪行掛勾,他們不願和平處理,因為他們知道,對方無法收為己用時,就要用激烈的言辭,誇張的語氣,挑釁的態度,利用支持者營造敵我,激化彼此的矛盾,務求令民眾歸邊,或令民眾選擇沉默旁觀,直到把對方打倒。在選舉前期,我說已經「有人」以港獨作稻草人,不斷打擊「港獨」,再評擊論述,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目標是這論述的組織,令對家集中起來,作為鬥爭的目標,而激化對方對自身的不滿,引起他們的反彈,令支持者向心力增加,就算削減不到對方的支持者,都要令對家的聲譽受損。

為甚麼「有人」要這樣做?其實最現實的問題,就是支持他們的人,其實是很少數(對比全港),而兩革兩年後,其實民眾已經選好立場,收服泛民支持者,不是不可能,但需時間長,資源要多,所以最簡單的方法,是「路線鬥爭」,特別當自身的勢力和手段,都比對方優越時,選擇放棄與人協議,直接鬥爭,務求要同一群民眾,只能二選一,直至自己的派別一支獨秀,這是中共的典型做法,而現在「有人」是明顯用這些手法,去打擊同一圈子的政敵,而面對一大班,不願臣服,獨立的異見人士,或論政媒體,他們會強調自己的正當性,不可侵犯的教條,針對他們立場和言論,把他們打成大逆罪人,這些人並不信仰他們的價值觀,但他們卻有影響力,再次無法收為己用下,就把他們打成敵人,長期針對他們一言一行,打擊他們的公信力,無孔不入地攻擊他們。

針對對家的領導,他們用上拉一派打一派,說一個是好人,指責另一個是壞人,長期下來,務求對方制造分裂,失去凝聚能力。其實現在有人發動一場「民眾運動」,令支持者放棄「批判思想」、「停止質疑」、「獨尊一派」,只以他們的言行為唯一思考,然後把支持者,捧成「與眾不同」的一群,加強他們的自豪感和歸屬感,令他們的思想傾向「排他性」,正如今次選舉中,如果你的選擇,只要有一個不是他們的人,他們就會大肆評擊,甚至他們會干涉支持者的私人生活,務求支持者,只能清一色支持他們。

我明白,以上是一種嚴重的指控,然而,我觀察到是這樣,很多香港人不自知,自己已經成為「有人」的路線鬥爭棋子,或者,他們都自知,但他們願意配合,正等於毛澤東害死八千萬人,中共依然捧毛澤東是「神」一樣,我必需要提出來,是因為很多人,不知道中共一路以來的歷史,不知道甚麼叫「十次路線之爭」,但「有人」很清楚,甚至自比香港的毛澤東,熟悉老一派的手段,而只要理解毛澤東把中共,「打造」成他的一言堂。「有人」跟著前人,習前人之長,務求獨佔香港前途問題,他的第一步成功了,再來是先安內,統一言論,和分化其他派別。

「有人」說民主不可以成為香港價值觀,是因為香港人會把西方一套,直接照辦煮碗。而我說民主是一定要成為香港價值觀,但一定要用香港人討論過的民主,我坦白說,香港的民主根本未起步過,屬於香港的民主,已經被泛民拖延了三十年,民主不彰,不代表民主誤港,而是有人扭曲民主。相反讓「路線鬥爭」,在香港成為常態。我們絕不能承認「鬥爭為綱」,「鬥爭」是一定存在,但當以「鬥爭」成為解決手段,不但無法突顯問題,更容易成為政爭的手段,鏟除異己的手法。或者,香港人都是中国人,這些「小農DNA」一直存在吧。

我不指名道姓,是希望他明白,香港都有人知他的手段,希望他勿再以一己之慾,陷香港於不義,回頭是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