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過去,只想不用在數幾多年,兩年前的那場夢,很多的鍵戰化身為所謂的輿論家,操縱言論,迷惑人心。葉一知正式彈起進入大眾的視線,大概是2014年他在雨傘期間的facebook屢屢發言吧。這兩年來,看到很多很多猙獰的臉孔便不免唏噓,小時候的我也很喜歡看頭條新聞,只是現在一想到吳志森、曾志豪等人的文字如何高舉大愛包容,如何攻擊年青人的不堪入目,又想起屈穎妍老公林超榮怎樣對政權卑躬屈膝,我從此再也沒有看過頭條新聞。正如雨傘後醒來,當看到從雨傘彈起的葉一知怎樣「時刻關心香港人」,而忍不住時常在facebook上發表他的高見以及「偉論」去玩弄文字,屢屢在為泛民說項,為左膠說項,務求打殘獨派或年青人至死地,他的文字就如一把利刃繼續傷害那些醒來的人,彷似滿手鮮血仍沾沾自喜。

我和很多人一樣,曾幾何時也支持過泛民,相信過左膠,以為他們帶領香港走向民主,但最後看到的,卻是這香港沒有進步半分,只有更差,更壞,更淪陷,更倒退,所以才對泛民死心,對左膠死心,而徹底相信香港只有一條路可走,那便是香港獨立。走這條路固然不易,所遇到的困境也前所未有強大,有能力參選的被取消資格,參選期間有參選人被迫退選,投票時發生停電事件,又或者各個票站點票數目不一等等,一連串的事件都教人痛心疾首。就如葉一知所言,「香港最後一次有選擇嘅選舉,你會點揀」,但葉一知會不會為香港人出多幾句聲呢?不會。因為很多人都知道他的真面目有多醜惡。但他卻繼續在網上打飛機式將言語變成一把利刀,一刀刀插在那些早已被傷得體無完膚的人身上,葉一知一直以來的一言一行都不是一個教師應有的所為,而是充份演繹一個教渣如何動用網絡力量去傷害下一代的所為。

不知道葉一知還記不記得當日中大學生會會長被打,他是怎樣在網上發佈言論攻擊學生。明明根據不同影片已清楚可見,社民連如何向周竪峰動粗,但他第一時間做的,是跳出來為社民連說項,攻擊周竪峰「唔夠人打」,攻撃勇武抗爭如何不夠和理非的社民連打,還藉事件去宣揚叫勇武派投敢郁手的社民連,還要用歪理去醜化勇武的概念。我不知道作為老師的他知不知道禮義廉恥為何物,他的道德觀同民建聯等人又有何分別之有?周竪峰被人傷害,他口口聲聲指未有證據,但不論立場、不論政見,作為一個老師,第一時間不是予以同情,而是連番恥笑,甚至還無恥得借事件為社民連於立法會選舉的選情作宣傳,請問這是不是一個教師應有之義?很多人已多次指出,勇武是指對不義政權勇武,當道德感召失效時,勇武是其中一途去推倒極權暴政,此舉同孫中山所提倡的武裝革命推翻滿清政權的舉動同出一轍。請作為老師的他不要再侮辱大家智商,不要再說什麼「勇武應該不包括打人」的歪理。請問通識名師葉一知,那些當年有份參與革命的義士反抗那些支持慈禧暴政殘害人民的滿清士兵,何罪之有?

本來這件事過去已久,沒執筆說幾句,是因為網上已經有人指出當日葉一知的一番言論如何有違師德。但看到時至今日,選舉前後,葉一知為求讓泛民以及左膠入局不斷在網絡上攻擊熱普城以及青政(利申:非兩邊打手,非任何一方派系),不斷怎樣用極盡難堪的言詞傷害年輕人,傷害所有支持獨派的人,直到今天,一到九二八,葉一知又忍不住繼續衝出來「不會忘記」,甚至「在腦裏回帶」,只把一切責任推在梁振英身上,繼續散播只為推倒梁振英的種種高見,因而撰文反駁葉一知的連番謬論。

葉一知曾說:「對這班年輕人,好多人包括我,都會有質疑,有擔心,質疑他們的能力,質疑他們的立場,質疑他們的背景,擔心他們無法同建制派玩,擔心年輕人意氣用事不會妥協而出事,擔心他們關鍵時刻出賣香港。但無論如何,新世代始終要來,這在雨傘後已清楚預視,參與雨傘,支持雨傘,為的也是新一代。」

