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文章我個人是很不願意寫的,因為我深知書生之見,無足輕重。但在剛過去的立法會選舉中,當我看到眾多候選人,包括非建制派的政綱時,除了要踢走梁振英,普選特首外,就是要推行全民退保、標準工時、回購領展,便很痛心疾首。令我明白到真正可怕的並不是什麼建制派會修改議事規則或梁振英連任,而是懷着善心,一心要為香港的朋友。他們打着民主自由的旗號,卻不知道自己倡議的政策反而更會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因此我逼不得已撰寫這一系列的文章,由最基本的民主自由概念出發,宏觀地在各個範籌給一些可行的意見和方向,希望藉此能引起社會在一些重大的政策問題上有更廣泛和更深入的討論。

先由現在鬧得滿城風雨的「官商鄉黑」說起吧。雖然政府的記者招待會明日才召開,但從現有的資料來看,差不多可以斷定政府只在橫洲綠化帶興建公屋,十之八九都是因為「欺善怕惡」。這裏的「惡」明顯是指擁有棕地的業主,大多應是「鄉」派的代表。但我不同意的,是官商勾結的指控。首先「怕」並不等於勾結,反而說成「官商矛盾」更為貼切。政府要收回私人棕地,就一定要議價。但價是由用途來決定的,而起公屋的價就一定不會高。從地圖上看,橫洲距離朗屏港鐵站只有10-15分鐘步程,有理由相信,倘若賣給私人發展商,價錢一定高於政府好幾倍,試問「鄉紳」怎會輕易就範?

其實這裏的「鄉紳」之所以會變成「惡」,正正就是源於政府錯誤的規劃。怎可以把這樣一幅靚地規劃成公屋?難道政府還未從多年前的紅灣半島事件中汲取教訓嗎?記得當年政府把坐擁維港無敵海景的居屋紅灣半島賣給新世界後,新世界就立即宣佈要拆卸來起豪宅。雖然最後因各方聲討而擱置,但這事件清楚地反映出政府是何等的浪費土地資源,金額大得即使把整棟紅灣半島拆下來,新世界仍然還有錢賺!試想想當初政府若把這土地拍賣出去,所得的金額又可在新界起多少公屋?

因此政府現在首要做的,應是全面放棄在橫洲興建公屋的計劃,改起私樓。這樣一來,「鄉紳」不但不會反對,更會舉腳贊成。現在的私人棕地只用來作停車場和擺放貨櫃的用途,很大程度是源於私人和政府的土地分界和劃分上出現問題。例如在重重私人土地的中間竟然會出現一幅甚至多幅的官地,那些在周邊經營的,又怎會沒有誘因去霸佔官地?即使是有心的地產商,看到只能學政府起插針樓,而不能買下整幅土地來發展,又豈不會望門興嘆?

所以政府第二要做的,就是把橫洲的官地一次性地拍賣出去,給潛在的發展商有機會在橫洲大規模地興建私樓。這樣不但不會浪費珍貴的土地資源,更不會減少整體的樓宇供應量。而拍賣中的所得更可用來收購更適合的土地來興建公屋,豈不一舉三得?

由此可見,橫洲事件揭示了政府在規劃土地上出現很大的問題,而問題的根源正正和回歸後特區政府的處事手法息息相關。以前港英政府之所以要實行議會三級制,即區議會、市政局和立法局,就是希望能多聆聽民意,使推出的政策能切合居民的所需。但自從董建華實行集體負責制以來,所有的政府官員都只向特首一人負責。所有決策都是特首一言堂,對議員的反對聲音完全漠視,甚至把當時的李柱銘說成只懂勾結外國勢力,唯恐天下不亂。這樣由上而下的決策模式,不但使重中之重的土地政策背離民意,更埋下現在港獨的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