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最愛看電影。情侶、朋友,還是家人,行完街、食完飯後的指定活動就只有入場睇戲。我們尤其喜歡看災難片,災難片中多是生離死別,人類滅絕危機,近年的電腦特效為它們增添不少刺激畫面,完場後觀眾人人腎上腺素上升,大叫過引。曾經看完戲後,都希望自己是戲中主角,想像自己如果身處同樣環境,會如何顯露身手救世界,抱得身材姣好的金髮美女。

同時間,回想起自己的生活,無止竟朝九晚九的工作,日日加班無補水,所得的人工只夠吊命。明明自己是主角的材料,卻無用武之地。假如明日發爆一場災難,就可以無視社會規條,不用再聽從無料扮四條的老屎忽上司,若心情好,可以去玩弄他一翻。玩厭了,拍拍籮柚就走人。是很動人吸引的,對吧?

不過假如有一日,喪屍病毒爆發,眼前有一個小朋友正在逃避數隻喪屍的追殺。他個小矮小、跑得不快,喪屍與他之距離愈來愈近。現場只有你有能力去救那位小朋友。如果你救,你同時會有被喪屍攻擊的風險;如果不救,你就眼白白望著一條人命死在你面前。你會如何選擇?

不知讀者們會作出如何決策,而筆者也不知到時我自己會點揀。或者我會仿傚《三國無雙》,輕鬆清場,再抱走小朋友;又或者我會吸收《Walking Dead》的教訓,做人仆街一點,自己走先;不過見到以上情況,我多半會心情忐忑,想救,又不想冒風險,最後甚麼都做不到。身處高山的花生友,總是容易對山下的人指指點點。到自己落場,其實都係不外如事。

現實中如果真的發生災難,不會有預告片告知何年何月上映,不知道片長長短,不存在編劇導演決定當中的起起落落,更加沒有監制來電通知你,是主角還是茄喱啡。今日香港比起《屍殺列車》、《真.哥斯拉》等等災難片更加災難,因為電影中就算有角色會自暴自棄,也有角色會揭竿反抗,大家都起碼清楚自己的處境,沒有自欺欺人。至於香港目前面對種種文化、人口清洗,仍然有大多數人不以為然,自覺生活繁榮安定。即使有人告訴他們洪水已經來襲,需要每個人的力量來治水,他們只會嗤之以鼻,反指那人大驚小怪︰只是洪水而已,又不是喪屍怪獸。也許當洪水衝破家園,他們終於產生危機感,不過他們又哪有後悔的時間?要拾回自己的屍骨,都是一大難題了。何談後悔?

也許到了2047年7月1日,香港市的地下戲院上了一套名叫《香港》的災難片,記錄香港過去被殖民的情況。完場後,個個喊濕幾包紙巾,腎上腺素爆升,大叫過引,又鄙視戲中的香港人怎麼會容忍外人入侵,幻想自己身在同樣環境,如何一夫當關地抗赤化。不過,就算到時真的有這種反應,也不必太高興,到時香港只存在於大銀幕,故事中已有男女主角,犯不著你來操心。