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按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作祂的彰顯」,我認為這句話用來作這部電影的總結是再適合不過了。

作為哲理類的電影,相比起〈第七封印〉、〈Tree of Life〉的隱晦比喻,〈LUCY〉比較傾向於〈Se7en〉、〈原罪犯〉那種類型,不避諱暴力肆虐,血漿瘋狂亂灑。不過,導演的表達方式卻是直截了當,殺戮、血腥反而出奇地變成了電影預告的噱頭,而不是模糊道德的標準界線的工具,沒有刺激到觀眾的思緒,使其作出更深層次的思考,去掌握電影本身所想要表達的內容,甚至還有餘暇帶點幽默感,導致的結果是 ─ 晦澀難明,抽象,只殘留零碎的血腥、暴力片段,這對電影本身來講,絕對是弊大於利的,也造成很多觀眾對這部電影的負面評價。

但是,〈LUCY〉絕對不只是Scarlett Johansson的個人特技秀,導演Luc Besson可是花盡心思把在人生所領略到的生命觀、知識論、宇宙觀,注入每一句電影的句白之中。

Morgan Freeman飾演腦學科專家的故事線在電影裡是陳述的作用,此時Morgan Freeman的話其實就等同於導演的話,代替導演對觀眾進行一埸講座。有趣的是拍攝時,Morgan Freeman背後有一張巨大的投影幕,投影幕上的PPT會隨著他說話的內容而改變,讓觀眾好像身臨其境一般,正在乖乖聽著導演對生命的看法。

教授正在一所大學進行演講,說明人類腦部的潛能,腦力開發到不同階段時會有不同的結果,當開發到一定程度時可以控制他人、物質、電磁波等。其中一位學生問道:「這些推測都有經過科學的驗證嗎?」一句解釋了在電影中其實一切都只是假設,並沒有確實的理論依據。但導演呈出達爾文的演化論支持自己,「要不要﹝敢不敢﹞挑戰既有的法則,進化再進化,取決於我們自己。」,邀請觀眾一起來進入他的幻想世界 ─ 荒唐但有序的世界,是觀眾自己的選擇。所以他說〈LUCY〉會有正反兩面的評價,也是在他的意料之內。

故事一開始講述,世界上的細胞無論大小,只有兩種生存方式,Immortality﹝永生﹞或 Production﹝繁殖﹞,如果棲地環境適宜生長,細胞便會選擇繁殖,反之,則像Lucy的驅體趕不及內在的進化而腐蝕,趨向永生,永生存在不需要固定形態。繁殖者的生命是有限的,所以有傳承知識的責任,把知識和重要資訊遺傳到下一代的細胞,使下一代有能力像自身一樣存活,人類正是屬於後者的生存方式,知識和學習都會隨著時間,不斷傳承,這正是人類的文化和歷史的形成。導演以「人類承認自身為繁殖者的角色」作前提,直指全人類的通病,那便是人類的佔有慾。

「人類總以為自己是獨特的,存在理論總是以獨特性為基礎。」導演不承認人類是世上最獨得的生物,’people are concerned more with , having… than being.’ 當Lucy獲得更多的知識,但並沒有興奮,而是感到迷惘與害怕,認為自己逐漸喪失人性,為此甚至還留著幫不著忙的警探在身邊,彰顯自己的人性。

翻閱整個人類文明,不同宗教、哲學流派、道德學者,都對人性持有不同的看法,至今「人性」實質上是怎麼樣的一種事物,仍然未有答案,大抵是人類根據內在自然反應所做出的行為,就像《社會契約論》所主張的,社會出現之前,人類處於自然的狀態,為了利益互相殘害,所以才需要社會的出現。

這是Luc Besson各觀眾所提出的第一個問題,作為人的獨特性一般的存在,人性是否絕對不可喪失?Morgan Freeman則是要求只剩下一日壽命的Lucy,回溯人類生命的本質,「生命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分享傳遞所學的東西。」導演一再堅持自己的主張,人生而傳承,沒有比這更重要的目的了。

導演的知識觀其實類似於笛卡兒的知識觀,雖然說懷疑數字邏輯、文字、一切資訊的存在,懷疑世上一切的理論,但沒有否認知識的存在,渴求並想找出真正的知識,這是他們共同的理念。時間在電影裡是唯一有意義的單位,不是人類所發明的度量衡制度,在這不多說明時間的構成,畢竟複雜難懂,只需知道除了發生在時間上的事情, 一切都是無意義且不存在的。在〈LUCY〉快要結尾的部分,LUCY的腦力潛能完全開發至100%,得以控制時間,回到人類最原始誕生的時空,找到了人類生命的本質,存在的意義。Lucy,世上最早出現的人類,與2014年的Lucy,像〈E.T.〉裡的一樣,不可言喻的碰上了。最後在手機屏幕上的一句,’I’m Everywhere.’,導致電影最後出現兩種結果:一是Lucy有可能變成了「永生」的存在,但我不認為永生的細胞能有控制一切的能力;另外一種結果是,Lucy變成了神,全知全能的神。「神按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作祂的彰顯」Lucy的出現,提醒人類存在的目的和意義,電影放大了這句話的影子,顯示在螢幕之中。

導演藉著電影加上自己的想像力,擺脫任何框架的限制,尋找生命的起源,儘管最後答案不在電影之中,這趟旅程都足以讓觀眾回味良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