他是怎樣質疑年輕人,又是怎樣選擇性質疑年輕人?他曾經發文借青政被成報頭版所質疑一事大做文章,甚至說出「事實咪就係眾志開唔到,青政竟然在中銀開到,呢個事實有咩變???」,無意去為青政說聲什麼,也無意為中銀決定說半句,始終不是當事人,但作為老師的葉一知選擇性幫香港眾志出聲,雙重標準而從不提及香港眾志的捐款問題,利用前學民信箱收捐款、利用黃之峰個人名義收捐款,此舉又是否正確呢?作為一個通識老師,難道不應該盡一個老師應有之義提供合觀事實陳述去教導學生?既然葉一知如此為眾志平反,我也不禁質疑一句,當香港眾志話叫人捐錢籌二百萬選兩區,但最後卻指香港眾志話籌唔到二百萬選兩區,得百四萬,所以只出選一區,咁即係已經夠一區既錢啦?但當有是夠金錢選一區的情況下,香港眾志及羅冠聰卻仍然發貼搞「888集資」,請問已經有充足資源選其中一區卻又再次集資是何等程度的玩法?明明已經充裕得有一百四十萬資源選一區還不夠,卻仍好意思叫大家一捐再捐,葉一知作為一個老師,難道不懂加減數,為何不提半句香港眾志貪得無厭的嘴臉,卻要就青政有戶口一事大造文章,而完全忽視香港眾志利用前學民信箱收捐款以及利用黃之峰個人名義收捐款的不合理之舉。這是你作為一名老師對待年輕人應有之為嗎?選擇性偏幫,選擇性發聲,利用此點為自己所支持一派的年輕人加分,這到底是那門子的老師所為?

在網路上看到不少人怎樣罵熱普城和本民前青政的街站不夠多,也怎樣罵這兩派的口才不夠好,所以因而不投給他們。想就此說一句中肯的說話,那些罵人家街站不夠多的人,有沒有想過這兩派的義工都是無錢收並用自己有限的時間幫到幾多得幾多去街站派傳單宣傳兩者的理念?有時間質疑不夠街站,卻從不想想他們的資源是何等貧乏,人力物力完全欠缺,但那些人和葉一知一樣,有時間質疑,冇時間了解,又何曾走過去聽聽幾句人家的理念?我沒時間沒精力去說什麼網絡罵戰的事,只是想指出當葉一知講得出「全天候去屌人,用辭惡毒,郁啲就係死全家,郁啲就係選民無腦白痴香港無得救。」這說話的時候,他知不知道在侮辱支持這兩派既支持者?現實是,那段時間走在街上,明明所見到的是兩派的街站怎樣低聲下氣去跪票似的派傳單,好好禮貌去叫人投票,怎樣被人罵到仆街都唔還口,葉一知何曾落過地看到其他人的付出,卻好意思自命清高自以為是,更以高高在上的態度在說三道四?

選舉過後,曾標榜自己「繼續撐林榮基,係講天地良心」的葉一知,口出狂言,竟然借朱凱廸一事大肆攻擊本土派,甚至詛咒朱凱迪「被人買起」,被人留言指責才急急刪貼,這些已經可見葉一知如何厚顏無恥,更惶論他會有半分天地良心。但最可怕的是,葉一知仍然孜孜不倦在發表他的偉論騎劫香港人的意願,散播一些毫無邏輯可言的廢話,急不及待為曾俊華造勢。梁振英開記者會向全香港人交待橫洲發展爭議,不敢奢望自言知識廣博的葉一知老師怎樣有理有節分享他對此事件的見解,但想不到自稱精於批判思考的葉一知老師只流於表面的情緒化去表達他的睇法,而說出:「薯片叔叔的表情代表了香港至少五百萬人的民意!」,繼續一貫奴隸基因上腦當曾俊華是香港人的救世主而對他的表情無限詮釋,把左膠們最喜歡說的「我要真普選」即刻拋之腦後(對了,請別忘記葉老師專頁的個人相片和cover photo那幾隻字叫「我要真普選」),甚至亂把五百萬人的民意扣在曾俊華身上,彷似他那刻最想要的是「我要曾俊華」,什麼自決啊、民主政府啊,他都不要了,分一個曾俊華給他就夠了。你以為葉一知真的只是仇恨梁振英才說曾俊華有五百萬民意嗎?不,他還要再表達他對曾俊華有幾欣賞,而說出:「薯片叔叔全程黑面,一副"特首你快L啲去死啦"咁嘅樣子,令人甚為欣賞!」。先不論作為老師的他竟然連寫中文應用的開引號刪引號也不懂用而用英文常用的「”」,自稱精於批判思考的葉一知老師原來認為只要有人對住梁振英黑下面,眼神交下戲,他就很欣賞而心滿意足了。我們常常說,這政府沒有認受性,這政府的官員不是打份工,他們都是港共政權的幫兇,推行一系列惡法去虐待香港人,所以沒有任何一個高官是無辜的。但大事大非面前,教人用邏輯思考的葉老師不是跟大家以實證分析橫洲發展爭議闡釋港共政權官商鄉勾結之罪,而是鼓勵大家去欣賞一個識得黑下面就夠的高官去表達對梁振英的不滿,這代表什麼?此舉可見葉一知愚民為樂,鼓勵香港人活在一個被壓迫也不要反抗的社會,只要對著極權者黑面就夠。

