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互聯網創業家之中,有一位Paul Graham係成功創業後,花咗好長時間研究藝術。佢係《Hackers and Painters》之中提到,各種藝術源頭都係實用技術,只係當科技淘汰咗該項技術之後,有心人將之保存,繼而發展成藝術。例如,自中世紀開始,油畫原來係實用技術,宗教油教宣揚教義,人物肖像則將達官貴人嘅形像留世。到咗攝影技術成熟,油畫嘅實用性被淘汰,就慢慢演變成藝術。

將依個理論擴而充之,好多生活品味都係類似。馬術同弓箭原係國防技術,但分別因為汽車同槍械成熟而昇華成體育項目。葡萄酒原來係實用技術,一方面可以消毒食水,另一方面製作過程亦較蒸溜酒容易;但隨著現代食水處理成熟,又出現咗工業規模嘅啤酒廠之後,紅酒逐漸演變出藝術形態。

或者再尋根究底,所謂科技淘汰咗一項技術,一般意思係人類社會開發咗新技術,以更快更平嘅方式,大致達成同樣效果。攝影淘汰油畫,係因為影一張相只需要一秒,而油畫對象,必需連續幾個鐘頭保持同樣姿勢。當舊有技術仍然有人樂於傳承,必定係浪費資源。犠牲物質生產以充沛心靈,似乎就係藝術嘅意義。

以依個角度出發,傳承舊技術係繼承袓輩嘅生活模式,實際上係尋根活動。香港長期被稱文化沙漠。雖然今日已經發展成繼紐約、倫敦之後,全世界第三大藝術交易巿場,但係普遍民眾,仍然覺得藝術離自己好遠。當中主因,或者就係因為現有藝術活動,同我地嘅根斷裂,所以感覺離地。香港開埠一百七十五年,從來未有經歷過需以油畫紀錄史實嘅階段,故此香港人可以欣賞油畫,個別港人可以成為油畫家;政府或民間有心,甚至可以製造出油畫業,但係就算行到依一步,油畫仍然係借來嘅藝術。

當然我並非鼓吹文化排外,但只要明白藝術源頭係承傳自己歷史,就會明白要鞏固香港嘅文化底蘊,必需要從過去嘅技術著手,先會搵到貼地嘅藝術方向。以紅白藍膠袋做題材,或會有矯情做作之議,但紅白藍的確代表香港。同樣道理,西瓜波、飛行棋、玩具機械人等,都係香港六七十年代嘅工業結晶。甚至沙田嘅香港文化博物館,都有展館保存。藝術題材,或者就係由依類札根我地嘅物件開始,就可以搵到文化嘅根。

黃色鴨、紙熊貓、甚至一百多啦A夢展都可以影響全城,原因為何?或者三者之間嘅共通點,就係佢地都觸及社會嘅共同回憶:唔少人見到黃色鴨,都會記得自己細個時候都或者擁有過類似嘅鴨仔,突然係維港見巨型版本,都可以勾起回憶。雖然上面例子都係舶來品,但係如果要發展本土藝術,依類例子可以參考。

除咗題材,本土藝術需要發展自己嘅表現方式。黃色鴨,不外乎就係一個室外充氣公仔,同離地怪獸父母心目中嘅藝術似乎有段距離。但正如上面題到,任何技術,尤其係商業世界開始離棄嘅技術,理論上都可以昇華成藝術。香港經歷過工業時代、貿易時代、金融時代,掌握嘅技術唔少。要發展本土藝術,唔需要限制係任何表現方式。跳出框框,或者前路更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