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上廣傳一段片長只有五秒的短片,片中數名男同學公然舔女同學腳。相信有強烈「求知慾望」的網友早已經日以繼夜反覆欣賞。睇完相信各位百感交集,一方面斥責現今大專生不知廉恥,另一面就痛恨為何主角不是自己。為了顯得自己政治正確,大家在Facebook版面上只會千篇一律地痛斥片中男生,大呼荒謬。就算留下「葡萄」言論,也純粹講笑。

淫亂Ocamp於03年黃子華棟篤笑《無炭用》,已經是其中一個講笑題材。直到今日,仍然有相同的話題出現。淫亂Ocamp的受歡迎程度,十多年來都沒有改變過。大學生要在Ocamp接觸踩界遊戲,同時間,大眾見到學生玩有關性的遊戲,就要立即割席。坊間沒有經過任何討論,就跳入「大學生幼稚、無分寸」的結論。不加審訊,直接判刑的思維,實在令人咋舌。香港被認為是世界先進城市,但思想仍舊封建,好比第三世界國家。「性」,成為禁忌,有性慾似是有錯。

香港青年由細至大,都沒有受教正確性知識。父母選擇避而不談。學校的性教育亦只膚淺了事,課程內無視最真實的人性,忽視性慾的存在。課堂內妖魔化「性」,灌輸「討論性是不雅」的觀念,不斷重申未婚懷孕的惡果。青年人距離「性」最接近的時刻,大概是深夜關上房門,上Thisav看鹹片自慰。或是與小情侶偷偷摸摸初嘗禁果。於香港人心底裡,由始至終,就算發生過性行為,那怕已經誕下孩子,「性」永遠是一個禁忌。

18歲了,考上了大學。無論法律上,還是社會眼中,他們都是成人。理應懂得理性、成熟思考,明白有為有不為的道理。在剛成年的大學生眼中,他們也自覺成為了大人,有能力打破禁忌,摘下禁果。舔腳任務忽然出現在Ocamp這種沒有約束的世外桃園,現場又有同輩的慫恿,自己的性慾同時壓抑了十多年,種種環境因素下,Freshmen見到可以肆無忌憚地舔腳,零距離以舌尖接觸異性,又怎能不「狗衝」?

讀上了大學,才第一次不用遮掩地接觸性。雖然大庭廣眾舔腳確實是於禮不合,不過我相信這短短5秒鐘,才是同學們真正的性教育課。短暫,但又惹人妒忌。

離開了校園多年的你,可以有千萬個理由去譴責那幾位大專生。但是你準備在Facebook打長文指責學生,要站在道德高地之前。請思考一下,香港的青年問題,是否出自青年人自身?到底問題是如何衍生出來,誰人該為青年的不智負上最大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