變態如葉一知,好像自虐成病般並不希望這個垃圾又沒有認受性政府為一直以來所做的種種惡行而下台,連「全城期待今日1530記者會,幾耐冇試過咁期待一個記者會?」也說得出,然後就像報導賽馬般發佈即時感受去說什麼「大龍鳯上演了,由絕世人渣先出場。」,好像興奮得不知所措,然後又怎樣不斷為曾俊華加持,又怎樣兩者互相比較去振達他對梁振英的種種醜態多麼見解獨到。不敢奢望葉一知本人作出些什麼舉動去推倒這不義的政權,但看到葉一知如此為梁振英和曾俊華於記者會的表現沉醉不已,實在令人不得不為葉一知的病態自虐為之驚嘆。原來不期望這政府有什麼作為的他,卻是這般苦苦期待記者會的大龍鳯,原來這麼期待這場記者會的他,是期待得要老屈「全城期待」,把他的期待之情強加於全部香港人身上。真想左膠mode說一句:「葉一知不代表我」,卑人才沒這麼多空餘時間去變態得像葉一知般奴隸基因上身去借梁振英和曾俊華的反應打咁多飛機係度腦補點樣個天會跌一個民主政府落黎去解決人口赤化問題再解決住屋問題同規劃發展。

「其實香港好多人晚上輾轉反側時,就是想着梁振英治港幾年,廉潔、公義、傳媒、人權、言論自由、政府威信、廉署、法治等等逐一失去時,梁振英究竟幾時歸天…… 」,前幾天葉一知又再對梁振英究竟幾時歸天表心跡。我不知道其他人晚上輾轉反側時在想什麼,只希望連輾轉反側時也在日思夜想梁振英的葉一知收手。當廉潔、公義、傳媒、人權、言論自由、政府威信、廉署、法治等等逐一失去時,難道梁振英歸天就可以解決現時我們所面對的困境嗎?雨傘時,常常說爭真普選之因由在於走了一個梁振英,還有千千萬萬個梁振英,一天沒有解決現時選舉制度的不合理,一天便沒有一個真正以民為本的特首。到了現在,我們連真普選都不要了,要的只是香港獨立,因為香港只要仍然受制於共匪治下,就永遠沒有希望,那些媚共的渣滓只會效忠共匪,只會去繼續推行愚民政策赤化香港,把香港的所有都連根拔起,甚至操縱選舉,正如區議會選舉和立法會選舉早已沒有公平公正可言,根本沒有任何公信力。難道時至今日,還會相信一個充滿血跡的暴政極權會恩賜真普選予我們嗎?

到了今天,葉一知的回帶仍然是梁振英這個人。兩年過去,毫無寸進,依然只是對準梁振英的論調又有如作用?我不知道,繼續說什麼「這個人,香港不再需要,永遠也不再需要。」的廢話到底何用之有,也不知道泛民也好,左膠也罷,那些妄想和共匪仍然有傾有砌的幻想何時才能徹底幻滅。只想兩年過去,更多的香港人都可以放下雨傘這個圖騰。不要再相信「我要真普選」這些廢話,民主是香港人應得的,亦是作為一個人與生俱來的天賦人權,「要」些什麼?明明就是我們應有的。而真普選則再也不需要了,以今天的香港困境,早就湧進那麼多匪共人玩人口清洗香港人的血統,甚至讓他們擁有投票權及參選權,大家仍然相信共匪還會恩賜真普選嗎?還會以為自決有用嗎?是次立法會選舉的種種荒謬之處難道還不足以讓香港人明白這口號早已淪為廢話嗎?請別忘記林榮基已對中共心死,而說出他認為獨立才是香港的出路。

此刻,兩年過去,只希望葉一知這個人的論調,香港不再需要,永遠也不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